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名媛】熊雨晴:人生就像一杯茶

2019-10-29 15:49:12   作者:文/本刊记者 詹程锐 图片/采访对象提供   来源:《徽商》杂志2019年10月刊

“未来我要建立一个安徽茶的文化博物馆,让更多人了解徽茶文化”。

熊雨晴 
益水天茶馆创办人

 
好茶在手,一人得幽,二人生趣,三人成品。

茶,不仅是中国传统文化象征之一,还被人们尊称为“国饮”,从最早出现的茶诗到现在,已历时千年。在漫长的中华文明史中,几乎每一页都可以嗅到茶的袅袅清香。

近年来,徽茶在全国范围内广泛传播,这得益于徽茶文化爱好者的努力,益水天茶馆的创办人熊雨晴便是其中之一。从军校毕业生到外企高管,从创办多个茶馆到对外宣传徽茶文化,熊雨晴带着乐于挑战的冲劲以及一股子创新的精神,以传承茶文化为己任,不仅建立严格的选茶、制茶标准,坚持所有产品纯手工制作的定位,还通过开展品茶、鉴茶、茶艺表演等主题茶会形式传播茶文化、传递茶知识。

“人生就像一杯茶,苦过才知甘甜”。对于21岁便踏入“茶门”的熊雨晴来说,她的创业人生在品茶中思索,在品茶中感悟,在品茶中成长。

艰苦却收获满满

 



 
在装修清新雅致的益水天茶馆内,熊雨晴坐在古色古香的桌边,用银勺舀上茶叶放进盖碗,并将壶中烧开的水淋透盖碗,一股携带着茶香的蒸气袅袅上升,让围观者的心在茶烟中渐渐沉淀。而后她把沸水再倒进瓷碗中,整个白瓷杯里的汤色浓厚明亮透底,清新典雅的茶香随即扑鼻而来。

“一入茶门深似海,从此无岸亦无边”。时光飞逝,从年少轻狂到内敛静默,熊雨晴与茶结缘已有十个年头。对她而言,与茶的相遇,虽是偶然,但又好像是冥冥之中。
 
时间追溯至2008年,军校毕业的熊雨晴被安排到某单位做后勤工作,琐碎又毫无生气。即便在别人眼里这是个好差事,但乐于挑战生活的她,在上班一个月之后便辞了职,决心寻找新的生活方式。

桃李年华之际,熊雨晴只身一人来到上海。怀揣着闯一闯的心态,她在过五关斩六将后,最终进入了一家外企做人力资源管理。然而令熊雨晴意想不到的是,就是在这里,她与茶结下了不解之缘。

有一次,公司老板对采购的茶叶品质严重不满,便让办事效率极高的熊雨晴负责公司的茶叶采购事宜。然而“临危受命”的熊雨晴在为公司采购好茶叶的过程中,机缘巧合地认识了她的茶文化启蒙老师——一位福建资深茶人。在启蒙老师的指导下,她开始更加深入地学习茶文化。从茶的历史文化到对茶的市场理解,再到对茶的经营方向,熊雨晴接触得越深,就越爱这个迷人的“小树叶”。自此她一边上班,一边挤出所有空闲时间学习关于茶的全部知识。

“中国茶文化渗透在包括儒、释、道思想在内的中国文化的深厚传统中,让饮茶人不仅可以追求舌尖上的享受,还能以茶悟道、沉淀思绪”。在熊雨晴看来,茶的一生,坎坎坷坷,从历经风雨的侵袭到采摘时的分离,再从高温的烘烤到日光下的晾晒,茶叶才能在一杯沸腾的水中,释放自己的清香。而袅袅香味不仅给唐诗宋词添了韵味,也给春花秋月增了诗意。

茶的滋味,大抵或苦或甜,或浓或淡。在其色味交织之中,品茶之人能够品出一种淡定的人生,一种不可释怀的人生,一种笑看风轻云淡的人生。这是熊雨晴对人生如茶的感悟。

2009年,一场猝不及防的商业危机打破了熊雨晴平静的生活。彼时,她所在的公司在面临经营压力陡增时,掀起了“裁人”潮,资历尚浅的熊雨晴成为了裁员的对象。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必然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就在熊雨晴对未来发展惶恐之际,她接到了其茶文化启蒙老师的开导,并在老师的帮助下,对茶强烈热爱的熊雨晴开启了全新的创业人生。

“在安徽以外的市面上,大多都是云南茶和福建茶,很少有徽茶的身影,但安徽人走出去的很多,尤其老一辈的人都很怀念徽茶的味道”。有市场,有需求,就一定有销路。初生牛犊不怕虎,熊雨晴揣着全部积蓄4万块钱来到江苏昆山创办茶馆。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残酷的。在茶馆实际的筹备中,熊雨晴发现把一个茶馆真正经营起来至少要十几万元的资金,这远远超出了她的预算。但向来遇到困难不愿退缩的熊雨晴,还是咬了咬牙向亲戚朋友借了十万元,创办了徽府茶庄。

“当时压力特别大,因为我答应年底把钱还给他们”。初来乍到,既没朋友,又面临着房租的压力,熊雨晴每天只能靠方便面填饱肚子,省吃俭用想尽快还清债务。而就在她最艰难的时候,一位安徽商会的姐姐来到她的茶馆,并在交谈之际被熊雨晴对中国茶的执着和热爱所打动。令熊雨晴意想不到的是,那位姐姐还主动给予她资金、资源上的帮助,帮其渡过难关,“虽然那是艰苦的一年,但也是收获最多的一年”。

2011年因思念故乡,熊雨晴回到了生她养她的安徽铜陵,雄心勃勃的她抵押了全部房产创办了铜陵益水天茶馆。然而铜陵人在茶饮方面的人均消费水平并不高,为了赢得生存,适应当地市场情况,熊雨晴采用茶+餐饮的模式去发展益水天。由于整个设计是按茶馆去设计的,不是按餐饮标准设计,包厢相对来说太小,只能容纳四五个人,使得包厢消费与场地消费不成正比,再加上人员成本支出高等原因,铜陵的益水天收支难以平衡。短短一年时间,她就亏损了300万元。巨大的经营压力,让熊雨晴每天都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最终在家人的共同努力下,还清了债务。

虽然铜陵益水天茶馆以失败告终,但对深爱茶的熊雨晴而言,创办人文茶馆的决心却越来越强烈。

 

 
让更多人了解徽茶文化

“茶,是我的一生信仰”。

2017年,不甘就此失败的熊雨晴决定卷土重来。她将目光投向了正在飞速发展的安徽省会城市合肥,并用半年的时间调研当地市场,跑遍大大小小的茶馆,同时还不断地品茶、观茶、记录,把别人的经营模式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再加入自己的元素,重新创办了益水天茶馆。

对于这次创业,熊雨晴不同以往,她以更加包容的姿态去做茶馆,茶品经营包容了其他外地茶的存在,这不仅满足更多的客户需求,也在这个交流的过程中,带给客户更多关于徽茶文化的内容,同时还把安徽茶推荐给更多的客户。

“我来合肥创办益水天的第一年,是抱着学习和交流的心态,根据市场需求规划未来经营模式”。熊雨晴对市场开拓思路很清晰,对客户也有一套自己的商业哲学,她把“以诚待人,以心换心”作为原则,以其个人诚信的品质结交了很多朋友,积累了人脉,为后期益水天茶馆的市场发展奠定了基础。

“不是在喝茶,就是在寻茶的路上”,这是周边人对熊雨晴的印象。入行十载,嗜茶如痴的她每年都会花费大量时间走访全国各地的茶山,在学茶中寻好茶。而中国的茶文化博大精深,各个地区都有独特的茶品种和制茶工艺。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并爱上茶文化,感受制茶的不易,珍惜每一泡茶,感受每一片叶子的内在底蕴,熊雨晴会组织不同的人去寻茶、采茶。

一杯好茶对茶叶来说是一辈子凝萃,对茶人来说同样是艰辛与喜悦的交融。在每年的红茶采摘季节,熊雨晴都是兴奋的。而就红茶这种发酵茶而言,除了采茶时的艰辛,还有制茶工作的艰巨。

“红茶制作必须争分夺秒。因为它发酵的每一个阶段,都赋予茶不一样的味道”。清晨,熊雨晴会带着干粮、水饮跟随茶农上山采摘鲜叶,傍晚在鲜叶采摘下来后就立即进行微雕,微雕完之后,晚上需要晾摊,直到夜里才开始真正制茶。红茶易发酵,而发酵是决定茶叶色、香、味品质的关键。为了能让茶的品质达到最好,在茶叶发酵的夜里,熊雨晴通常不敢合眼休息,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观察这些茶叶,品尝其味道,并随时记录,直到找到最佳的发酵时间点。从采摘鲜叶到茶叶成品,她注重每一个细节,并要求所有的生产工序都采用传统的制茶手法,保留茶叶最清香的味道。

随着益水天茶馆的不断发展,忠实“粉丝”队伍不断扩大,今年熊雨晴又在合肥政务区开了益水天茶馆的第二家店。

“做生意,先做人,我就是益水天的品牌代言”。如今,益水天茶馆经营着中国六大茶类,其中发酵茶为主。而一直坚守只卖自己喜欢的茶叶的熊雨晴,却从未代理或加盟其他品牌。在她的认知里,茶是纯粹的,不应让其他的任何东西破坏了它的本真,“我家没有茶山,我的职责就是寻找好的茶叶,再赋予它文化内涵推广出去”。

一千个读者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有的人爱品茶,有的人爱收藏茶,还有的人爱茶的文化内涵。但熊雨晴却不一样,她想让茶深入年轻群体,让快餐文化熏陶下的新世纪一代接受它。她想让茶有灵魂,让茶有故事,让茶有文化,让年轻人在接受茶的同时,也受到茶文化的熏陶,“传播茶文化,让茶饮在市场上同奶茶、咖啡等产品一样普遍,是我的毕生梦想”。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迅猛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直接导致了人们对精神生活品质的追求,茶馆作为文化生活的一种形式也悄然回复,逐渐成为人们业余生活的重要选择之一。而安徽作为产茶大省,安徽茶却始终难以“走出去”,熊雨晴认为其关键在于对外交流力度不够。

为了加大宣传徽茶文化,熊雨晴在益水天茶馆里开设了一些关于古琴、茶艺、花艺的公益课,为公众提供一个提高审美情趣的平台,让志同道合的人,或者对这方面感兴趣的小白们加入其中,让更多的人去真正认识茶,学习中国的茶文化,“未来我要建立一个安徽茶的文化博物馆,让更多人了解徽茶文化”。

今年8月,凭借着益水天茶馆在对外传播徽茶文化的影响力不断扩大,熊雨晴受邀参加第14届中国东盟文化论坛做茶文化交流。谈及此次茶文化交流,她表现得异常兴奋。

熊雨晴认为,当下正是徽茶文化的一个发展利好时期,特别是现在国家政策对茶文化的重视,以及“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动,都大大带动了茶产业的发展,“我将在世界各国面前大力宣传我们安徽的祁门红茶和太平猴魁,为传播我们安徽的茶文化不遗余力”。

茶事,人生事。茶的滋味,或苦或甜,或浓或淡。在色味交织之中,熊雨晴品出了一种笑看风轻云淡的人生。以茶创业,以茶悟人生,在传播徽茶文化乃至中国茶文化的道路上,熊雨晴一直乐此不疲。

 
编辑:余宏博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