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中国第一古州府:西园徽州建筑

2018-04-16 09:09:19   作者:   来源:中国网

不论是否能认祖归宗,正在努力找回古徽州,让中国第一古州府实至名归。中国已经有太多的民俗村,但保存完好的古州府却只有一个,这就是徽州...

 
不论是否能“认祖归宗”,正在努力找回古徽州,让“中国第一古州府”实至名归。中国已经有太多的民俗村,但保存完好的古州府却只有一个,这就是徽州府。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在安徽省歙县中学就学,对县城内的太平桥、许国牌坊和24根通天柱是最熟悉不过了,但并不非常“识货”。太平常了,平常到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也就不足为奇了。2007年11月从美国回歙县看望80岁老母,在县侨办主任向玉兰的热心介绍下,对生我养我的故乡,有一番重新认识。徽州确实有许多引人自豪之处。

歙县旧时称徽州府,始建于公元前221年,自隋以后的1300多年间,一直是郡州府治所在地,北宋时由宋徽宗下旨改歙州为徽州。因此,歙县完全有理由自豪地宣称自己为“中国历史第一古州府”。更为神奇的是,用以证明其中国第一州府身分的府衙还在,虽然已经破败,但历经战乱,并未完全被毁。现在歙县政府正集资准备将州府衙“修旧如旧”,复制一个徽州府出来。

文房二宝出在歙县

古徽州确实不同凡响。中国文房四宝中,有两宝出在歙县:歙砚和徽墨。今天被中国人尊为国剧的京剧,也源于徽剧,而没有当初的徽班进京,也就没有现在的京剧。如果这还不够显示徽州文化的“伟大”,还可以加上徽菜和徽学这一与“敦煌学”和“藏学”平起平坐的三大地方学派。



小时候对歙县的认识,可用一个“穷”字来概括。读初中时,看到校门口卖山芋(红薯)的,总要盯着看半天。虽然才五分钱一斤,可是那时口袋里连一分钱也拿不出来,只能将口水往肚里咽。“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是当时的写照。但也正因为徽州穷,所以当父母的再苦,也要供孩子读书,为的是读了书可以走出徽州,在外混出个人样来,再荣归故里,光宗耀祖。也正是这个“往外一丢”,竟然丢出两个国家主席和中共总书记──前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及胡锦涛,还有现代著名学者、中国自由主义先驱胡适也是绩溪上庄村人,以及曾在中国无所不在的徽商及“无徽不成镇”的美誉。

地少人多往外一丢

徽州地处山区,地少人多,自古以来男人长到十三、四岁,就要到江苏及浙江等发达地区学生意,也因此才有“往外一丢”的说法。

从古到今,歙县确实有太多的人“光宗耀祖”。许国牌坊是最耀眼的证明。这座八脚牌坊由青色茶园石建成,由明朝万历皇帝为旌表少保兼太子太保礼部尚书、英武殿大学士许国而建,是目前中国唯一一座幸存的八脚牌楼。



棠樾鲍氏家族的牌坊群

立牌坊是古代树碑立传的形式,这些牌坊也不是随便什么人想立就立的,必须由皇帝批准。徽州各种名目的牌坊之多,也是全国之最,有“中国第一牌坊城”之称。据不完全统计,徽州府境内仅歙县一地,就有经历代皇上御赐而建的各种牌坊182座,其中县城就有82座。而散落在乡间的牌坊,又数棠樾的牌坊群最为有名。棠樾古村位于歙县与黄山市之间,是鲍氏家族聚集地,村内有七座牌坊,逶迤成群,其中明朝建三座,清朝建四座,全部由皇帝亲赐而建,按忠、孝、节、义依次排开,每一座牌坊都叙说着一个动人的故事。

一个村子里就有七座经皇上御批而建的牌坊,在中国极为罕见。清乾隆皇帝下江南时,曾题联赞叹:“慈孝天下无双里,衮绣江南第一村”。这里还有中国仅有的一所女祠。鲍氏家庭的慈孝,在明、清时期便已全国闻名。





编辑:戴莹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