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学院】李兆基:靠人不如靠己

2019-10-10 10:36:17   作者:编辑/本刊记者 邵梦   来源:徽商杂志

对91岁的老人来说,40年的半生时光不过转瞬。即便是香港恒基兆业地产有限公司主席李兆基,这个香港第一代地产大亨与香港地产命运交织的40年...


对91岁的老人来说,40年的半生时光不过转瞬。

即便是香港恒基兆业地产有限公司主席李兆基,这个香港第一代地产大亨与香港地产命运交织的40年,亦不外如是。
  
5月27日,他的正式卸任并将商业权棒交给儿子,告别香港商业中心。

郭氏兄弟掌控九龙巴士,李兆基控股中华煤气,郑裕彤手握两家巴士公司新巴和城巴,香港人衣食住行的生活更是分分钟离不开李嘉诚……过去几十年间,香港的发展离不开诸多知名企业家的努力,甚至有人评价:长江实业雄才大略,新鸿基地产稳健有为,新世界发展勇气逼人,恒基兆业则眼光远大、先声夺人。

如今,随着郭得胜、郑裕彤相继离世,李嘉诚、李兆基的陆续退休,香港商界开始新一轮排位赛。

坐拥5143亿元资产、以301亿美元身家位列《福布斯》香港富豪排行榜第二的李兆基从以地产起家到建设横跨地产、能源、酒店、交通及零售的多元化集团,他的商业人生折射的正是香港经济几经腾挪的缩影。

“寸土必争”

1928年,广东顺德李介甫家,全家人都沉浸在喜得麟儿的喜悦中。他们谁也料想不到,这个排行第四的儿子李兆基,此后竟会在40年间成为左右香港商界的“巨擘”。

6岁,尚不能识文断字的年纪,他便被父亲李介甫送进自家的天宝荣金铺和永生银号学习做生意。在这两间经营黄金、汇兑、外币买卖的店铺中,李兆基惊人的商业头脑初露锋芒。

他发现,自家的金铺也存在业内“打金偷金、打银偷银”的问题。但彼时,铸金匠的稀缺决定了他们成为“食物链的顶端”,即便李介甫发现了个中猫腻,为了留住铸金匠也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李兆基却无法忍受这种受制于人的“屈辱”。

“靠人不如靠己,当老板,要有过硬的本领才行。”他下定决心自己学习铸金技术,并在12岁时就能熟练掌握看金、化金、熔金的核心技术及知识,名满顺德。凭借着鉴别黄金的眼光和炼制黄金的技术,李介甫甚至将天宝荣金铺头柜的职位交给了他。

1948年,为了躲避战乱,李兆基带着父亲给的1000元,远赴香港重新开始。

初抵香港,他决定从熟悉的业务做起,并打听到中环文咸东街足足有二三十间金铺银店,专营黄金买卖、外币找换、汇兑等生意。

过去数年积累的货币兑换业务经验,令李兆基迅速在中环扎稳脚跟。他一连在好几间银铺挂单,从事买卖外汇和黄金的生意。

尽管赚得盆满钵满,但多年在银庄工作的经历却让他极度渴求转行,“持有实物才是保值的最佳办法。”

适逢当时的香港工商业迅猛发展,人口急剧增加,进军地产业对李兆基而言势在必行。

从1958年李兆基与郭德胜、冯景禧等8位香港企业家合股组成永业公司、初顾地产“茅庐”,到1963年他与郭德胜、冯景禧单独组建新鸿基企业有限公司、以“三剑客”之名在地产界闯出天地,再到1972年与胡宝星合作组建永泰建业有限公司,李兆基作为新生力量为香港日渐崛起的地产界输入了创新的血液。

他一改此前香港地产业的经营方式,面向广大中下层市民,推出“分层出售、十年分期付款”的方式,生意十分火爆,所建楼宇均销售一空。

他身为新鸿基企业的总经理,只亲自抓三件事:建楼的图纸设计、买入土地和楼宇销售。

他善于逆周期操作,并在香港地产业低迷时拿着巨额现金大肆购进土地和旧楼。

“寸土必争”,他曾如是总结。

以工业化方式经营地产业

1975年,随着香港股市的复苏,李兆基决定单打独斗,成立了恒基兆业地产有限公司(即“恒基地产”)。

然而,公司刚成立就迎来了一波市场低迷。但李兆基却并不显慌张,“今好比十面埋伏,草木皆兵。在这种险境下领军,最重要粮饷充裕,切勿无端扣军粮,影响军心,折损士气,反而就因小失大了。”

他甚至细心地提醒财务,“时势不好,自己担心,别人也担心。自己手紧,别人也手紧。千万别鼓励恶性循环。”

特别的拿地手段成了他绝地反击的制胜法宝。

他虽然鲜少参加政府的土地拍卖,但依赖购入“乙种换地权益书”和旧楼改建,他总能买到质优价廉的地盘。

当时,政府征收新界的农用地作发展用途,是先用换地权益书向农民们分批收地,等政府有可建房屋土地集中拨付时才与其交换。这让很多希望立即套现的农民在政府换地令之前,拿着换地权益书无计可施。李兆基就以现金购入他们持有的换地权益书,既受欢迎,又价钱便宜。

另外,通过向某个目标地盘上的多个业主收购物业,凑零为整得来土地也成了李兆基的“绝活”。

他长年在欧美的中文报刊上刊登广告以收购香港的旧楼。这一招方便了华侨,也使得李兆基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取得最优化的效益。

拿下这些土地,李兆基以工业化方式经营地产业,并将土地视为原料、楼宇为制成品。源源不断地收买土地和不断生产出成品,使恒基兆业博得港人口中的“楼宇制造工厂”的名声。

为了迅速获得资本支持,他选择了一个最便利的方法——买壳上市。最终他将目光瞄向他与人合股的永泰建业公司,并最终成为最大股东。

成功筹集十亿港元的恒基兆业在上世纪90年代迎来了第一次“高光时刻”。这一切要从李兆基布下一个长达18年的局——沙田第一城项目开始说起。

早在1977年,香港政府开始出售沙田这块土地。李兆基看准了沙田人多地少的机会,由他牵头,联合其他公司出资几千万港元拍下了这块土地。

然而,拿下这块土地后,李兆基却并不急于出售赚钱。“做地产最重要的是有预测能力和鉴别能力,买地就像买衫一样,买得便宜穿得久,便说明你眼光好、买得值。大家一齐去买地,谁识货,谁不识货,‘有料无料’,几年后便见分晓。”

这一等,就是18年。

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香港楼市复苏之际,李兆基才开始少量出售沙田第一城。到1996年房子全部卖完后,这一项目足足挣了400亿港元。以几千万博得400亿,堪称李兆基经典一战。

此后,从进军内地地产市场,到多元化经营收购中华煤气、香港小轮以及美丽华酒店集团的控股权,从与李嘉诚、郑裕彤等香港地产大佬展开密集合作到全面并购永泰建业,恒基兆业在李兆基的掌舵下,一步一步向着香港商业“食物链顶端”迈进。

“我不是‘股神’”
进入本世纪以后,尽管已近耄耋之年,但李兆基却并不甘于英雄垂暮,从地产大佬摇身一变成为“投资奇才”。

2004年,李兆基成立兆基财经,管理家族在全球的65亿美元的投资。此后,他在投资领域表现出了不亚于地产运作的天分。

期间,他先后斥巨资大量购买中国网通、中国人寿、中国财险、中国电力、中石油、中海集运等众多企业股票。2006年中国银行在港上市时,李兆基又购入13.14亿股(约4.97亿美元),此项投资获得了高额的回报。

“投资,最重要是精确计算回报,回报低就不做,回报高便值得研究,进行投资。”他举例,他所成立的教育基金在20年内投入的资金培养了人才,生生不息,一个培养十个,成功人才回馈社会,十个再培养100个,无穷无尽,便是最好的投资。赌钱就最不好,给人抽水,回报低,最终必输。

不过,由于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来袭,李兆基多次看错后市,导致投资受损。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曾自嘲道:“我讲股票其实是多余的,这不是我的专长,我的投资公司只是私人公司,无顾客服务部、无佣金收入,我讲太多是‘捞过界’。我不是‘股神’,只是股民,最多是‘冒牌股神’。

但“冒牌股神”的实力并非虚言。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恒基地产持有69.27%恒基发展、33.41%香港小轮、41.53%香港中华煤气、48.7%美丽华酒店等上市公司股权,并通过香港中华煤气持有港华燃气67.45%股权。

尽管实力犹存,但眼下的香港楼市已经在高位盘整多年,土地供应也不似过去;同样跌落神坛的还有这些与香港地产命运交织的顶级港商,一代地产神话李兆基亦不例外。

公司权杖交接的微妙时刻,恒基兆业却并没有上演“狗血”剧情,如此平稳并非偶然,李兆基早已为他的5000亿港元产业做好最妥善的安排。

他的退休计划酝酿了长达8年时间。当时他便意识到,若想企业“王国”地位与家族事业继续维持下去,最好不要分家,因为团结就是力量。因而,他采取了两子共治的方式。

2011年9月至10月间,李兆基一口气辞掉旗下33家香港附属公司的董事职位;2014年6月,李兆基又宣布因事务繁忙退任美丽华酒店主席一职,次子李家诚调任为主席兼行政总裁;2015年,李兆基的退休部署变得更为明显,退任公司主席兼董事总经理、提名委员会主席及薪酬文员会成员之职务,并由李家诚接任。

按最新公布,李兆基退任后,中华煤气及恒地将由长子李家杰及次子李家诚任联席主席。李家诚同时为恒发及美丽华酒店主席,李家杰则为恒发副主席。香港小轮由林高演任主席、港华燃气由陈永坚任主席。在具体的业务安排上,长子李家杰将会掌管内地业务,而李家诚则会掌管香港业务。

改弦更张的恒基兆业亦是传承的开始。但二代港商们手中的权杖,将不再似父辈般锋芒毕露不可一世,而是更加低调、务实。

编辑:书文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