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学院 · 商道】孙宏斌:听得见炮声,敢拼刺刀

2017-08-16 09:57:18   作者:编辑/本刊记者 刘娜   来源:《徽商》2017.8

孙宏斌这人,是痞气十足的悍匪,也是快意恩仇的侠客,他这一生,只为做大事而来。



在中国企业界,孙宏斌算是绝无仅有的另类人物。
 
史玉柱、褚时健等跌倒后东山再起的不在少数,但“死”过好几回还能大放异彩的,唯有孙宏斌。
 
2017年,商界的腥风血雨再一次被其搅动。176天,1000亿,从乐视改姓“孙”到“蛇吞象”拿下万达文旅城业务,孙宏斌“壕”气万丈。
 
25岁,他成为中国最大计算机公司的接班人;30岁,他入狱,在狱中过完了生日;40岁,他叫嚣王石,把公司干破产,重新来过又忙不迭四处买买买,十足的“并购终结者”;50岁,他不知死活,输血乐视买万达,成功霸占财经头条……
 
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秒会折腾出什么大新闻来。有人说,孙宏斌这人,是痞气十足的悍匪,也是快意恩仇的侠客,他这一生,只为做大事而来。
 
毕竟,并不是所有男人,都叫孙宏斌。
 
开挂的人生
 
1963年,孙宏斌在山西运城临猗县的穷困山村中出生,家中四兄弟,他排行老大,从小就非常独立。
 
十三四岁起,孙宏斌离家求学,从此人生就一路开挂。他自己做主填了高考志愿,去武汉读了水利后又去清华读了研,1985年毕业后,他并不安于现有的工作,他想飞得更高。
 
1988年,25岁的孙宏斌加入联想。
 
彼时的联想正走到十字路口,创业元老把持重要岗位,柳传志大量招聘年轻人,大胆提拔了一批年轻管理层,孙宏斌就是其中相当耀眼的一个,不过后来因“挪用公款”的罪名坐了两年牢。
 
1994年,孙宏斌出狱。出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向老上司道歉、和解。柳传志颇为感动,出手50万元,还送了他一程——出狱半年后,在柳传志和中科集团董事长周小宁的支持下,顺驰和联想集团、中科集团成立天津中科联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背着污点的孙宏斌得到中国商业教父的信用背书。
 
很快,孙宏斌就把顺驰做成地产中介老大。1998年国家停分福利房,他又瞅准机会变身开发商,在地产界强势崛起,成为天津房地产的老大。
 
虽然生意很顺,但孙宏斌已经迫不及待地把目光瞄准了一个更大的天地:全中国,不仅要“借势”崛起,更要“造势”腾飞。怎么造?他的理解就是“谁火就灭谁”,公然叫嚣要打败“地产一哥”万科。
 
这大概是王石遇到最离奇的事,他驳斥“绝不可能”,争执迅速白热化。毕竟,2002年,万科销售收入44亿,顺驰才14亿。大家都觉得孙宏斌在说疯话,没想到他是来真的。
 
2003年12月8日,顺驰以9亿元的“天价”拿下起价4.3亿元的北京大兴黄村地块,人们都认为孙宏斌疯了,但真正的疯狂才刚刚开始。
 
2004年1月,苏州工业园地块拍卖。这本是万科的最爱,规划都做了一年多,最终也被顺驰以27.2亿横刀夺爱。远在南极探险的王石知道消息后给孙宏斌打电话,商量能不能合作开发。
 
公开资料显示,一年间,顺驰耗资百亿,狂扫千万平米土地,一系列的大手笔震慑群雄,成为地产界的“大黑马”,让其超越万科的野心似乎就要成为现实。
 
如此疯狂,钱从何来?快,是孙宏斌的制胜绝招。
 
一旦地到手,他只有一个要求——快速销售、闪电回款、火速开工。通过不断优化、调整付款和回款节奏,平衡现金流,俗称“五个盖子盖十个碗”。比如花了上百亿买地,但购地款的支付时间都不一样,开发时间不一样,卖楼回款时间也不一样,这些不一样调剂配合得好,就可以“寅”吃“卯”粮。
 
靠着“逼死人不偿命”的节奏,外加财务部一周一次调配预算,顺驰竟然扛了过来。这道理同行都懂,但没人会像孙宏斌那样,敢把自己往死里逼,也就没有人比他更快更大胆。
 
为加快流转速度,孙宏斌还把权力下放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一块地拿不拿、多少钱拿,授信范围内分公司自己定。因为在他的逻辑中,什么事都上报,怎么快得起来?
 
狂飙之下,仅用3年,顺驰的年销售额就从十多亿干到突破百亿,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奇迹,却也埋下了崩溃的祸根。
 
不怪任何人,靠自己
 
2005年,孙宏斌喊出“率先突破千亿”的口号时,风险的苗头已若隐若现。此时,万科高喊着要防宏观调控,要过冬,有人则预言顺驰会因为资金周转轰然崩塌。
 
果然,一路高速前进的顺驰没能坚持太久,资金链断裂,约定注资的摩根士丹利临时变卦,让孙宏斌的顺驰面临绝境。
 
即使是这样,孙宏斌也没有显出狼狈之姿。在没有靠山的时候,他选择了不怪任何人,靠自己。
 
2006年,绝境中的他将顺驰卖给香港的路劲基建。那时,顺驰仅年底的回款就能高达30亿,但其55%的股权却只卖出了12.8亿的“白菜价”。
 
了结顺驰之后,孙宏斌靠着卖剩下的融创中国东山再起,而且同样看准了,就一路狂飙。他还曾给融创定下目标:5年赶上顺驰。显然,孙宏斌要靠着融创重出江湖。
 
只是这一次,他飙得更猛,还加了个新的飙法。
 
过去,孙宏斌是疯狂买地;现在他改成了既买地,又买公司。曾经把自己“便宜卖”的他,带着对“卖身者”的深刻体察,开始了四处去“捡便宜货”的新征程。
 
2012年,地产调控风云乍起,杭州的绿城中国几近破产。孙宏斌充当“白衣骑士”,和绿城老板宋卫平抱在了一起。他豪掷33.7亿,共同创立项目公司“融绿”,把绿城卖不出去的豪宅项目运作得大获成功。
 
危难之际的雪中送炭,让宋卫平感激涕零,2014年他宣布将绿城完全托付给孙宏斌。孙宏斌笑纳了,眨眼就把50亿的股权转让款都付了,但没多久,宋卫平却“悔棋”了。而孙宏斌只给宋卫平发了条短信,上面写着:老宋,你永远是我大哥。
 
这个合作,无论利益还是朋友结局都不算完美,但它并没影响孙宏斌并购扩张的信心,他又看上了有深圳“旧城改造之王”之称的佳兆业。
 
因卷入腐败大案,佳兆业引发债务危机。孙宏斌看上它持有的大量土地,迅速拿下49.25%的股权,拯救了这个濒临崩溃的企业。不过因为绿城的前车之鉴,他还是保持了一份小心:只给了24亿元的预付款。果然,当佳兆业老总郭英成从腐败案中脱身后不久就反悔了,煮熟的鸭子又飞了。
 
绿城和佳兆业的“不地道”,让孙宏斌赢得了“厚道”的口碑,一些项目公司开始主动上门“求收购”:它们大都像当初危难中的顺驰,有资源,但缺现金,可以让融创用很少的投入就撬动成倍的收益。
 
更重要的是,这两场“败仗”也提高了孙宏斌并购的眼界和能力,清晰了如何成功的要素:一要互相信任,二要能看懂公司,三要有整合能力。
 
于是,他一有机会就搞并购。没有并购的机会,就自己买地,处处当“地王”。
 
2013年夏天,融创狂砸170多亿元,接连拿下“大兴地王”“北京地王”“天津地王”。地产豪强们即便见识过孙宏斌的疯,也被再次刷新了三观。很多人觉得孙宏斌死不悔改走上了顺驰的老路,甚至,融创每拿个“地王”,股票就马上暴跌5%以上。
 
面对质疑,起初孙宏斌还解释一下,这些地“真的挺好”,最后他干脆连解释都懒得做了,直接用业绩来说话。
 
地价这么贵,拿了还要被质疑,这也刺激了孙宏斌进一步用买公司的手法扩张。于是,“地王”之后,“并购王”孙宏斌又来了。
 
2016年,融创简直像架吞并机器一样高速运转:莱蒙国际、中渝置地、融科智地、金科地产等被其接连拿下,甚至恒大的青岛嘉凯城都收入囊中。特别是以137亿元的大手笔吞下联想旗下的融科智地,不仅让融创新增了1802万平方米土地,更让人感觉,孙宏斌以他独有的方式,了结了20多年来与联想的恩怨。
 
“孙宏斌轮”投资搅动商界风云
 
狂奔间,2016年,融创销售额创出1553.1亿元的历史新高,全年豪取3900万平方米土地储备,位列内地房企拿地金额榜首。
 
有这个成绩和招牌托底,孙宏斌甚至公然豪气冲天地表示:“如果你的公司现金流有问题,但还有价值,可以找我。”
或许是这句话太霸气了,孙宏斌很快引来一串串找他的人。融创中国的收购也因此掀起一轮又一轮的高潮。甚至不是搞地产的也来了,比如他的老乡贾跃亭。
 
像极了对绿城的雪中送炭,54岁的孙宏斌在乐视危难之时再一次展现了他的仗义侠客气质。
 
2017年,孙宏斌向从来没有接触过的贾跃亭和乐视送去了150.41亿的救命钱。有人说乐视和融创是一见钟情的合作,也有人说,这是山西老乡之间的一次救援。
 
不过,有业内人士分析,老贾能成功引诱到孙宏斌“跨界”入局,依然是地产。
 
资料显示,乐视在北京亦庄和浙江莫干山合计拥有15000亩土地,在重庆、上海等地还拥有协商建设用地25000亩。拿下如此隐形的“地主”,即便乐视遭遇墙倒众人推,入主后的融创依然能做到风险可控、稳赚不赔。因此,接盘乐视网,不过是他为了得到土地付出的代价。
 
当人们还在猜测孙宏斌和乐视要如何掰扯下去时,他就来了一票中国房地产市场上史无前例的大交易。
 
7月10日,孙宏斌以631.7亿元接管了万达旗下13个文化旅游项目(91%的股权)和76家酒店的核心资产。尽管最终富力介入分走酒店业务,融创多花近150亿元拿下文旅业务,但此次合作,仍是以合理的成本为融创中国补充了大量的土地储备和持有物业资产。
 
“我要那么多酒店干嘛”?因此,孙宏斌在签约仪式上表示,收购文旅项目的价格高于此前框架协议时约定价格,是融创对富力接盘酒店资产的补偿。
 
不过,融创2016年的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底,公司总负债高达2577.72亿,净负债率为121.5%;而一年前,其总负债额才960.89亿元,净负债率才75.9%。
 
对于外界质疑的融创负债问题,孙宏斌在其社交媒体上称“朋友们不用过度担心融创,我们有战略更有执行,我和团队一直在一线,听得见炮声,敢拼刺刀”。
 
孙宏斌表示,融创上半年的销售额为1100多亿元。截至2017年6月30日,融创账面有900多亿元现金,7月份回款会超过200亿元,下半年其他月份回款都会超过300亿元,全年将有超过3000亿元的销售额,会有充足的现金流。
无疑,文旅项目是融创所需要的,这些项目仍有很多商业开发的空间,土地储备非常充足,多花的140多亿元平均下来对土地单价影响也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交易的公告里还写道:“双方同意在电影等多个领域全面战略合作。”有人分析说,跟万达合作,实际上对负面缠身的乐视有利,毕竟万达电影是中国最大的院线,但愿如此。
 
而跟万达的合作达成后,坊间流传着一个投资轮次的新分法:天使轮、A轮、B轮、C轮、BAT轮、Pre-IPO、IPO、孙宏斌轮,等到游戏结束,孙宏斌把工厂推倒,改成房地产买卖,完美的解决方案。
 
段子终究是段子,2017年才过一半,孙宏斌就挥舞了又是将近千亿的资本大肆扩张,而且主要都是继续投资于房地产,他得是多么看好房地产,还是说,他只是想要见到别人“看不惯却又干不掉自己的样子”?
 
 
“老司机”孙宏斌遇到的五个男人:
 
柳传志
2016年9月,孙宏斌出手137亿元收购联想控股旗下的融科智地。这场交易,是26年来的信任交接,也是互利共赢。自此,孙宏斌与柳传志26年恩恩怨怨,一买泯恩仇。
 
王石
圈里人拿孙宏斌和王石对比,试图分个高下。孙宏斌坦承,“对王石说过很多不合适的话,他(王石)也说过很多不合适的话。性情点很好,想说什么说什么,一笑泯恩仇”。
 
宋卫平
孙宏斌和宋卫平因为有过被宏观调控逼到弹尽粮绝的经历,也都有同样的高处不胜寒,二人有些惺惺相惜。2014年“融绿之战”爆发后,孙宏斌称“宋卫平是永远的大哥”。
 
贾跃亭
2017年,面临资金链问题的乐视获得了一笔168亿元的“救命钱”,其中的150.41亿来自贾跃亭的山西老乡孙宏斌。“救视主”孙宏斌毫不掩饰地说,乐视别的都没问题,就是缺钱。
 
王健林
“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这是首富王健林今年1月在清华大学放出的金句。6个月后,万达旗下13个文旅项目和76家酒店,被孙宏斌联合富力以631.7亿元的价格买走——孙宏斌清华毕业,以激进胆大著称。


编辑:丹妮
  责编:储 丽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