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名媛】石张红:淡如菊、浓如茶

2018-11-29 17:04:22   作者:文/本刊记者 邵梦 摄影/姜朝洋   来源:《徽商》杂志2018年11月刊【封面名媛】

披肩的长发、清而浅的笑容,步伐轻盈却略显匆匆,略带一点黄梅戏特色的安庆口音……安徽栖谷茶业有限公司创始人石张红的外表人淡如菊,但个性雷厉风行的她内心对茶的热爱、对创业的激情却一如茶般浓烈。


安徽栖谷茶业有限公司创始人石张红

 
因为从小耳闻目睹对茶的热爱,财务专业毕业的她决定选择茶作为一生的事业追求,并在此后长达7年的时间里辗转全国多家知名茶企、一边实践一边学习茶专业知识。
也正因如此,她敢于打破以往平稳的销售体系,向上游拓展,在太平猴魁、黄山毛峰、祁门红茶、六安瓜片、安吉白茶核心产区拥有专属茶山及茶园加工厂,实现产销一体化。

她亦敢于创新。无论从建立选茶、制茶环节的统一标准,坚持所有产品源于核心产区、纯传统手工制作的定位;还是以传播茶文化为己任,以带领安徽名茶“走出去”为目标,皆是如此。

然而,对茶的一腔热情并没有让她对行业仅停留在喜欢阶段,而是对整个茶叶市场的发展保持高度冷静:品牌推广严重缺失、缺乏统一制作标准等“通病”掣肘茶企做大做强。

如何在生产端做高品质、多元化的产品,迎合新的消费需求;在销售端体现个性化、定制化服务,为市场需求定制专属化产品;在文化端通过开展品茶、鉴茶、茶艺表演等主题茶会形式传播茶文化、传递茶知识……栖谷未来的路任重道远。

“创业路上铺满荆棘但自有甘甜,正如茶一样,先有苦再有甜。”石张红如是总结。

坚持核心产区手工茶

对采茶人而言,“明前茶、贵如金”。

石张红亦不例外:短短一周的明前采茶期稍纵即逝,要想在清明节前准时上市其主打新茶——黄山毛峰和安吉白茶,势必要争分夺秒了。

每一年的采茶季,从合肥到黄山,栖谷团队一路欢声笑语,对新一年的茶季期待不已。然而,一年一次的黄山收茶之行并不好走。

3月底的山里乍暖还寒,一段崎岖山路之后又是一段水深没过膝盖的水路,上山之路格外艰难。五六个人只好共乘一辆三轮车,艰难地向山顶前行……两个小时之后,到达目的地的石张红终于开启了今年太平猴魁头一批的采摘工作。

回村时天色已晚,夜行山路本就变得愈发困难,可眼下唯一一辆交通工具三轮车在水路中又突然坏了、手机也没有信号……石张红从没有觉得,山里的夜如此漆黑安静,一点点声响都变得格外清晰。

但她并不感到丝毫害怕,因为这时,团队里已经有人自发下来趟着水推车,还有人打着电筒在前面开路,她的心头流过一丝暖流:这么多年,栖谷的团队凝聚力一直令她引以为豪。

“创业路上铺满荆棘但自有甘甜,正如茶一样,先有苦再有甜。”也正是如此,她才能坚持下来明前一周驱车1000多公里的艰辛,日夜兼程地指导采茶、选茶、制作,同时从每一片鲜叶的采摘到专业的茶师用传统的手工制作,再到开汤品鉴的选干茶环节、始终坚持核心产区手工高山茶,每一步都要精挑细选、追求极致。

“上午采摘的鲜叶和下午采摘的鲜叶,晴天采摘的鲜叶和阴天采摘的鲜叶都不一样,因此每采摘一次制作好一款茶,都要开汤品鉴,这是我们栖谷独有的严把质量关标准之一。”她介绍,包括她在内,有三位以上茶专业专家基于山头、外形、干茶色泽、茶香味、茶汤色,回甘等多个指标进行打分,并分别根据分数的高低给予评优等级。
随后,每款茶鲜叶经由采摘、晾摊,杀青、手工揉捏、拍打、烘焙、挑拣,成品装箱等多道手工环节制作而成,每天每个人从采摘到手工制作仅能制作出一斤干茶。

在黄山毛峰核心产区拥有三座茶山、三家加工厂的栖谷茶业在短短一周之内可制作出黄山毛峰超过1000斤。但是,根据往年的客户需求,这样的供应量还是远远不够,收购核心产区其他优质茶园的鲜叶并寻找合作加工厂生产已成为近年来栖谷茶业不得不采纳的方式。

内在把握茶叶品质、外延式收购增产,栖谷茶业产值及产量每年都以30%的速度递增。

在安徽省干毛茶产量已从最高峰的第三位跌至第八位、产值跌至第九位的2017年,石张红更是带领着栖谷茶业逆势上扬,包括太平猴魁、祁门红茶、黄山毛峰、六安瓜片、安吉白茶五大品种在内,共创造了年产值700万元、产量1万斤的历史最佳绩。

 

 
从“做自己喜欢的事”到“向未来挑战”

从财务专业转行,石张红之所以能够在安徽茶产业“大而不强”的尴尬处境中脱颖而出,与她试图打通产业链的经营思维不无关系。

从几大名茶的核心产区收购专属茶山、建立专属茶园加工厂到在北京、合肥等地设立直营门店,早在2014年创办之日起,栖谷茶业就已实现产销一体化。

对石张红而言,如果说学茶是“做自己喜欢的事”,那么向上游延伸产茶、制茶则是“向未来挑战”。

时间追溯至2004年,在亲戚家的老字号茶叶店里做财务工作的她,对茶的历史文化和专业知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尽管外表淡如菊,但内心对茶文化的喜爱却如茶般浓烈。

正因如此,她毅然转行,开启了长达七年的茶叶专业知识和销售技巧及市场分析的刻苦学习之路,并于2011年创立了人生中第一家公司——合肥德瑞百货有限公司,主营核心产区的手工高山茶和相关茶产品。

石张红的性格并不外向,也不是天生的“销售精英”,但她的销售之路却颇为平坦。
在其看来,因为茶叶本身就是代表安徽的一张名片,自创立以来,德瑞百货的销售业绩始终保持平稳,年销售额达400万元。

用石张红自己的话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做自己喜欢的工作令每天的生活很快乐很充实。

但是,在省内外多家知名茶企学习的7年间,她对茶的市场理解、对茶的经营方向的独到领悟令她不得不开始“居安思危”。

在业界素有“中国七万茶企不敌一个立顿”的说法,她将源头归结于中国茶文化传播的匮乏和产品统一标准化执行的缺失。

“茶文化是茶与文化的有机融合。茶有两种,一种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茶,一种是‘琴棋书画诗酒茶’的茶。”她希望,人饮茶,应超出茶是件商品本身的意义,既能品味到眼前的现实生活,更能感受到茶香中精髓和人生的诗意和远方。“传播茶文化是每一个做茶人毕生的梦想。”

回归到安徽茶,虽名品繁多,中国十大名茶占去其四,但始终难以“走出去”,其关键同样在于安徽茶文化传播和专业知识的宣传不足。

“茶属于哪个品类、产地是否是核心产区、制作工艺需要几道环节、不同品类的冲泡方法的不同……饮茶人既要了解所饮茶的背景知识,也要会品鉴茶的劣优、不同的汤色、不同的香味,安徽茶叶的口碑自然就会传播出去。”石张红表示,茶是安徽的一张名片,如果将之赋予更好的文化底蕴统一标准和产品特色,就可以走得更远。从自身做起,基于建立品牌的发展需求,栖谷茶业应运而生。

 

眼下,无论从品质还是从产量、产值来说,栖谷茶业的发展都日渐平稳,但十多年的行业经验令石张红也早已看到了危机。

她透露,“我们的行业口碑很好,喝过栖谷茶的人几乎都成了‘回头客’,但口口相传远远不能满足企业的发展速度,在品牌推广方面我们仍有很多功课要做。”

就行业环境而言,缺乏统一标准、统一制作以及官方推广的安徽茶产业发展日渐迟缓。

安徽有好山好水,尤其是太平猴魁的产区,气候、植被、海拔、地理条件等得天独厚的环境非常适合茶生长。但正因为缺乏统一标准,影响了安徽茶的发展。

石张红表示,产品统一标准问题是茶企普遍面临的烦恼,而栖谷茶业已在源头把控质量关、产品分类分级、选茶制茶标准制定等环节走在行业前列。“我们一直坚持使用有机肥,不打农药,采用环保的防虫灯驱虫。同时在把控茶叶质量环节,每片鲜叶都经过严格筛查、根据茶叶所在的地理位置,采摘时间以及制茶工艺师的工龄来确定茶叶等级。”

未来,如何在生产端做高品质又多元化的产品迎合新的消费需求,在销售端体现个性化、定制化服务,定制专属化产品,在文化传播端通过开展品茶、鉴茶、茶艺等方面茶会形式传播茶文化、传递茶知识,石张红深知,“即便是传统行业,也需要不断创新。”

 
编辑:徐思璇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