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名媛】胡冰:传承不应只是财富

2017-07-15 21:34:31   作者:   来源:

胡冰对翡翠的鉴赏收藏有着自己独到的看法和辨别标准。她以自己女儿的名字创办了“云朵·翡翠”,除了是将自己的喜好做成事业,更是给女儿传承下一份期望。


女儿的出生改变了胡冰所有的人生轨迹,一个工作狂,果断关掉了还有上百万库存的软装设计家居生活馆,叫停了做了多年的广告公司,如此“断舍离”,只因“要更好地照顾孩子云朵”。

 

“常人很难想像我和我先生对女儿有多么疼爱”,云朵·翡翠总经理胡冰结婚多年以来因身体原因没能有孩子,在将近半年的中药调理之后最终怀孕了。“当已是高龄产妇的她诞下女儿那一刻起,“人生终于圆满完美了”。

 

果断地停下了所有的事业,从此胡冰的人生就是陪伴女儿一起成长学习生活,只留下了唯一还属于自己喜好的翡翠收藏。“这是我从2003年开始就一直钟爱的事情”,胡冰对翡翠的鉴赏收藏有着自己独到的看法和辨别标准。她以自己女儿的名字创办了“云朵·翡翠”,除了是将自己的喜好做成事业,更是给女儿传承下一份期望。
 

“每块原石都是一份希望”


 

“我的人生在遇见我先生后似乎都是顺风顺水的”,胡冰的生活一直简单平静,连遇到那个“生命中的他”都与自己有着共同爱好。

 

“很幸运,我的先生也喜欢收藏字画、和田玉及翡翠”,胡冰表示,与先生的共同喜好让他们的生活除了柴米油盐,还有着高山流水。

 

翡翠本身就是稀缺资源,中国本身又没有翡翠矿藏,市场上的翡翠玉石95%以上是来自邻邦缅甸。因此,搜罗原石,成为了胡冰和先生主要的业余生活之一。

 

采购原石是件非常辛苦也具有风险的事情。“我们去找原石的地方,大多山路崎岖、地势险要,甚至不小心还会越过边境。”胡冰说,有时寻找石头还要忍饥挨饿,每天只有吃一餐的时间。历尽艰辛,踏遍山山水水,沟沟梁梁……

 

“神仙难断寸玉”,胡冰笑称,人们都说“赌石”是有道理的,这么多年,她“捡”过宝、也被骗过,但这些都没有磨灭她对翡翠的收藏与热爱。

 

2009年,胡冰和先生在缅甸遇到了一个自称是安徽铜陵人的卖家,一来二去聊熟了,胡冰就觉得在哪买都是买,“我先生比较谨慎,但我比较容易相信人,觉得既然是同乡,那就买吧”。花了150万元,总共20块原石,有10块是对方帮忙挑选的,回来开了才发现一点价值也没有。胡冰是有点沮丧的,“不仅仅是因为损失了钱财,更多是对自己冲动的懊恼”。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资历的渐长,胡冰也越来越沉稳。
 

2013年,在中缅边境的云南腾冲,找原石的胡冰像往常一样,遇到贫困孩子就给上几十块钱和一些零食。这次,有个孩子说他父亲有块石头要卖,胡冰就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跟他去了街边,质朴的男子要价2万元,胡冰多给了2000元,抱走了石头。因为不大,回家就随便放了起来,等到想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居然被奶奶拿去压了腌菜。

 

“有点抓狂”,胡冰如是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她将石头送到九华山,用山泉水浸泡了3个月,这块石头最后经加工,成品卖了18万元。胡冰坦言,随着翡翠价格的上涨,这块石头的作品放到现在卖的话市场价应该在三四十万元“不成问题”。

 

近年来,翡翠的价格逐年上涨,“高端翡翠珠宝今年涨了60%”,原石的价格也随之上涨。现在,胡冰从缅甸拉回来的原石已经堆满了家里,但她并不轻易去开,因为每一块原石都是一份期望。

 

“石头不开,放在那,觉得自己是个亿万富翁,开了往往就是心跳”。因此,尽管在扬州有着相熟的老师傅,胡冰也很少去开石头,而是去广州、深圳、香港等地挑选成品。她说,就成品来看,扬州翡翠雕工细致、价格高昂,而深港地区的则是镶嵌工艺精湛,更符合首饰的定位。

 

除了行业通行标准,胡冰对翡翠珠宝的甄别也有着自己独到之处。“都说看翡翠要看种、色、水、设计和雕工,也就是说种水要润、色要辣、设计要完美,雕工要精细”。但她个人还有个独特的标准,就是厚度,“这样的翡翠价格也相对较高”。
 

 

“女儿是上天的礼物”

 

胡冰对翡翠玉石的心理很微妙,她希望爱玉收藏者都能见识其美好,但当有人买去她的藏品时,她都会“难过好几天”,觉得自己像丢了什么。

 

“每一块翡翠都是独一无二的”,胡冰说,原石本就各不相同,师傅根据开出来的情况、特征进行设计,再下手雕刻,“每一件都经过了匠心雕琢,所以高端翡翠珠宝都是孤品”。

 

但在胡冰心中,最有价值的孤品绝不是那一屋子翡翠原石,而是女儿云朵。

 

“我和先生结婚好多年都没有孩子,也是害怕生个男孩”,当已是高龄产妇的胡冰生下女儿时,带着她和先生极大期望来到他们身边的云朵成了胡冰生活的全部。

 

月嫂无事可做,因为夫妻二人难掩激动,整整一个月几乎连觉都不睡,就捧着看着宝贝女儿;满月酒摆了三天,恨不得告诉所有的亲友他们有了女儿……“她是上天给我们的礼物”,回忆起三年半前,胡冰仍显得很激动,“那种感动深深印记在我的心里,可能一辈子都忘不掉”。
 

为了让女儿有更先进更优质的教育资源,胡冰带着1岁的云朵到上海定居,不过随着年纪的增长,上了幼儿园的云朵看到别的小朋友被爸爸接送,才意识到自己的爸爸不在身边,有着些许的失落。胡冰又果断带着云朵回到合肥,让她的父爱不缺席。

 

“她一开始去上幼儿园的时候,我还怕她不习惯,谁知道不习惯的是我自己”。从云朵出生,胡冰就没有让她离开过视线,云朵去上幼儿园之后,她时时刻刻都保持着牵挂的状态,但老师却告诉她,云朵在幼儿园“玩得很开心”,“这让我觉得自己真的变了”。

 

曾经,胡冰掌管着一家400多平米的家居软装馆,经营着一家广告公司,还开了两家面馆,是个工作狂。“我是个风风火火的人,不喜欢被约束”,但有了云朵,她不惜压了上百万元的库存,将一切事业全部停下,因为“要照顾孩子”。

 

不爱下厨的胡冰学起了营养餐,云朵的一日四餐全是她亲自下厨;云朵1岁起就开始被她带着旅行,尽管可能看不懂记不住,但也是对认知的培养……胡冰甚至直言,如果是男孩一定不会有这种待遇。

 

“我不能留下遗憾”,胡冰坦言,对云朵的亲力亲为和自己幼年的经历不无关系。因为父母的关系,胡冰是在姨妈家长大的,直到初中才回到自己家和父母一起生活。“那时候我是有点恨父母的,为什么我有父母却是一种没有父母的感觉”,所以,胡冰坚持不把这种遗憾带到自己下一代身上,凡事亲力亲为,甚至不惜与自己的事业“断舍离”。

 

唯一被留下的翡翠珠宝生意,还是因为“可以传承给云朵”而“幸免于难”。

 

几年来,胡冰的翡翠供货到了深圳、上海和合肥各大中高端商场,但女儿出生后,她就动了“为女儿开店”的心思。

 

她买下一间260平米的商铺,以女儿的名字,开起了“云朵·翡翠”珠宝店。让胡冰没有想到的是,在几乎没有任何广告宣传的情况下,仅靠着朋友的口口相传,2016年云朵·翡翠的营收就近千万元,其中有六七成是回头客。
 

 

“随着合肥的逐渐发展,客户的辨识力也在提升,很多甚至是行家,他们除了喜爱,也有两成左右的人是带着投资目的选购的,毕竟翡翠是稀缺资源,是具有传承价值的”。

 

创立云朵·翡翠,胡冰要传承的是东方美学,营造禅意的生活,将具有极致品位和艺术价值的极品翡翠玉石呈现给爱玉人。“见玉如见人”,但无疑,胡冰最想传承给女儿的是这份对翡翠的喜好和鉴赏能力,一直以来,她也刻意地培养云朵对翡翠的感知。

 

“我有时候会拿着手电筒照给她看,也会带着她去扬州工厂参观,让她自己来辨别外形”。在胡冰的培养下,云朵已经自己挑选出六七件翡翠饰品,这几件也被胡冰果断挂上了“非卖品”,并标注了“云朵在某年某月某日挑选”的标签。

 

“我希望她能有主见,不仅是翡翠,买衣服等任何东西都让她自己选”,甚至连家长热衷给孩子报的各种“兴趣班”,胡冰也坚持要是云朵自己真正的“兴趣”。

 

围棋,这个带着古风又充满智慧的博弈,是云朵回到合肥后一直沉迷其中的兴趣爱好。胡冰说,在上海她学的是国际象棋,至于为什么,他们也不知道,“就是云朵自己选的”。回到合肥,没有国际象棋的儿童班,云朵才又自己选了围棋。

 

“老师说,这么大的孩子,注意力一般只能集中20分钟,但云朵可以40分钟都在认真学习下棋”,说起女儿,胡冰眉眼中满溢着温柔和骄傲,“希望她能保有这种专注和执着,认真对待每一件事”。

编辑:许桢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