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元庆:数据是中国企业的一大优势,公司要想发展这三点最重要

2018-12-03 10:10:20   作者:   来源:财富中文

徽商全球理事会主席团主席、《徽商》封面人物、联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元庆出席财富全球科技论坛,提出企业不断发展需要的重要三点:...

徽商全球理事会主席团主席、《徽商》封面人物、联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元庆出席财富全球科技论坛,提出企业不断发展需要的重要三点:不断树立更加远大的目标,学习精神和持之以恒的韧劲。

财富全球科技论坛于2018年11月29日-30日在中国广州召开,在智能变革环节,《财富》杂志穆瑞澜对话联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元庆。

杨元庆表示:“希望中国和美国的企业能够在一个良性的竞争环境下面去竞争,促进整个技术的发展,造福全人类。”

杨元庆谈到,目前中国的确在很多技术方面还落后于美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尤其是在芯片领域、大型企业的应用软件、数据库这些方面。一方面,他指出我们不能固步自封,不能太自满。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也不应该妄自菲薄,其实中国在发展智能化方面还是有很多的优势。

实际上数据是中国企业的一大优势,我们有众多的人口,我们有众多设备提供商,可以产生很多的数据。

在计算力方面,现在全球前500台的超级计算机里面有240多台在中国,这些都是给我们发展人工智能提供了很好的助力。

在算法、大数据等方面,中国可能比美国一些企业还落后,但像联想这样的公司在努力的崛起。

以下为对话实录:

穆瑞澜:非常高兴能在今天最后一个环节把您请过来,我们今天花很多时间都在谈全球化以及全球化当中发生了什么,我认为您是第一位全球化的中国CEO,你们的业务是全球化的,你们在中国和美国有两个总部。十年前,很多人觉得这是世界发展的方向就是全球化,现在很多人觉得全球化有些退潮,您如何看待?

杨元庆:讲得百分之百正确。联想从2005年就开始了我们的全球化进程,可以说在中国的企业里是走得比较早的,我们成功的收购了IBM的PC业务,而且充分的利用这种全球的资源,就是我们不仅仅是把产品销售到世界上,而且利用全球的研发资源,利用全球的生产制造基地,来服务于全球市场,从而使得联想的业务非常国际化,我们70%的业务都是在中国以外。我们是全球化的受益者,我们当然希望全球化能够继续。但是我们也的确在最近看到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保护主义、民族主义的势力在抬头,这个方向的确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我们希望全球化能够继续。

在美国甚至在欧洲都有保护主义抬头,但我还是比较坚信全球化会继续,因为在过去的30年,中国利用全球化的这个优势发展起来,我们用比较低成本的生产制造来为全球进行生产,带动了中国的发展,也带动了全世界的发展,美国的消费者能够享受到比较低成本的生产产品,这给全世界都带来好处,降低了通货膨胀。当然中国也会考虑进一步的向上发展,具有更多的自主创新技术,更多自主创新产品,这个无可厚非。但是我们也希望和全世界一起来共享我们的这些技术成果,我们这些创新成果,这个必然是一个持续发展的趋势。

穆瑞澜:目前中美之间贸易的紧张局面有没有影响到联想的业务?

杨元庆:你可以看到我们最近发布的业绩,我们还在继续增长,不仅仅在中国继续增长,在全世界其他的市场都在继续成长,这也是得益于全球化的发展趋势。我们希望这个趋势能够继续延续。

穆瑞澜:对您表示祝贺,现在又重回了PC市场的头把交椅,非常好。PC销售并不是完全的未来,不能代表百分之百的未来,像今天我们就讲到人工智能、物联网这些,您觉得这些领域会如何改变联想的业务以及整个行业?

杨元庆:人工智能现在是一个非常热的话题,它其实不是一个新的技术,62年前就诞生了人工智能,但为什么在最近变得更加热了呢?我们认为推动人工智能向前发展的三个主要要素在最近发展的比较快速,就是数据、计算力和算法,都在齐头并进。主要是互联网的发展带来了越来越多的数据,智能物联网的发展,使得智能物联设备越来越多,所产生的数据也是越来越多。这个就像是人工智能的一个燃料一样,现在具有很多的燃料。另外一个方面就是计算力的提升,计算力提升包括两方面,一个是高性能计算的发展,第二个是算法和大数据的发展。

穆瑞澜:您觉得这样一个转型发生的速度有多快?目前联想主要是做B2B这样一个业务模式,您觉得今天公司采纳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算法的速度有多快?

杨元庆:应该说是非常迅猛的,在我们这个行业,由于人工智能的带动,有三个大的发展趋势。第一个就是智能物联网的发展,不仅仅有智能手机这样的智能终端,也包括最新出现的智能音响、智能显示等方面,而且过去很多不智能的设备嵌入了智能模块,家里面的空调、冰箱、洗衣机都能够互联。但实际上,将来更多的影响是在垂直行业里面,在商业的一些领域里面,比如机床,甚至医院里面的X光机、CT机,过去都不是太智能,但是未来加上智能这个模块,芯片和协议之后的话,他们都会产生智能。我们最近就在和陕西的鼓风机厂合作,上面加上了智能模块以后,就可以实时监控鼓风机使用的状况,从而使他们把自己的业务模式都做了改变。这些对垂直行业会产生很深刻的影响。包括医院的这些医疗设备,过去做完CT,拍完X光,那就等医生来出结果,但是未来加上智能模块以后,它智能的就能够出结果,经过机器的学习,智能的就能够诊断出可能有什么样的问题,可能有什么样的病情,再加上医生进一步的诊断,就可以给出更准确的结论。我们相信智能物联网的终端是一个大的发展趋势。

第二个就是智能基础架构,过去要服务器、存储、网络设备,要增加一个应用就要买一堆的服务器、存储和网络设备,这些设备只能供一个应用来使用,所以它的利用率非常低。对于未来新的IT,我们相信是软件定义的基础架构,软件定义的数据中心,应用和设备层其实是可以分离的,所有的这些设备,不管计算的服务器,存储,还有网络,都可以被所有应用所共享,使得这些设备的使用率大大提高,这就是智能基础架构的一个发展趋势。

穆瑞澜:您讲一讲这些趋势如何改变联想?我们认为联想是一个硬件厂商,PC、智能手机、服务器,现在您讲到的这些转型,这样一场深刻的转型,这种软件定义、服务定义是如何在改变联想的业务呢?

杨元庆:这个非常碰巧,联想在全球的公司里面对于人工智能这三个要素全部都具有的这样一个企业,我们最近也明确了我们的战略,就是围绕着智能变革来发展我们的业务。第一个就是沿着智能物联网的发展道路,大家都知道PC是智能设备,手机是智能设备,但是未来有越来越多的智能终端将会出现,最近我们把我们的PC和手机业务都整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智能设备的业务集团,能够进一步去发展智能终端设备。这里面有两个发展方向,第一个就是过去所谓的这些智能终端,其实他们有些都还是不够智能,比如说PC,PC其实不是永远在线,我们首先要让它能够成为永远在线的IOT,然后要加上自然语言交互的能力,你能够跟它交流,它能够看得到你,你也可以刷脸,也可以听得到你,甚至懂你,给你智能的推荐一些应用,更加好的提供个性化服务。

我们更大的一个发展方向是在2B的方向上,我刚才也简单的介绍了一下。2B是一个更加广阔的前景,过去很多不是智能的设备,都会变成智能,但它就需要嵌入智能模块,智能芯片,智能协议。所以我们希望把这个做成一个服务的业务,能够给各行各业去赋能,刚才讲的陕西鼓风机厂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也有在医疗行业发展智能IOT设备的一个想法,这是第一块。

第二块我刚才讲了,就是围绕着智能基础架构,我们已经做了很多的工作,可能你不知道,你只知道联想是PC领域全球第一,实际上我们也是高性能计算领域的全球第一,我们现在在全球前500台的超级计算机里面,最新的数据是有140台是联想建造的,他们都是在给人工智能提供保障,提供服务。包括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加拿大、丹麦、挪威这些国家最快的超过计算机都是联想建造的。我们现在在智能基础设施这个领域里面,我们正在打造4个引擎,其中就有超级计算引擎,有针对云计算基础设施的引擎。世界上前十大云计算公司,其中有6个已经是联想的客户了,这是我们在打造计算力方面的一个努力。

第三我们在垂直行业里面,零售方面,我们都在打造更加完整的解决方案,但是这些完整的解决方案会把IOT、计算力都包括在里面,以算法和大数据结合行业,来打造整体解决方案,所以这是联想正在做的三件事情。

穆瑞澜:非常棒,非常精彩,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转型,和十年前的联想相比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转型。您是如何以那么快速度在这么大的一家公司当中来推动如此之快的变革和创新的?你们这种快速变革和创新的秘诀何在呢?

杨元庆:刚才我讲了联想还是比较幸运,我们具有打造人工智能所需要的所有的这些要素资产,包括IOT,包括计算力,也包括算法、大数据这些要素资产。我们也是经历了几年的痛苦,在过去的4-5年时间里面,我们把联想从过去单纯只是做PC一个业务的这样一个公司转变成我刚才所描述的,在IOT,计算力,在垂直行业解决方案,这三个方面,在过去的时间里面,我们都有非常痛苦的这样的经历,但是一个公司要不断向上发展,就要有一个更高的目标,就要有一个使命推动你向前发展,这个使命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智能化的变革,这就是我们想要推进的一个方向。

穆瑞澜:今天早上沈先生也说了,他感觉到中国现在正在领先于美国发展消费技术,美国领先于中国在企业B2B的技术,你同意这个观点吗?

杨元庆:我觉得中国的确在很多技术方面还是落后美国的,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尤其是在芯片领域里面,包括大型企业的应用软件等等这些方面,包括在算法,在数据库这些方面。一方面的话,我们不能固步自封,不能太自满。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也不应该妄自菲薄,其实中国在发展智能化方面还是有很多的优势。我刚才讲了三个要素,实际上数据是中国企业的一大优势,我们有众多的人口,我们有众多设备提供商,可以产生很多的数据,不管是用户使用设备的数据,使用应用的数据,还是像医疗等等这些方面的数据,这都会是我们的优势。另外刚才我说到,在计算力方面,现在全球前500台的超级计算机里面有240多台在中国,这些都是给我们发展人工智能提供了很好的助力。在算法,在大数据等等这些方面,我们可能比美国一些企业还落后,但是你也看到,包括像联想这样的公司也在努力的崛起,努力的发展这些方面的技术。我们希望中国和美国的企业能够在一个良性的竞争环境下面去竞争,促进整个技术的发展,造福全人类。

穆瑞澜:你们是中国公司还是美国公司,过去十几年跳来跳去?

杨元庆:我们是植根于中国的全球化公司。我们希望能够取之于全球,用之于全球。刚才我讲的,我们不是仅仅满足于把我们在中国创造的、设计的产品,生产制造的产品卖到全球的市场上面去,我们也希望利用全球很好的研究开发的资源,来开发我们的产品。我们在日本,在德国,在巴西和印度都有我们的研发和生产制造基地,所以这个就是我们讲的真正的一个全球化的概念,取之于全球,用之于全球。

穆瑞澜:作为个人在美国工作过,在中国工作过,你觉得在这两个国家有什么不同?特别是在他们看待技术方面。因为你的过去生涯,在美国、中国两个国家都工作过、生活过,你看到有哪些差别?比如发展技术的态度方面有什么不同?

杨元庆:我是觉得在过去的这些创新方面,中国公司可能在业务模式的创新方面更在意一些,更领先一些,而在基础的技术方面,包括芯片的技术,尤其是B2B的这些软件技术方面,这个产业在中国的发展只有十年。

穆瑞澜:你的职业生涯非常了不起,你一开始就在联想,从一个小公司成为PC的头号公司,四大手机制造商之一,现在有很大的物联网、人工智能、B2B公司,你的这种人生生涯有什么特别经历?对发展企业你有什么样的经验?

杨元庆:企业要想发展成一个百年老店,会有很多的沟沟坎坎,实际上在联想的发展历史上面,我们34年,几乎每十年就要进行一次改革。在1990年前后,我们开始做自有品牌的电脑,我从1994年开始领导联想个人电脑业务,又经过十年发展,我们成为了中国市场的第一,这之后我们又不满足于自己的发展,我们希望成为一个全球化的公司,所以在2004年的时候收购了IBM的PC,买了之后,我们在全球也只是排在第三、第四位,但是又经过十年发展,到2013年我们成为全球PC市场的No.1。这之后我们又在想我们下一步往哪里去走?我们必然要发展多元化业务,这个多元化业务恰巧赶上了智能化浪潮,所以就有了我前面所讲的,我们围绕着智能化变革去发展IOT,去发展智能基础设施,去发展垂直行业的智能解决方案,这样一个发展方向。

所以给我很大的一个启示就是,一个企业要不断的发展有三点是非常重要的,第一就是要不断树立更加远大的目标,你爬上了一个山的山顶,你得看到更高的山顶,你愿意去爬这个更高的山顶,设定更高的目标。第二爬前一座山和爬坡后面一座山的方式不一样,所以就需要你有一个很好的学习精神,学习精神是联想一个非常好的基因,从书本学,从竞争对手学习,从市场上学习。最后一点就要有持之以恒的韧劲,不要一遇南墙就回头,要能够坚持,坚持到最后你才能够看到胜利的曙光,这就是三点启示。

穆瑞澜:今天这一天这个总结太棒了,永远学习,永远攀高山,而且一直坚持。你的生活就是这么过的,我设想一下你会继续这么做,我们会密切关注你,非常、非常感谢。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