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田文:城市形象片,那年花开月正圆

2017-09-12 08:53:47   作者:文/殷丹妮    来源:徽商新媒体

如今,城市形象片和旅游形象片这一全新的艺术种类和产业年产值已经超百亿。作为“中国形象片第一人”,先后获得十五项国际大奖和多项国家最高奖,被誉为继贾樟柯之后中国最具国际影响力导演之一的田文说,那年花开月正圆。



田文:中国著名纪录片和形象片导演、中国城市和旅游形象片开创者
 
田文最近很忙。他刚刚结束一场在内蒙大草原拍摄,合作的团队正是热播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摄影航拍组。回到家乡合肥短暂地休整两天后,他又将飞往布拉格,开启新一轮看景和拍摄。
 
他的工作一贯安排得十分密集。从拍摄中国第一部城市和旅游形象片《美在广西》到如今已经跨越了十五个年头,对于现在的自己,他充满了自信,“我拍出来的,就是最好的。”或许正如业界对他的评价,“田文对中国找到了一种独特的情感表达方式,他用镜头抒写着城市,像一位古典主义的浪漫诗人献给爱人的情诗,纯粹、热烈又克制、精练。” 
 
如今,城市形象片和旅游形象片这一全新的艺术种类和产业年产值已经超百亿。作为“中国形象片第一人”,先后获得十五项国际大奖和多项国家最高奖,被誉为继贾樟柯之后中国最具国际影响力导演之一的田文说,那年花开月正圆。
 
用镜头叙事中国、关注中国、思考中国
 
要拍摄内蒙古大草原,一年中最好的时机只有一个月——7月中旬到8月中旬 ,而这一个月中,最好的拍摄时间也需要争分夺秒。每天,田文和他的团队都是凌晨2:50起床,赶在3点45日出之前把机器架好,而收工已经是晚上9点之后了。
 
虽然最终呈现在观众面前的片子可能只有20分钟。“十几年的时间我拍了近十部形象片,每部大约在20分钟左右时长。但每部片子的素材量,至少都达到了一万个G,我光看素材就要看20天 。”
 
这正是形象片的不同之处,它没有字幕,不用旁白,纯粹利于画面抓人的眼球,同时传达大量的信息。“每部片子里实际使用的镜头量都超过三百个,每个镜头都是用广告镜头的语言来解构和表达,我需要镜头的每一秒钟都能够抓住观众。”
 
2002年,一直拍摄广告片的田文拿到了拍摄《美在广西》的项目,他决定开始一场全新的尝试——用广告镜头的语言来构成一部20分钟的片子。这20分钟他整整拍摄了一年,剪片子时却感觉不满意, 又重新建组,自己追加了几百万投资再拍了半年。后来,正是这部大胆创新的《美在广西》成为了中国形象片的开山鼻祖,也一直是中国最高影视学府北京电影学院、中国传媒大学的经典教材。
 

 
《美在安徽》、《美在宜宾》、《美在宣城》、《美在正蓝旗》、《印象蚌埠》、《美在雅安》………《美在广西》之后,他在形象片的道路上就没有停下来。“每一个城市都有她的精神和文化,我竭力我要做的就是去掉它被笨拙包装的一切,将自然和人文本来的精髓传达出来。”
 
就像诗人创作诗歌,歌手演绎歌曲一样,形象片就是田文的艺术作品,秉承着工匠精神,用严苛的标准要求自己,表达要高度凝练,要有美感和情怀,他希望的是通过镜头传达自己的思想,把自己的文化积累、美学积累,创作经历、生活阅历等等融入, “作品是我激情的长歌,我要用我的作品叙事中国、关注中国、思考中国。”
 
有人说,找田文拍片子就像找北京协和医院最好的医生看病一样难,“基本上拍摄计划已经排到一年后,全国有30多个市包括安徽省就有6个市在排队。”但他忙并快乐着,“我不羡慕任何职业。只羡慕我们这种孤注一掷的工作方式,看着助手们披星戴月的奔波着,这是多么让人羡慕和美妙的生命状态啊!”
 
 
艺术之路殊途同归:传递普世价值
 
2017年4月,第15届美国波士顿国际电影节上,田文执导的《美在雅安》拿下“最佳摄影”“最佳先锋电影”两项大奖。早在2013年时,他的《美在正蓝旗》已获得过第11届美国波士顿电影节最佳纪录奖,因此田文成为该电影节难得的两次获大奖的亚洲导演。同时田文也是中国纪录片,形象片领域唯一登上美国《纽约时报》的导演。
 
十几年来,他的“美在”系列城市形象片自成一格,并在国际各大电影节上频频获奖,成为世界认识中国的窗口, “我几乎所有片子都获得了各种国际电影节的各种奖项,越来越多的国际电影节组委会来主动联系我,希望我可以去参展。”
 
“看过这些片子的老外都会觉得很兴奋,我的片子跟他们一直以来印象中的中国好像太不一样,他们感受到的中国是现代的,立体和丰富的。去年,好莱坞一位导演Frank Chen看到《美在雅安》特意写了封信给我,说我的片子扫除了外国人对中国的文化误解,他感到非常惊艳。我的影片能成为世界认识中国的一个方式,我也为此骄傲。”
 
谈到如今中国蓬勃发展的形象片产业,他有些担忧,“现在很多城市的形象片喜欢去追求形式的美,比如一味地强调高楼大厦,但你能比得过上海陆家嘴和纽约的高楼吗?”相比之下,他更喜欢体现细微之处的人情冷暖,传达出中国文化“说不清、道不明”的诗意,以及“山远水长”的意境。
 
“作品必须传递出情怀,我把这个看得很重。随着年纪的增长,包括一些岁月的沉淀,我会发现情怀的东西越来越重,我非常在意作品传递的感情价值,里面一定要有温暖的东西,只有这样,才能打动人心,获得共鸣。”
 

 
2010年田文担任上海世博会期间安徽馆的总导演,在上海呆了7个月,在参观完几百个场馆,拍了3万张照片后 ,他最后收获了一个感悟,“一开始我是想学习国外的技术,最后发现所有的场馆,不管它的声光电表现如何丰富,要说的无非就是人性和普世价值,他们都是在传递爱、忠贞、勇气等等。”
 
“这正是人性当中共通的东西, 普世价值其实在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中已经传达的很好,比如嫦娥奔月等典故。那么现在所谓的国际化,其实是一个条形码,就像商品在进商场之前,需要贴上条形码一样。我们要寻找的就是不同价值观当中的共同点,形成文化条形码,用中国的传统文化和今天的故事,传递普世价值,打动别的国家的观众。”
 
时至今日,虽然已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得了“最佳导演”大奖,田文坦言,拍片子时他依旧压力很大, “很多人说你操心什么啊啊反正拍出来就是最好的,但其实每一次我都压力非常大,因为想寻求发展和突破,包括拿到世界的五大奖,比如奥斯卡、戛纳等电影节的奖项,这也是一种强有力的认可。”
 
拍片子很痛苦,但不拍片子会让田文更痛苦。“人生就是这样,但我感到很幸福。”每年有很多人前往西藏,一步一步磕长头朝圣,他觉得自己正是这样一个朝圣者,“我的每一次艺术创作都是一场艺术上和精神上的朝圣,每个不眠之夜、每天的痛苦……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不断地磕头,最后,我终于见到了心中的神。”



 
编辑:丹妮
  责编:储 丽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