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参酒价值研讨会论道合肥,逆势发力抢占新高端

2020-09-14 09:10:35   作者:   来源:酒食汇

9月12日,中国高端文化白酒·内参酒价值研讨会在合肥举行,代表中国馥郁香型白酒大师之作的内参酒,正式开启了华东市场、重点运作安徽市场...

9月12日,“中国高端文化白酒·内参酒价值研讨会”在合肥举行,代表中国馥郁香型白酒大师之作的内参酒,正式开启了华东市场、重点运作安徽市场的新征程。中粮酒业副总经理郑轶、著名军事专家尹卓、盛初集团总经理柴俊、皖新供应链董事长郑赤燕、酒鬼酒公司销售管理中心总经理王哲等领导和嘉宾,以及安徽的核心经销商与消费者1000余人共同见证这场“价值”盛宴。
 

品内参,知大事

何为内参?

“内参”即内部参考读物之意,指供领导或一定范围内的人阅读参考的内部文件,大都为国家秘密,且有多种秘密等级。

正如内参酒一样,因为每一瓶内参酒都是以8年以上陈年基酒勾调而成,可谓“喝一瓶就会少一瓶,喝一口就会少一口”,注定了不会“全面开放”,未来五年每年产量仅有1000吨,核心消费者也是“高精尖”的小部分人群。

“品内参,知大事”是内参酒品牌的核心诉求。立于要事之内仍胸怀家国情怀、居高而忧天下的责任感与使命感是内参酒消费者“素描画像”。因此,每一场内参酒价值研讨会都会不惜重金邀请名人大咖,而且在邀请名人大咖时,充分注意到世界时事的变化,做到“国之大事  晓于内参”。

本次内参酒价值研讨会上,尹卓分析国际战略格局的发展和演变,为现场观众纵论我国周边安全形势与对策,与当前国际热点丝丝紧扣。

刘志迎剖析了今年疫情对中国宏观及微观经济的影响,讲解了国际国内双循环对经济形势、企业发展的影响,并对未来发展形势进行了预判。

从国际战略格局到2020年中国白酒行业发展趋势,从行业高端酒机遇与策略分析到高端文化白酒内参酒的解读,内参酒价值研讨会给合肥带来了一场精神盛宴。

注定的“相遇”,文化名酒致敬文化名城

2019年是内参酒开启深度全国化元年,合肥是2020年内参酒价值研讨会全国巡回召开的第七站。

两千多年的历史为合肥这座古城积淀了深厚的文化底蕴,打造中国高端文化白酒是内参酒高端酒市场的营销逻辑。内参酒价值研讨会落子合肥是“文化名酒”和“文化名城”的一次注定相遇。

郑轶在致辞中表示,中国高端文化白酒内参酒将会通过价值研讨会的举行,进一步深化文化名酒向中国文化大省和文化名城的致敬之旅,传承酿酒匠人对大国工匠精神的致敬之情。是文化内参酒开启全国文化价值巡礼的重要之行,是驰骋华东市场、做强做大安徽市场的战略之举!坚持文化自信和品牌自信,文化内参酒一定会在徽商故里,在华东的文化沃土里,生根开花,大放异彩。

在安徽市场发展过程中,内参酒也吸引了一批重量级的合作伙伴,销售网络遍及辐射整个安徽的皖新供应链就是其中之一。2019年皖新供应链产值达20亿元,在安徽省内拥有近80万方仓储资源,网点覆盖全省79个市县。

郑赤燕表示,要“依托内参酒、酒鬼酒的品牌影响力,皖新传媒的仓配、资金以及网络等资源,与全省经销商朋友一起,推进树品牌、拓市场、优服务等工作,做好产品的同时,进一步提升品牌文化价值。在中国四大高端白酒品牌中,馥郁香型的内参酒独树一帜,随着消费理性化发展也必会极具潜力”。

多措并举,抢抓高端品牌逆势布局机会

随着行业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品牌端的不断升级成为突出点,酒业高端化发展趋势愈发明显,这一背景下市场话语权与定价权的抢夺便显得至关重要,因此内参酒的市场发力与布局便有着紧迫性与必然性。

柴俊在研讨会中作《高端白酒的发展趋势和策略》报告,柴俊分析表示,纵观高端白酒几次行业调整,高端酒的红利还会持续。疫情期间高端白酒逆势发展就是最好的证明。高端白酒是“品质价值+文化价值”的综合体现,其中文化价值是高端白酒最核心的价值体现,内参酒在文化价值上占据优势,馥郁香型独特的竞争优势和稀缺品质,在开启全国化的过程中存在巨大的商业机会。

在研讨会上,王哲分享了内参酒独特品牌价值和策略价值。“品质品类成就价格、品牌拉动彰显价值、文创产品提升价格。这是内参酒作为中国四大高端白酒之一的发展指引。”王哲表示,“将以‘核心产品+文创产品’策略打造内参产品矩阵,以‘优商+大商+专卖店’策略,省内市场做强做大,做精做透,省外市场快速布局,核心突破。未来的3到5年,对于内参酒来说,将是一个不断提升产品价值的阶段。谁能把市场占有率不断做大,把价值不断提升,谁就是酒鬼酒公司的优商大商,获得酒鬼酒公司一系列的支持措施和手段。”

据了解,以服务核心消费者为目的的“内参名人堂”也将在安徽市场启动,深化扩展内参酒的圈层营销。

 
编辑:余宏博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