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海粟的十上黄山

2019-04-12 18:00:24   作者:   来源:黄山日报

刘海粟以93岁高龄第十次登上黄山写生,这本身就是一次创新,已经在中国美术史上留下了具有纪念意义的一页。

           、
刘海粟作品《黄山图》

          黄山情结

  那年63岁的刘海粟卧病在床,他说:“我患了中风……肉体和精神都在接受着严峻的考验,在这段艰辛的日子里,黄山不断出现在我的梦中。”位于安徽省南部的黄山,原叫黟山,唐玄宗李隆基给他起了后来这个名称,古往今来,黄山胜景吸引了无数文人墨客,李白称颂黄山为“金芙蓉”,徐霞客赞叹“黄山归来不看岳”……

  而刘海粟为黄山魂牵梦绕。

  病床上的刘海粟仿佛回到了自己20多岁的时候,他第一次登上黄山就受到了强烈震撼,他说“黄山教育我认识了美,我拜黄山是我的老师。”在以后的二三十年间,他又有过4次黄山之行。

  他特别喜欢黄山的松树。一幅《朱松》作于始信峰顶,一向提携他的沈恩孚题诗“扪到危峰石罅松,万千气象早罗胸;衷中跃出如椽笔,不觉绛云已化龙。”

 
 

 
刘海粟 

   六上黄山

  1954年的夏天,刘海粟刚刚参加过华东美术家协会成立大会,即怀揣一方“黄山是我师”的印章,兴冲冲六上黄山。

  原华东艺专工作人员陈世良介绍说:刘老在黄山画画啊,从来都是废寝忘食、一丝不苟。特别是画油画,每次都是一张画一次完成,决不拖到次日再画,我说明天再画不行吗,刘老,都这么晚了,他说不行,这个画一定要当天完成,明天再画的时候感受就不一样了。

  在山上,刘海粟与丁玲、戴岳、陈登科、李可染、罗铭等好友不期而遇,这使他的创作情绪更为高涨。

  刘海粟之女刘蟾回忆说:第六次上黄山的时候,大概3个多月以上的时间,他每天一早就起来,写生,看景,就是了解这个黄山的,他说他是走进到黄山去,走到跟他的精神已经结合起来了。

  刘海粟在梦里的松韵泉鸣声中,似乎听到了黄山的鼓励和召唤。他在内心迸发着激动的回响:“我要走路,将来要上黄山!”

  刘海粟的黄山情结越发地浓郁……

  1960年秋,大病过后的刘海粟终于又能用笔了,他给华东医院画了红梅和黄山,他说这是“作为‘毕业论文’,也是检验他们成果的最佳纪念品。”

  第二年的隆冬时节,刘海粟试作油画《天门坎风云》,自感“气象开阔,豪气犹存”。

  1962年,他又用青蓝色块默写黄山:群峰波动,远山涂上白色返光,与天空浑然一体,白色大云块,在情绪上与山峰交叠成有机之回旋。

  南京艺术学院院长冯健亲介绍说:海老作品里面那种气派,跟他的胸襟是非常有关系。文革期间,他说,人家在底下斗他,喊口号,他站在台上,往底下一看,这不是黄山的云海嘛,他就这种气派。

  刘海粟潜心揣摩前人画黄山的成功之作,淡雅的、狂放的、险怪的、浓黑的;静态的、动态的、动静结合的……一一加以分析比较,最终他选定了符合自己性情的风格,那就是雄奇壮阔。

  他反复阅读罗丹的《艺术论》和石涛的《画语录》,书中谈艺的隽语,对他极有启迪。

  石涛提倡“搜尽奇峰打草稿”,最爱的正是黄山,“黄山是我师,我是黄山友。心期万类中,黄山无不有。”这首诗的出处,正是石涛的《黄山图》。

  1975年,刘海粟也画了一幅《黄山图》,上面题了石涛的两句诗:“漫将一砚梨花雨,泼湿黄山几段云。”

  到了1979年,刘海粟用明朝人写大草的路子,线勾一幅《云海奇观》,又用大泼彩作《黄山云海》,在应邀给人民大会堂作画时,他绘制的《黄山狮子林》,是大幅泼墨之作。

  南京艺术学院教授丁涛介绍说:我们看他用泼墨、泼彩,当时觉得这个画能不能成功啊?因为呢一片模糊。但是,晚上往墙上一张挂,什么都有了。气势磅礴,生动夺人,而且泼墨、泼彩呢也是刘海粟艺术发展整个过程当中一个很光辉的成功的标志。

  刘海粟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对泼彩、泼墨的技巧加以发展创造,再和黄山的景致气息相通,他的自我风格更为突出。

  七上黄山

  刘海粟创作的《黄山云海奇观》,1980年初印成了邮票。

  许多小朋友把它贴在硬纸上找刘海粟签名。他说:“为了满足他们,我手写酸了,左手扶住右手继续签名,不让他们噘着小嘴气鼓鼓地走开。”

  就在这位善解人意的老人为小朋友签名的时候,他朝思暮想的七上黄山之行就要启程了,此时他已是85岁高龄。

  1980年7月18日,车抵黄山桃溪别墅,刘海粟眼角湿润了。

  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左庄伟介绍说:黄山具有我们所熟悉的所有山的特点,它可以说是众山之代表和灵秀,所以它具备所有山的奇、险、雄、秀的这个特点。正是人类有很多精神能够跟这种山的形、山的精神相融合的,所以他找到了这么一个对象,很高兴。

  或许黄山也被这位多情的朋友感动,在刘海粟到来时,“连降大雨,山洪暴发,瀑布和急湍溪流,汹涌澎湃,交相轰鸣,蔚为壮观。”

  在30多天的时间里,刘海粟几乎每天都要完成一幅作品。

  他说,黄山的“一泉一石,一松一壑,不仅触发你的诗思,惠你画稿,提供无限美境,或使你心旷神怡,或使你目瞪口呆,或使你无言对坐,寝食皆废,终日忘机。”

  综合七上黄山的全部感受,刘海粟在桃溪别墅绘制了丈二巨作《锦绣河山》。

  书法家、鉴赏家萧平介绍说:海粟先生在他85岁的时候,第七次上黄山,那么我们所看到他创作的这个丈二的《锦绣河山》中间,就可以看出来他的这种心力,这种心境,这种激情不已的一种状态。那么,这种状态所反映出来,他是用了一种泼墨和大泼墨的一种表现手法。

  八上黄山

  七上黄山,刘老意犹未尽。尽管四川请他去峨眉山,福建请他去武夷山,有人劝他去华山……这些名山对他都是诱惑,但1981年的夏秋之际,他依然选择了黄山。

  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尚辉介绍说:刘海粟为什么要选择黄山,我觉得是美术史应该去研究的一个问题。他是通过这种烟云的变化,感悟到他自己的一种人生。或者说黄山是他自己人生的一个写照,是一种象征,一种隐喻。也就是说他的艺术创造性,他的艺术个性,可以通过黄山表现得更充分。

  八上黄山,刘海粟带来了一方新刻的印章:“昔日黄山是我师,今日我是黄山友。”

  刘海粟说:“从师到友,反映了一个飞跃。黄山成了我创作力的加油站,对于上山和体力信心更足了。”

  一到山上,刘海粟就嚷着要写生,而且指定要到陡崖上面取景,谁也劝不住。他说,你们不要照顾我年纪大了,我如果贪图安逸,不如在家里睡觉。我到黄山来,就是要画画,就是要和大自然较量,和我自己较量!

  他从桃溪别墅眺望黄山三大主峰中最为险峻的天都峰和华东第一高峰莲花峰,深受激励,他不仅把这种感受留在了图画中,而且用诗句表达了出来:“何年开混沌?造化奋神工。排闼青冥入,群峰相角雄。”

  九上黄山

  1982年8月,刘海粟第九次登黄山,他的创作成果非常丰盛,有的画幅可以说是融会中西、创新革命的经典之作。

  他去白龙桥时气候变化无常,时而下雨,行走很难。

  他坚持完成了一幅写生,题跋说:“黄山白龙桥,五日雨,十日风,谁写生?刘海粟!”

  在山上,刘海粟还绘制了丈二匹巨作《曙光普照乾坤》。

  1983年夏,他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创作的大型中国画《曙光普照神州》,就是在这幅巨制的基础上增益而成的姐妹篇,上面题写的七言律诗,也是九上黄山时口占而成的:“黄岳雄姿峙古今,百年九度此登临。目空云海千层浪,耳熟松风万古音。莲座结跏疑息壤,天都招手上遥岑。一轮最爱腾天镜,中有彤彤报国心。”

  十上黄山

  在刘海粟的彤彤报国之心中,黄山的地位越来越重要了。他出访法国,登上艾菲尔铁塔最高层时,蓦然想到了黄山。他说:“每次登高,不论是在山上、在塔上,总给人以放眼看世界的最佳感觉,我已经九上黄山写生作画,回国后准备十上黄山。”

  他在参加全国政协会议期间,作中国画《黄山云雾图》,所题的诗中说要“十上黄山第一峰”。还在会上就黄山市的开发建设发表谈话,认为:“黄山确实称得上是世界第一奇山。我坚决支持把黄山市建设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世界公园,我要在国内外宣传黄山市世界公园。”

  1988年7月12日,刘海粟又一次投入黄山的怀抱,下榻在云谷山庄。

  “年方九三何尝老,劫历三千亦自豪。贾勇绝顶今十上,黄山白发看争高。”这是老人十上黄山行前的“誓言”。

  “深入黄山,表现黄山,跳出黄山,拥抱黄山,吞吐黄山,心和黄山风风雨雨一齐跳跃,和奇峰怪石一起创造。”这是刘海粟十上黄山笔记中的一段感悟。

  第二天,他就早早起床,对夫人夏伊乔说:“今天我要出去作画。”

  十上黄山的最后几天,刘海粟照例每天由众人前呼后拥地到处去写生。在摄像机和照相机的镜头包围下,激情挥毫。

  而当夜深人静时,他在画中独行,寄托情思和精神。他的笔下产生了一批与以前截然不同的沉静、深远的画幅。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批画作是他衰年变法的成功象征。

  十上黄山的59天中,他神奇般地创作了56幅作品。

  而且,以93岁高龄第十次登上黄山写生,这本身就是一次创新,已经在中国美术史上留下了具有纪念意义的一页。

  刘海粟之子刘豹说:他爱黄山,他爱画黄山的东西,并作深入的研究。后来我看他的画,虽然我不懂画,但是我知道他越爱越深入了。

  刘豹曾向父亲要一幅黄山作品,刘海粟说,你不懂画,要它做什么?刘豹说,我要留个纪念。刘海粟懂画,但并不懂子女的心思,把自己的真性情全部倾注到了作品中。

  1988年9月9日,刘海粟回到了上海。

  3天后,上海美术馆花团锦簇,嘉宾云集,“刘海粟十上黄山画展”如期举行,展出十上黄山新作及历次黄山之作100幅。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