【徽商圆桌会】政策红利之下,安徽研学游产业能否弯道超越?

2019-10-12 15:48:33   作者:文/本刊记者 邵梦 摄影/姜朝洋   来源:徽商杂志

从2013年国务院最早提出研学旅行概念并倡导逐步推行中小学生研学旅行,到2016年教育部、国家旅游局等11个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推进中小学研学...


从2013年国务院最早提出研学旅行概念并倡导“逐步推行中小学生研学旅行”,到2016年教育部、国家旅游局等11个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推进中小学研学旅行的意见》等相关政策,再到2018年研学旅行爆发,研学旅行在过去几年的发展中,已成为新一轮行业风口。

放眼全国,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研学旅行人数达到400万人次,市场规模达125亿元,人均消费3117元/次,中国研学旅行机构数量达12000家。

聚焦安徽,研学旅行同样迎来政策红利。去年4月安徽省教育厅下发《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实施意见》,通过三到五年的努力,全省每个市、县(市、区)打造出若干个特色明显、内容充实的研学旅行基地,形成1—2条相对成熟的研学旅行路线。

当下,随着中小学生数量规模呈现出持续增长的趋势,国内研学旅行规模也将不断扩大。

然而市场需求的撩拨和政策红利的助攻,并不能掩盖研学旅行产业面临的诸多问题,如同质化严重、行业标准不健全、企业规模普遍较小、区域竞争格局不平衡等。

对产业而言,研学旅行如何解决以上问题?对企业而言,产品设计上如何分配“游”与“学”的比例?研学游产品对传统旅行机构带来哪些变革?对安徽省而言,如何打破研学游集中一线城市的魔咒、挖掘区域机遇?6月20日,由徽商传媒主办的徽商圆桌论坛在合肥城建琥珀御宾府营销中心举行,本期圆桌会邀请了研学旅行运营机构、行业协会研究学者等共同探讨以上话题。


挖掘安徽优势 领跑研学游

吴金杰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徽商传媒副总经理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研学旅行是行走中的课堂,有利于推动全面实施素质教育,创新人才培养模式,引导学生主动适应社会,促进书本知识和生活经验的深度融合。

在我看来,研学游不要过多地纠结于是研大于游,还是游大于研。只要能够提升孩子的能力、拓展他们的兴趣、增加他们的实践,就成功得到了课堂之外的知识与探索。

在政策的红利下,研学旅行目前是一个群雄逐鹿的局面。

中国旅游研究院等联合发布的《中国研学旅行发展报告》指出,随着素质教育理念的深入和旅游产业跨界融合,研学旅行市场需求不断释放,未来3~5年中国研学旅行市场总体规模将超千亿元。

但是也有研究表明,我国有66%的研学旅行和营地教育企业分布在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其中北京、上海、广州、深圳4个城市最多,占比达35.11%。

已经加入长三角一体化战略的安徽如何能够在研学旅行产业这一新的行业风口中弯道超车,值得深思。

事实上,安徽具有发展研学旅行的优势。

安徽拥有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兼具南北风骨,融汇东西韵味,发展研学旅游的条件得天独厚。2018年安徽省也出台了《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实施意见》,对研学旅行时间、费用、组织形式等制定标准,规范研学旅行市场的管理和服务。

基于此,安徽的研学机构应该抱团发展、共同挖掘这片蓝海。



课程内容应避免流于浅层化、单一化

刘荣胜 
安徽省旅游学会研学与体验教育分会秘书长
安徽踏浪游国际旅行社总经理


研学旅行的优势在于可以超越学校、课堂和教材的局限,在活动时空上向自然环境、学生的生活领域和社会活动领域延伸。

目前,尽管各中小学开展研学旅行课程的情况如火如荼,但实际上并未达到预想效果,还有许多地方需要完善。

首先,研学旅行课程的教育目标不明确。通过研学旅行究竟应该培养学生的哪些能力、品格和素养等问题还没有形成统一的认知和理性的分析,许多研学活动没有明确的教育主题,没有结合学生的身心特点设计开发小学、初中、高中不同学段的适合的内容和目标。

其次,研学旅行课程的教育内容浅层化。一些研学活动内容简单,大多都是组织学生集体参观、浏览,简单停留在眼睛课程、耳朵课程,走马观花,浮光掠影,没有让学生进行深度体验,更没有在能力上让学生有提升,教育质量不高。

最后,研学旅行课程的组织形式单一。缺乏校内外课程的整体性设计和统筹协调,还没有形成跨学科综合实践学习的组织育人体系,而且,也没有把知识学习与校外实践进行有效衔接、统筹考虑。

我认为,研学课程需要整体设计,遵循课程目标、课程内容(设计活动主题)、课程实施方式、课程评价这一流程,进行主题设定、主题释义、思路设计、活动选择、程序排列、教案编写。

研学旅行课程的设计跨学科且种类多范围广,课程设计不仅要在学校和教学研究部门开展,也要动员社会团体、教育机构、旅行社和文化策划机构共同设计,可以选取高质量的具有实操性的研学课程上传到研学电子平台,由使用方按研学人次付产品设计费用,平台的研学旅行产品每年更新促使研学课程的质量不断提高。有了丰富的、高水平的产品就可以对研学旅行的效果进行科学评价,这样才能够切实提高中小学研学旅行的效果。


产品设置要注重互动性

周  龙 
贝乐投资集团合肥宝贝地球村馆长


研学游分三个层次。其中,“游”是基础,在游的过程中,学生能够掌握团队协作、自主生活的能力。“研”是核心,带着事先拟好的问题、平时积累的难题,在实践的过程中得到解答、领悟知识。“学”是重点,研学游并不是单纯的旅游。但在实际研学过程中,游的成分多,学的成分少,流于形式。

建议各类研学游机构应做好分工协作。

对旅行社来说,建立旅行线路的渠道,设置特色主题的研学项目,如科学、国学、体育等,进行差异化竞争。

对基地来说,要均衡发展,在保持自身接待能力的前提下,在淡季、旺季如何均衡人力成本、场地租金、广告水电、项目收费等至关重要。

因此,在研学产品设置上,应在寓教于乐、快乐学习的原则上,结合课程教学的体验性、研究性、教育性,精选主题和路线,把研学旅行功能最大化;同时还要注重互动性,如父母与孩子之间、老师与学生之间、学生与学生之间、学生与产品之间的联系与交流。


将80%的研学时间交给学生

陈婷玉
安徽环球文化旅游集团·行知学堂公司课程研发部负责人


做研学游产品会经常陷入两个误区:要么只游不学,要么只学不游。

将研学游当做简单的旅游项目来开发,难以达到研学的真正效果。研学旅行需要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学生,设置有针对性的主题、目标,这就需要研学机构研究不同年级、不同兴趣的学生实际需求,以此为学校提供定制化的课程,如低年级学生喜爱生命、自然的教育,较高年级学生偏向于文化、礼仪方面的教育。

此外,类似于博物馆、大学这一类的研学产品则容易倾向于只学不游。将学生带到大学里做讲座,无疑是将学生从一个教室拉到另外一个教室,同样也无法达到效果。

因此,不能有过多专业性知识的传递,而是将80%的时间交给学生,让他们将平时所学在研学过程中展现、实践,从而产生兴趣、开拓视野,起到“启发教育”的目的。



深耕垂直领域进行差异化竞争

储召伟
安徽耕读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在过去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我们都在做研学游课程研发的工作。作为创始团队,我们始终在寻找战略和产品的双重方向——在细分领域和单一环节发力。

首先,面对资金和盈利问题,为了生存我们设想在面向C端用户的同时,主要做研学游的课程设计,并通过出售课程的方式网罗B端用户。

其次,深耕农业研学游项目。如“水稻的一生一世”项目,让学生亲眼看到水稻从生长到成熟到加工再到变成餐桌上的米饭的全部过程,对于长于城市的孩子们而言,这是一种全新的与“米”接触的机会;如“昆虫营”项目,告诉学生什么是有害的昆虫,如何保护自己,如何捕捉昆虫、制作标本等,让他们能与自然更好地互动。

针对不同年龄段,课程设置的难易程度也不尽相同,如低年级限于认知层面,高年级倾向于深入学习和价值应用层面,这些也对我们提出了更高要求。


引入问责和监督机制控制风险

周卫东
安徽指路人航空资讯有限公司总裁


尽管在政策的加持下,研学旅行已纳入学校教学计划,但在学校推行过程中,除了部分试点省市、试点学校之外,大部分学校还处于观望状态。

就目前进行研学旅行试点的省市来看,大多采取两种方式来开展研学旅行活动:第一种是学校自行设计研学旅行路线、交通、食宿、安全等等工作;第二种是委托旅行社,使用旅游机构设计的研学旅行产品。而就目前来看,学校采取后一种情况更为普遍。

但是,走出校门势必会牵涉到学生的安全问题,这是校方担忧的问题。参加研学游需要家长出钱,家长愿不愿意、如何打消他们的重重疑虑是另一个难关。

但是研学游是大势所趋,不能因噎废食,引入问责和监督机制是关键。



研学游课程不能只游不学

王  燕
安徽乐享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不可否认的是,研学旅行和营地教育消费与当地居民收入水平、消费观念、教育资源及水平等因素密不可分,研学游的优质资源涌向一线城市在所难免。

反观安徽,文化、自然旅游资源丰富,发展研学产业优势明显。作为首批研学旅行试点省份,安徽省也是研学游产业最早发力的省份之一。据统计,2018年秋季共接待近80万研学旅行团队,同比增加70%,在所有细分旅游市场中增幅第一。

不过,作为消费者,我的孩子参加过两次研学游课程,可是回来后发现是游大于学的问题较为凸显,一个知识点都没有记住。因此我建议,研学游产品设计应向一个深度垂直的方向发展,找一个知识点并沿着这个点深度挖掘课程,比没有聚焦地单纯游玩有意义得多。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汪雅萍
安徽省职业与成人教育学会国际教育委员会秘书长


按安徽省教育厅的要求,研学旅行安排在小学四到六年级、初中一到二年级、高中一到二年级一共8个学段参加研学旅行。

就研学产品而言以资源类型分类,主要分为自然观赏型、知识科普型、体验考察型、文化康乐型、励志拓展型。按地域划分,研学旅行则有本市、本省和国内三个区域之分。

目前,为防止“只旅行不研学”、盲目追求线路等问题出现,安徽省教育厅近日也印发了《关于进一步严格规范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通知》,规定“小学不出市、初中不出省、高中不出国”,严禁有悖于科学性的负能量知识教育和信息宣传。

在政策日趋严格,但标准不清晰、评价体系尚未构建的行业现状下,各类研学机构更应该重视总体布局、细化内容,不仅注重教育人才、旅游人才的培养,同时也可走“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路线,在产业链的某一个或几个环节发力,如课程设计、寻找路线、打造基地等专项都值得探索。
编辑:书文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