颍州大地上有两个“酒神”

2019-01-07 15:15:16   作者:   来源:新安晚报

安徽阜阳金种子酒即颍州酒,是安徽省内没有间断的、历史最长的酒。颍州酒前世今生的状态,是这种酒与文化关系的最好诠释。

安徽是个产酒大省。根据新编“安徽省白酒行业企业基本情况”统计看,新中国成立以来,安徽的白酒企业至少有30家。如今,这些白酒厂家,有的依旧翘楚市场,有的已经音讯难觅。汹涌的市场大潮,风雨烟波,变化万千,载覆难料,跻身其间,委实兴潜叵测。但是,一种好酒一经诞生,无论是朝代更替还是世事变迁,主人可能更换不迭,但老百姓是始终不会忘记。这种酒的存在,已经成为老百姓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的喜怒哀乐,都缺少不了它。显然,伴随这酒历史绵延的是一种文化。这种文化越厚重,这种酒或酒厂的生命力就越旺盛。没有文化背景的酒或酒厂,肯定不长久;有了文化背景,而没有很好的运作,也难成气候。

安徽阜阳金种子酒即颍州酒,是安徽省内没有间断的、历史最长的酒。颍州酒前世今生的状态,是这种酒与文化关系的最好诠释。

即便你是个不喜欢酒的人,也否认不了人类是爱酒的。有研究者称,这个世界上,凡是能用来酿酒的东西,几乎被人类用遍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当然是因为人类特别爱酒的缘故,阜阳人也不例外。从现在可见的文字记载,结合现存的文化遗迹看,阜阳人爱酒的证据是确凿的:华夏民族造酒的鼻祖杜康与“竹林七贤”之一、终老在阜阳的“酒侯”刘伶的故事,以及这两位“酒神”级人物留存在当今阜阳的文化遗迹,一直吸引着海内外华夏子孙前来观瞻,访问者四季不断。

 

阜阳村落上的“杜康”与“刘伶”

发源于河南境内伏牛山山麓的颍河,流经安徽阜阳东南,造化出一个重要码头,金种子酒业就坐落在这个古老的码头边的上游10公里处。古往今来,这个码头一直是当地物资的重要集散地,繁华异常,历史悠久。史书记载这里“日有千帆过,夜有万盏灯”。依托这个码头而兴起的两个名垂千古而不朽的古村落——杜康村与刘伶村。

先说杜康村。这是个行政村的村名,位于阜阳东南。在这个行政村里,有个杜康村,至今存有杜康烧酒遗址,远近闻名。走进杜康村,遍地破碎的古砖古瓦,让我们感觉到这个村落不小的“年纪”。

上了年纪的老者说,古时候,有个造酒的大师,名叫杜康。他酿的酒,色清,味醇,劲儿大,不上头,装在酒坛里,盖上盖子,糊上封泥,依旧飘香几里。喝了这种酒,不仅来兴、壮胆,还排忧解愁,浑身舒坦!历史上,这个村酒坊林立,村民以酿酒、卖酒名闻遐迩,“俺这村名,就是为了纪念这位造酒大师。”

问起这个村名起源于何时,老者说不知道,祖祖辈辈一直这样叫的。

紧挨着杜康村的,就是我们要说的刘伶村,它位于颍河北岸的坡堤之下。目前,这里正在酝酿建设“刘伶墓遗址公园”。刘姓一直是阜阳大姓,至今刘伶村里仍有不少姓刘的村民。

《颍州府志》上记载,这里是刘伶的终老之地,刘伶也确实葬在这里。刘伶墓旁原来有一块石碑,竖立于清朝宣统三年(1911),立碑人是阜阳名人程文葆。程文葆一家有“程门三提督”、“程门二知府”,是深受大清朝廷信任的大家族。程文葆立此碑时的身份是“花翎二品衔、直隶候补道”,官衔很高。《阜阳市志》有确切记载,因为刘伶是酒乡人心目中的“酒神”,所以阜阳百姓一直很尊敬他,自觉护卫他的陵墓。刘伶之墓也一直完好,直到1959年3月11日,刘伶墓被挖掘,且有挖掘记载:刘伶墓是个砖墓,单室,型制很小,因河堤防护而遭损毁。墓砖有纹,有几何纹、鱼目纹、田字纹。墓中有散乱的人骨物质。陪葬品有陶屋(红胎绿釉)、陶制鸽子,等等。

酒坊边的古老传说

说起刘伶,刘伶村里的“刘家后裔”、今年已古稀有二的刘爽不无自豪,他向我们陈述着他的父辈说给他的故事。

刘伶出门,总是驾着一辆鹿车。一天,他经过杜康村,走近酒坊大门前,抬头一看,一副工工整整的对联:

猛虎一碗山中醉;
蛟龙两盏海底眠。
上有横批:“不醉三年不收钱。”

凭着自己的酒量,刘伶哪能忍得住这口气!进门偏偏要了三碗酒。喝下去,就叫车夫回驾。到家时,真的醉了,醉卧三日,醒后惊呼“好酒”,忽觉“一醉三秋矣”!遂乘兴作《酒德颂》,称这传世美酒为“醉三秋”。

酒醒后,口有余香,刘伶就认定这是好酒。原来,酒坊主人就是杜康的后人。从此,在刘伶村和杜康村村民看来,杜康就是造酒的祖师爷,是“酒神”;刘伶则是品酒大师,是“酒侯”。这也是流传阜阳当地、千年不衰的“杜康酿酒醉刘伶,一醉三秋始醒来”的故事。

给刘伶“画像”

刘伶此人,在历史上名气不小,他是魏晋时期“竹林七贤”之一,排名一般放在“七贤”的最后。关于其人其貌,民间说法不少,也很乱。关于这些,正史《晋书》有记载。一般而言,正史所载人物的真实性比民间传说更为可靠,因此,我们不妨先看看正史对这位“贤达”的描绘:

刘伶,字伯伦,沛国人也。身长六尺,容貌甚陋。放情肆志,常以细宇宙齐万物为心。澹然少言,不妄交游,与阮籍、嵇康相遇,欣然神解,携手入林。

有鉴于古今地理名词含义的变迁,记者有必要对上引文字作如下简要解读:
首先,关于刘伶的籍贯。原文称刘伶“沛国人也”,这涉及到历史上的“沛”与“沛国”的两个概念。此处的“沛国”,治所在现在的安徽省淮北市相山区,与江苏省徐州市的沛县是两码事。这个沛国,也叫沛侯国。公元前196年,汉高祖刘邦封他的侄子刘濞为沛侯,建立了这个沛侯国。可见,刘伶是安徽省淮北人。现在,有河南省、河北省、江苏省、山东省,均拿出“证据”,说刘伶是“自己人”,可见这是徒劳的。阜阳人没有说刘伶是阜阳人,只说刘伶终老在阜阳刘伶村,这不矛盾。为什么刘伶会终老在颍州?这是后文要说的,暂且不提。

其次,关于刘伶的外貌。《晋书▪刘伶传》说他“身长六尺,容貌甚陋”,这里需要注意的,也是容易被今人误读的,即“六尺”的概念。著名古代度量衡专家邱光明先生搜集了考古发现的8支三国至晋朝的尺子,实际考察并对照文献记载,得出晋朝的每尺相当于现在的24.2厘米。这表明,刘伶的“身长六尺”,不是我们现在人所说的两米高个儿,而仅仅是1.452米的“小矮子”。这表明,刘伶不仅在“竹林七贤”中排名最后,而且是这“七贤”中个头最矮的人。有点“可悲”的,是刘伶不仅个子矮小,而且还“容貌甚陋”,这与后人说他“容貌不佳”“长相平常”“其貌不扬”等,根本就是两码事,他是“甚陋”,就是很丑的意思。

哎呀,说了刘伶身高与颜值这两点的实际状况,记者真的有点不忍心再说了。但是,再往下看,这真的没什么必要,因为男人的价值,往往不取决于这两点,更重要的是在于这个男子的内涵,而刘伶恰恰具备了这种内涵。他以“细宇宙齐万物为心”,他的世界观与常人不一样,而且灵活敏捷,不缺乏临时应变的机灵。

刘伶平时沉默寡言,也不乱交朋友,俨然有君子之风,但一旦遇到阮籍和嵇康,便神清气爽,言语豁达,相携进入竹林深处,畅谈世道。

从文献记载看,刘伶曾入仕为官,但“竹林七贤”所具有的共同特征——纵酒酣歌、清静无为、不问时事的特点,刘伶也并不缺乏。朝廷举行官员对话,讨论交流中,刘伶倡导无为而治,一切所谓的“措施”,都是多余的,这让旁听官员们觉得自己的行政“百无一用”。

有一次,朝廷遣使来请他出任朝官,他不愿意,闻知此讯后,立即将自己灌醉,等使者到来时,他脱光衣服,赤身裸体冲出家门,扬长而去,让使者回朝报告:刘伶是个疯子!事实上,刘伶与其他“六贤”一样,其所谓“醉了”,未必真的在乎酒,“饮者未必剧饮,醉者未必真醉”,只是借酒疏远现实与世故罢了。

所以后来朝廷考核,同辈好友均一一得以提升,唯独刘伶因“无用”而被弃用,落得他清闲自在,以致寿终正寝。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