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学院】创新工场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 人类与人工智能该如何共存?

2017-08-16 09:30:01   作者:文/李开复   来源:《徽商》2017.8

人工智能将帮助人类完成多数重复性工作,其所带来的巨大悬殊则由充满了人性光辉的机会来弥补。


在我早期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人工智能的进展老是显得缓慢无期,人们对技术的突破性进展感到遥遥无望。近年这一切却迅速改观,人工智能领域接连出现重大突破,其中最令世界瞩目的当属“AlphaGo”(阿尔法围棋)的胜利。人们感觉《2001:太空漫游》里那个顽固而又致命的电脑“哈尔”(HAL)就要出现,一种惶恐的情绪开始蔓延开来。
 
这个时候,一些自称未来学家的人开始对人工智能做出各种预言,他们谈论着“超级智能”、“奇点”、“人机结合”,甚至毫无根据地声称“我们其实就生活在电子游戏当中”。这些警告令人惴惴不安,这些言论大多出自世界级的科技大拿之口,又透过科幻小说中那些大家所熟悉的桥段和场景而深植人心。
 
其实人工智能发展史本身的精彩程度毫不逊色于任何一部小说,也确实有其黑暗面。不过,基于我在人工智能领域37年的经验,我可以很有信心地说,这类耸人听闻的预言并没有切实的工程基础。科“幻”小说主要是幻想,而不是“科”学。
 
“工作狂”的反思
 
如今,尽管人工智能技术对人类社会带来的变革与工业革命相较可能规模更大,来势甚至更为迅猛,随之而发展起来的机器人将注定取代很多人类的工作。但请相信我,人工智能不会取代人类。
 
这个信念来自我一段深刻的个人体验。
 
成人以后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是标准的“工作狂”。2013年9月,我被确诊为淋巴癌四期。我在世间的生命可能只剩下短短几个月。面对如此突发令人恐惧的消息,我当时最强烈的感受是一种无以言喻的懊悔。我懊悔自己一直忽略自己最爱的人,没能更多地陪伴在他们身边,分享我的爱。
 
值得庆幸的是,我的病情逐渐得以缓解和稳定。我终于有更多的时间可以陪伴家人。我把家搬到了离母亲更近的住处;我会和妻子利用各种机会一起旅行;以前孩子们放假,我抽两三天的时间在家还会觉得勉为其难。现在我会花两三周的时间与她们共处而甘之如饴;我会在周末与老友们一同出游;会怀着感恩的心,邀请公司所有同事到美国硅谷——他们心中的“圣地”一起旅行和休假;我会与求教我的年轻朋友见面;我也主动联系了多年前曾经冒犯过的人,请求他们原谅,重建友谊。
 
这段直面死亡的经历不仅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也启发我对人工智能——这个我倾注了多年心血的领域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今天人工智能取得的成就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2010年“深度学习”技术的发明。“深度学习”能够利用大数据优化决策引擎,达到超越人工的精确度。只要拥有了某一特定领域的海量数据,“深度学习”就能被训练优化单一功能性目标,比如“赢得对弈”、“违约率最小化”、“语音识别准确度最大化”等。
 
随之而来的,企业开始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完成很多工作程序的自动化,包括客服聊天机器人、贷款审批信贷员、身份验证安保员。举实例而言:创新工场投资的智融集团就推出了以人工智能技术为核心的小额借贷应用。刚开始时,这家公司由于较高的不良贷款率经历过一些财务损失,但随着数据的积累,人工智能技术开始发挥作用,系统基于所获取的各类数据进行学习,使得不良贷款率大幅度下降。
 
现在,他们的系统在数秒内就能做出贷款决策,而且准确度比需要几个小时、大量文件才能作出决定的人类信贷员要高得多。同时,由于人工智能极具可扩展性,这家创业公司今年估计将处理超过3000万笔贷款,远远超过我所知的任何一家银行的贷款数量。而这家公司的成长发生在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里。
 
爱是人类的特质
 
这当然不仅仅是对信贷员的警示,事实上,我们所熟悉的很多其他职业的核心职能都将逐步被人工智能软件所取代,这其中包括出纳员、电话销售、律师助理、记者、股市交易员、研究分析师、放射科医生等等。假以时日,人工智能技术还会学会控制如无人驾驶汽车和机器人这类半自动或全自动的硬件设施,逐步取代工厂工人、建筑工人、司机、快递员及许多其他职业。
 
目前这些单一领域已经取得了惊人的成就,深度学习与多种机器学习技术得以有效结合之后,人工智能已经被证明能够在诸多领域与人类相匹敌,甚至超越人类。在围棋及扑克领域,人工智能已经在全球的关注下击败了这类项目的世界冠军,人脸识别以及语音识别技术的能力也已经优于常人。如果没有人工智能,许多时下重要的手机及互联网应用可能都难以想象,比如搜索排名、电商产品推荐以及Siri和Alexa这类语音助理系统等。
 
人工智能技术的未来发展同时也会不可避免地带来很多困扰。正如牛津大学的一项研究报告中提出的,由于人工智能将会取代目前一半的人力工作,许多人会因为失业和人生目标的缺失而倍感沮丧。或许,最棘手的问题会是:我们应该如何创造足够的岗位来安置丧失工作的人们?
 
曾经的我像机器一样为工作而活,向死而生的这段深刻经历让我意识到自己过去的愚蠢和错误,也让我有了全新的认识和答案。人工智能在特定的狭义领域只会持续赶超人类,让人类望尘莫及。我们与人工智能如何共存,取决于我们如何将机器无法取代的人类特质真正发挥出来。而人类能够提供给彼此的最佳特质,是我们具有爱的能力。
 
爱也恰恰是机器的缺失。未来,人工智能诊断工具或许能够比人类医生更快、更准确地确立病因并给予诊断,但是病人不会只想听到:“您患有四期淋巴癌,五年内死亡的概率是70%”这样毫无人性、冰冷的宣告;病人需要一位能陪其左右,满足他各种需求;随时与他探讨病情,并在需要时来家中探访的“关爱医生”。同样的理念当然也适用于律师、教师、会计师以及婚礼策划人员。
 
人工智能工具或许会在很多情况下发挥关键作用,但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和沟通在我们面临人生很多重大事件、需要有人倾听与关怀时仍然至关重要。我们应当鼓励更多人投身服务行业,选择他们可以倾注心灵和灵魂,传播爱和体验式的工作——不论是作为一名热情的导游、细心的礼宾、风趣的调酒师、有感染力的美发师,还是一名饶富创意的寿司师傅。
 
我们也要努力创造传播快乐与关爱的全新服务岗位:比如可以上门服务的营养厨师;或者能够按照季节更替来上门服务的居家换季师;或者是在你不便的时候带你年迈的父母去医院的银发关爱专家。社会志工服务人员的需求应该会大量增加,如专门帮助失业人员缓解抑郁或者焦虑情绪的热线。
 
这就是我提出人类与人工智能共存的一幅蓝图,人工智能将帮助人类完成多数重复性工作,其所带来的巨大悬殊则由充满了人性光辉的机会来弥补。
 
(选自美国知名科技媒体《连线》杂志,有删减。)


编辑:丹妮
  责编:储 丽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