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走向复兴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军民并肩战斗 解放安徽全境

2021-04-17 11:08:00   作者:   来源:安徽日报

站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历史交汇点上,必须继往开来,不断开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让人民群众过上更加幸福美好的新生活。



渡江战役纪念馆内展示的五位总前委在肥东瑶岗开会场景。安徽日报记者 程兆 摄

       巢湖北岸,渡江战役纪念馆状如巨型帆船,势如劈波斩浪。清明节前后,来渡江战役纪念馆凭吊革命英烈、接受党史教育者络绎不绝,“百万雄师过大江”基本陈列让人不禁凝思。

       “淮海战役的胜利是靠老百姓用小车推出来的,渡江战役的胜利是靠老百姓用小船划出来的。任何时候我们都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都不能忘了人民这个根,永远做忠诚的人民服务员。”2020年8月19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在参观渡江战役纪念馆时强调。

       “安徽全境解放,从时间看,大约自1947年10月至1949年9月,历时近两年;从空间看,主要分为皖北和皖南的解放。”党史专家、原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聂皖辉告诉记者,界首解放的时间是1947年10月,算最早的了,但一波三折,因为解放大军走后又被国民党军占领,不得不多次“解放”。从1948年初开始,刘邓、陈粟、陈谢三支大军在中原协同作战,解放了安徽境内的亳县、蒙城、阜阳等县及其周围的大片地区。英雄的安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配合人民军队,浴血奋战,前仆后继,攻克了全省63个县(市)城,最终迎来了安徽全境的解放。

       淮海战役、渡江战役是解放战争中具有决定意义的战役,主战场大都在安徽境内。

       “淮海战役使蒋介石在华东战场上的精锐部队损失殆尽。”聂皖辉介绍说,该役迫使位于淮河南岸的国民党军第六、八兵团以及滁县地区的国民党第二十、二十八军逃往江南。1949年1月16日,人民解放军华野主力和江淮军区2个旅乘胜追击,在先期南下的先遣兵团配合下,先后解放蚌埠、合肥、滁县、巢县等12座城市和江淮之间广大地区,进抵长江北岸。1月19日,人民解放军兵临合肥城下。20日,国民党驻军六十八军八十一师2个团弃城南逃。时任国民党合肥县县长在中共合肥秘密组织的策反下,集中起自卫队,于21日打开东门,迎接解放军华野先遣纵队代表进城,和平交接并接受改编。至此,合肥和平解放,回到人民的手中。

       淮海战役期间和战役胜利后,皖北城镇陆续被人民解放军及地方武装解放或接管,皖北人民从此翻身解放。中共地方组织和人民武装先后解放了霍山、六安、桐城、舒城、庐江、无为、巢县等地。至1949年1月底,皖北地区除长江北岸几个孤点外,其余地区全部解放。

       在淮海战役临近结束时,蒋介石就已决定放弃淮河防线,将长江以北的残余军队撤至长江以南。接着在“和平谈判”的掩护下,加紧部署其长江防线。针对国民党军队在长江以南的布防情况,中共中央军委决定,首先在长江下游发起渡江作战,歼灭汤恩伯集团。以第四野战军一部12万人组成先遣兵团,在平津战役结束后迅速南下,参加渡江作战。

       为了加强对渡江作战的统一领导,1949年2月11日,中共中央军委决定,由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在淮海战役期间组成的总前委,在渡江作战中“照旧行使领导军事及作战的职权”。

       从地理位置上看,安徽是渡江战役的主战场,也将成为我军渡江战役的军事指挥中心。3月22日,总前委成员按照预定部署,抵达蚌埠东南孙家圩子。在这里,邓小平根据中央军委的意图,集中大家的智慧,亲自起草了渡江作战计划,即《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

       据史料记载,邓小平和陈毅、谭震林在孙家圩子研究渡江战役实施方案的同时,决定总前委驻地继续南移,以便靠前指挥。邓小平找来了皖北区党委书记曾希圣,问道:“我和陈毅同志准备进驻皖中一带,你看指挥部放在哪里比较合适?”曾希圣自皖南事变后,作为新四军第七师政委和皖江抗日根据地的主要负责人,在皖中一直战斗到抗战结束,对这里的山山水水非常熟悉。听完邓小平的问话,曾希圣回答说:“前段时间我们已作过侦察,认为总前委指挥部放在肥东瑶岗村比较合适。”

       历史风云因何际会于安徽的一个普通小村庄?瑶岗渡江战役总前委旧址纪念馆工作人员张卓娅讲解说,首先,群众基础好,当时的瑶岗已经有解放军先遣部队进驻,对此地的社会情况及群众基础都有一定的了解;其次,便捷的交通优势,瑶岗距离合肥只有十几公里,当时的水路、公路以及铁路发达;最重要的一点是,瑶岗位于当时东中西三个作战集团的中间位置,便于指挥,互相策应。

       时间回溯到1949年4月20日。当日晚,中央军委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立即发起渡江作战。在总前委邓小平、陈毅统一指挥下,中、东、西三路大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强渡长江。晚8时,中路大军首先行动。第九兵团第二十五、第二十七军和第七兵团第二十四、第二十一军组成的第一梯队,在无为至枞阳段起渡。一夜之间,渡过了3个军10个师的兵力,占领繁昌、铜陵、南陵、芜湖等地,迅速突入敌阵纵深50公里,歼灭敌第八十八军大部及第二十军一部,将敌人的长江防线拦腰斩断。4月22日,人民解放军胜利突破国民党军队近千里的江防阵地,登上南岸,并争取到江阴要塞守军起义,控制江阴炮台,封锁了长江。4月23日,人民解放军占领国民党中央政府所在地――南京。

       整个渡江战役,人民解放军歼敌43万余人,为解放全中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这是党领导的人民战争的伟大胜利!”聂皖辉感慨地说。他告诉记者,为了策应大军渡江,当时的皖南党组织、地方武装和人民群众积极行动,1949年初,中共皖南地委就对策应大军渡江作出了周密部署,要求沿江工委完成“直接迎接大军渡江任务”。中共沿江工委、沿江支队处在策应大军渡江的第一线,2月,沿江工委作出了《为紧急完成迎接大军渡江任务的决议》,要求沿江各级党组织重点做好江边、党群、武装、财粮等方面的准备工作。渡江战役前,国民党军队把沿岸船只强行拉走或破坏,妄图阻止人民解放军过江,但在人民群众的支持下,仅半个月,解放军就征集到1万余只船、2万多名船工,突破了国民党反动派苦心经营的长江防线。

       在皖南地区,渡江战役开始后,人民军队迅速向南推进。1949年4月21日到23日,铜陵、繁昌、贵池、东流、至德、南陵、太平、青阳8县先后解放。4月24日,皖南重镇芜湖市解放。同日,南京市军管会接管马鞍山。到4月29日,宣城、当涂、泾县、宁国、石台、旌德、广德、祁门、郎溪、歙县、休宁、黟县先后解放。4月30日,国民党驻屯溪守军起义,皖浙赣支队和平接管屯溪市。同日,皖南的最后一个县城绩溪解放,皖南地区全部解放。

       1949年5月7日至10日,人民解放军在浙江开化以北金马镇附近的山区,捕获国民党安徽省最后一任省政府主席兼保安司令张义纯等,同时俘虏国民党安徽省保安部队5000余人。至此,除皖北金寨和岳西县城由国民党残匪盘踞外,安徽全境解放。(本报记者 朱胜利)

       坚持人民立场开新局

       淮海战役结束,国民党18军军长杨伯涛被俘,在被押解时亲眼目睹了后方群众运物资、抬伤员、烧水做饭慰劳解放军的宏大场景,由衷地叹服。军队打胜仗,人民是靠山。渡江战役中,为了帮助解放军解决渡江船只缺乏的难题,沿江北岸一带群众积极筹集船用材料,有的拿出建房的木材、床板,有的老人献出自己的“寿材”。

       人民是最深厚的力量之源,解放战争伟大胜利是一个生动注解。在党的领导下,广大人民群众踊跃支军,全力以赴,部队打到哪里群众就主动支援到哪里,部队需要什么群众就竭力支援什么。一组人民支援前线数据显示,“三大战役”中,动用民工880余万人次,大小车辆141万辆,担架36万余副,牲畜260余万头,粮食4.25亿公斤。民心所向、民意所归、民力所聚,从根本上决定了战争胜利的归属。

       历史雄辩地证明,站稳人民立场,为了人民、依靠人民,就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改天换地。党在领导建设、改革开放实践中,继续与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团结带领广大人民群众艰苦奋斗,使国家和人民生活“翻天覆地”。“我们党的百年历史,就是一部践行党的初心使命的历史,就是一部党与人民心连心、同呼吸、共命运的历史。”从百年党史中汲取智慧和力量,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始终把人民立场作为根本立场,把为人民谋幸福作为根本使命,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始终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与人民群众想在一起、干在一起,不断把为人民造福事业推向前进。

       进入新时代,世情、国情、党情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但党的初心使命没有变,党与的人民的鱼水情更深。站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历史交汇点上,必须继往开来,不断开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让人民群众过上更加幸福美好的新生活。作为淮海战役、渡江战役总前委所在地和重要战场的安徽,要大力弘扬大别山精神、新四军精神、渡江精神、小岗精神等,赓续党的精神血脉,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深入践行群众路线,充分发挥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凝聚起众志成城的磅礴力量,全面开启经济强、百姓富、生态美的新阶段现代化美好安徽建设新征程。(朱胜利)

       西柏坡:新中国从这里走来

       4月6日的西柏坡,柳垂堤岸、花开山坡。

       这个位于太行山东麓、河北省平山县滹沱河北岸的普通小山村,在新中国的历史上赫赫有名,令人肃然起敬。它是解放全中国的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七届二中全会在这里召开、“三大战役”在这里指挥、“两个务必”在这里诞生、“进京赶考”从这里出发,新中国从这里走来。

       随着参观的人流,记者走进中共中央旧址的中央军委作战指挥室,在这间抹着白灰和泥巴的小平房里,昔日的电波穿越时空激荡回响,让人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烽火连天的岁月。

       “大家别小看这个不足70平方米的土屋,就在这里,中央军委指挥了举世闻名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西柏坡纪念馆讲解员彭丽激情饱满地讲述着这里的故事。

       历时142天的“三大战役”,共歼灭和改编国民党正规军144个师、非正规军29个师,合计共154万余人。期间,党中央从西柏坡发给前线的电报就有197封。周总理曾风趣地说:“我们这个指挥部可能是世界上最小的指挥部,我们一不发人、二不发枪、三不发粮,就是天天发电报,就把国民党打败了!”

       在这段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中,党中央指挥“三大战役”取得全面胜利,奠定了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胜利的基础,更孕育形成了以“两个务必”为核心的西柏坡精神。

       来到中共中央旧址,有一间简陋的土坯房,肯定要进去参观。

       这间土坯房里没有扩音设备,座椅从四处拼凑借来,高低不齐。但就是在这间简陋的土坯房里,中国共产党召开了七届二中全会,党的领导集体亲手绘制了新中国的宏伟蓝图。面对即将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人,毛主席高瞻远瞩地提出了“两个务必”: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为全党立下了规矩。

       在这次会上,根据毛泽东提议,全会作出“六条规定”:一、不做寿;二、不送礼;三、少敬酒;四、少拍掌;五、不以人名作地名;六、不要把中国同志同马恩列斯平列。这些规矩虽然没有写进会议决议,但经毛泽东和党中央的大力提倡和坚持,成为共产党人的行为准则。

       “这‘六条规定’是中国共产党人‘进京赶考’前定下的铁规矩。党的十八大以后,根据新形势、新问题,中共中央出台了‘八项规定’,与西柏坡时期的‘六条规定’一脉相承,都体现了共产党人不忘初心、不断改进作风、永葆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优良传统。”西柏坡纪念馆研究部主任康彦新说。

       中共中央旧址毛主席故居内,桌上翻开的日历定格在1949年3月23日。

       这一天,毛主席率领中共中央机关黎明起身,离开西柏坡,向北平进发。临行前,毛主席说,今天是进京赶考的日子,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

       看似平易却饱含深情的历史叮嘱,显示出了它的深邃和厚重。

       石家庄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刘一江说:“西柏坡精神和‘赶考’精神蕴含着我们党在胜利面前居安思危、艰苦奋斗、开拓进取的伟大品格,是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深深融入我们党和人民的血脉之中,为我们立党兴党强党提供了丰厚滋养。”

       历史照鉴未来。

       西柏坡就像一部“巨著”,从中可以读出中国共产党从苦难到辉煌的奋斗史诗,更能照亮新时代的“赶考”征程。( 河北日报记者 董昌)

 
编辑:余宏博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