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观察】高阶玩家抢滩月子中心

2019-10-08 17:27:40   作者:詹程锐   来源:徽商杂志

据业内人士分析,目前月子中心仍旧处于发展初期,由于行业监管及审批机制不完善,导致行业鱼龙混杂、服务能力高低不一等问题日渐突出。


随着明星辣妈们产后入住月子中心被媒体曝光,月子中心这一从传统习俗上衍生出来的新鲜产物逐渐进入大众视线。80、90后婚育高峰期的到来加上二胎政策落地,月子中心等母婴健康护理社会化服务在大中型城市迅速火了起来。

风口下的竞技赛场,从来不缺玩家。从薪酬高达万元的金牌月嫂到“一房难求”的月子中心,母婴健康行业正以惊人的速度编织着一张数百亿规模的产业网。

本刊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庞大的市场需求下,市面上月子中心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据业内人士分析,目前月子中心仍旧处于发展初期,由于行业监管及审批机制不完善,导致行业鱼龙混杂、服务能力高低不一等问题日渐突出。“有的甚至打起价格战,靠低价赢得市场”,在其看来,企业想在竞技场上玩得更久,归根结底还要回到高度专业化和服务精细化等关键点上来。

机遇和挑战并存

盛夏的午后,炎热成了主色调。在位于政务区新地中心的妈咪呗呗月子中心的大门口,记者看到妈咪呗呗的工作人员正在为每一位参观月子中心的外来访客仔细地消毒手部。接受采访时,合肥妈咪呗呗月子中心总经理吴肇杰坦言,在机遇和挑战并存的风口之下,“信心有之,巨大的压力亦有之”。

“2017年大量资本纷纷进入,合肥的月子服务市场开始火了。”吴肇杰认为,由于新生人口红利、消费水平提升、消费观念转变以及周边城市月子服务行业爆发式增长等多重因素的推动,合肥月子中心市场规模正在持续增大,成为当下的新风口。

记者走访市场了解到,目前合肥市场上的月子中心已突破20家。多家月子中心房间爆满,有的月子房已经排到了明年的2月份,可谓“一房难求”。虽然合肥月子中心价格普遍在3万元至6万元之间,但也出现高达十多万元价格的月子中心。按2018年合肥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1484元测算,月子中心一个月的开销相当于普通家庭半年的收入,价格着实不菲。即使如此,不少月子中心的月子房仍被抢订一空。

虽然月子中心“一条龙”式的母婴服务受到年轻产妇们的欢迎,但护理人员无资质、会所甲醛超标、退款维权难等负面新闻却时有发生,这不仅引发社会舆论对月子服务市场的担忧,还让各大月子公司面临较大的经营压力。

“目前在合肥市场上有80%的月嫂属于家政公司的劳务派遣,由于没有统一的行业标准对其进行规范,许多从业人员不具备卫生护理和相关的职业资格证。”吴肇杰透露,合肥的月子中心按硬件资源差异可以分为两种类型——酒店式和独栋式。而酒店式月子中心相对存在较多的安全隐患,“他们一般在高级酒店长期租上几间套房,借用酒店的场地开展月子中心的一些工作,这种模式一般很难严把感染防控关。”

2017年从商贸领域转战到合肥月子服务行业,安徽沁悦汇月子中心总经理董劲松也有着同样的观点:“整个月子服务行业都不规范,除了月嫂服务质量良莠不齐外,一些不良月子中心会在月子餐以及宝宝用品方面以次充好。”在他看来,这种市场的恶性竞争不仅损害消费者利益,还很容易引发市场乱象,导致劣币驱逐良币。

尽管站上二胎时代的风口,可月子中心并非是一片无忧无虑的圈钱“乐土”。

“月子服务绝对不是挣快钱的行业。我们虽然只有16间房,但光是前期的投入成本就接近1500万元。为了做好品质服务,我们照顾宝妈和宝宝的工作人员100%都是有专业资格从业证的护士。所以人员成本占我每个月支出费用的大头。”在吴肇杰看来,投建一家月子中心,无论是从前期场所的硬件投入,还是到聘请专业人员、购买护理设备、月子餐制作,都是一笔不小的花费。

重资本的前期投入加大了创业者的资金压力,每月高昂的经营管理成本更是让刚入局的企业充分感受到现金流的重要性。

“一家月子中心要想盈利,它的房间数量至少要在20间以上,并且它的月收入要达到每月房租费的5倍。”董劲松认为,月子中心每月的人员成本、折旧摊销、房租近似于固定成本,只有提升入住率方能摊薄单位固定成本。因此,月子中心入住率的提升对拉动毛利、营业利润有较大作用。

巨大市场亟待释放

月子中心作为母婴市场的极佳切入点,蕴含的利润巨大,吸引内行外行投资者纷纷涌入。随着市场竞争的日益激烈,月子中心的舞台热闹非凡,不断有人进场,有人离场。

根据新思界产业研究中心发布的 《2019—2023年中国月子中心市场可行性研究报告》显示,2011—2017年,我国月子中心市场规模由17.4亿元增长至103.3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34.6%,呈现高速增长的发展态势。预计到2024年,我国月子中心市场规模将达到290亿元。

“在去年,合肥市场上不仅出现五六家新开业的月子中心,同时还出现了多个月子中心在经营时间不足半年就被市场淘汰出局的现象。”面对市场上新玩家入局不断,吴肇杰表示,在这个收益与风险并存的行业里,要想赢得市场,关键还是要取得消费者的信任。

作为月子中心的消费者,刚生完头胎宝宝的杜女士告诉记者,考虑到他们夫妻的双方父母精力有限,同时老一辈的观念已经无法匹配现代的育儿方式,所以在她怀孕三个月的时候就早早地预定了月子中心的房间,“在选择月子中心时,除了地理位置优越和周边环境舒适外,我更看重的还是月子中心的基础设施和服务品质。”

面对百亿的蓝海市场,月子中心的商业运作尤为重要。稍有一招不慎,就会被推向舆论的风口,导致“满盘皆输”。对月子中心的运营者而言,他们除了面对产妇与新生儿这种特殊人群外,还要面对集酒店、餐饮、护理以及产后康复等为一身的全方位护理经营模式,这让他们在日常管理中压力颇大。

“合肥的月子中心主要通过提供产品和服务获取利润,包括母婴护理、月子餐、产后形体休复等一系列服务以及母婴用品的销售。”吴肇杰表示,通常情况下,市场大部分的月子中心会采用套餐捆绑的形式提供坐月子一站式服务,提前签约保证现金的快速回流。也有部分月子中心会根据客户需求,对其坐月子的体验项目进行相应调整,提供个性化的解决方案,从而提高服务品质与顾客的满意度,实现月子中心早期的盈利。

对于妈咪呗呗来说,其16间的月子房远远不能满足自身经营需求。即使每月都处于月子房爆满的状况,它的盈利也不能与高运营成本持平。

“前期我们主要是为了赢得市场口碑。由于我们一个月的运营成本要好几十万元,所以我预计新地这家店7年都回不了本。”为了分担经营压力,吴肇杰透露已在高新区投入2000多万元开设妈咪呗呗二店,以此引流更多客户资源,“二店已在今年6月底开业”。

目前,头部玩家还未出现,群雄逐鹿的百亿“江湖”正在日渐显现。

“月子中心的市场容量还未完全释放。”谈及合肥月子服务行业的未来发展,董劲松表示,一个新兴产业要想走上自己的康庄大道,势必会经历一段阵痛期。同时,他还认为未来的2年时间,市场会处于很强的动荡期,是行业格局定型的基础阶段。

编辑:书文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