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年,130家,4万亿……开发区跑出安徽工业“加速度”

2020-11-24 15:20:03   作者:储丽 邵梦   来源:《徽商》2020年7月刊

安徽省开发区经过30多年的建设和运营,已经完成了从0到1的原始积累,正在努力实现从1到N的转型升级。

 

       安徽省开发区经过30多年的建设和运营,已经完成了从0到1的原始积累,正在努力实现从1到N的转型升级。尽管安徽省开发区综合实力正在稳步提升,但实力不均衡、产业低端化、竞争同质化、科技创新能力不足、开放力度不够、产城融合亟待完善等问题仍不容小觑。

       从1988年合肥建立安徽首个工业园到1991年合肥科技工业园(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前身)获得国务院批准,安徽省有了第一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从1993年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获得国务院批准,成为安徽省第一家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到2010年合肥市经开区工业产值过千亿,成为安徽首个“千亿开发区”……安徽省开发区经过30多年的建设和运营,已经完成了从0到1的原始积累,正在努力实现从1到N的转型升级。

       合肥经开区和高新区正拥抱数字经济,抢占风口加快发展“新基建”;合肥新站高新区聚焦优势产业,书写“芯屏器合”大文章;铜陵经开区与蚌埠高新区以项目为王,蹄疾步稳加快经济发展;中新苏滁高新区踏上扩区发展的二次创业新征程;芜湖、池州、安庆、滁州、马鞍山等经开区全面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打造高质量发展园区……数据显示,2019年安徽省开发区实现经营(销售)收入40663.8亿元,增长超过12%。

       尽管安徽省开发区综合实力正在稳步提升,但在安徽大学商学院副教授叶江峰看来,实力不均衡、产业低端化、竞争同质化、科技创新能力不足、开放力度不够、产城融合亟待完善等问题仍不容小觑。

       去年安徽开发区营收超4万亿元

       “2008年我们刚来合肥的时候,合肥高新区企业主要集中在大蜀山以东、科学大道南边,走几步就到农民的菜地里了。”6月24日,安徽智飞龙科马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飞龙科马”)总经理蒲江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时表示,自2008年初,智飞龙科马业已扎根合肥整整12年。

       期间,蒲江不仅带领智飞龙科马从零出发,自主研发出重组结核杆菌融合蛋白(EC)等新型疫苗新药,成为合肥市高新区生物制药产业的典范,同时也见证了合肥市高新区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开始我们只能单打独斗。”他回忆,当时生物医药在合肥还属于起步阶段,产业生态圈尚未形成,合肥本地药物临床试验机构、设备供应商等配套商凤毛麟角,很多试验不得不去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做。

       近年来,随着生物医药成为合肥市高新区新的增长极,产业发展方兴未艾。

       合肥高新区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该区既是生物医药和高端医疗器械产业集聚发展基地,也是安徽省战略性新兴产业集聚发展基地之一,生物医药产业集聚产业链企业433家,占安徽全省总量的30%,形成了覆盖技术研发、生产制造、商业流通、医疗诊治、健康服务全流程的产业链。

       同样将生物医药当做园区重要的发力点,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却走出了一条不同于合肥市高新区的发展之路。

       “要有龙头企业保驾护航,要有实际的载体。”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局局长胡文亮介绍,瞄准“大健康”领域,该区正在打造五大产业集聚区,其中,以宿松路沿线为核心逐渐发展,拥有天麦生物、尼普洛、大桐制药等一批知名企业,形成医药流通、医药和医疗器械生产两大板块。医药健康产业园已集聚了59家医药物流和生产企业,成为全国知名的医药物流园区。

       不仅仅是生物医药,纵观合肥市经开区27年的发展历程,龙头企业的带动作用贯穿其中,一句“招大引强、外资外贸”并不只是“喊口号”。

       “一个龙头企业,撑起一个产业。”胡文亮介绍,多年来,随着众多制造龙头企业的落户,合肥市经开区做大做强主导产业集群,斩获“安徽第一大工业集聚区”之名。

       合肥经开区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园区已形成家电产业、集成电路产业、汽车及零部件产业、新能源汽车产业等集群化发展。2019年全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150.2亿元、工业增加值337.7亿元、进出口总额127.8亿美元,蝉联安徽全省开发区综合考核第一名,综合发展水平位列全国219家国家经开区第13位。

       聚焦科技创新和中小企业发展的合肥市高新区,定位于招商引资、龙头带动的合肥市经开区各有所长,它们的发展是安徽省开发区书写安徽工业发展“加速度”的缩影。

       据本刊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底,安徽省省级以上开发区数量达130家(含特别政策区)。其中,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12家,居中西部第1位、全国第4位,仅次于江苏、浙江和山东;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6家,居全国第13位。

       过去一年,“开发区经济”成为安徽工业发展的中流砥柱。2019年安徽省开发区实现经营(销售)收入40663.8亿元,增长12.9%;实现财政收入约2500亿元,占全省的44%左右;税收约1900亿元,占全省的42%左右;全省高新技术企业数达到了6636家,比上年新增1233家,同比增长超过20%(22.8%),总数继续位居全国前列,并远超安徽“十三五”规划的5000家目标任务。

       为推动全省开发区高质量发展,提升园区创新资源集聚功能,今年2月安徽省发改委已发布《全省开发区创新能力提升特色产业做强龙头企业培育专项行动方案》,自今年起,通过3年时间,实现产值1000亿元、500亿元、100亿元的特色产业集群分别不少于5个、20个、80个,全省形成各具特色的创新型特色产业园区体系。

 

 
       由硬环境见长向软环境取胜转变

       目前,安徽130家开发区已形成以合肥电子信息、芜湖汽车及零部件、马鞍山装备制造、铜陵铜基材料、亳州现代中药、两淮矿山机械等为代表的特色鲜明、体系完备的区域性优势特色产业集群。合肥都市圈内的产业园区集聚效应和发展优势明显,滁州、芜湖、马鞍山等市利用区位优势积极承接沪苏浙产业,皖北、皖西地区开发区竞争力快速增强的发展格局。

       放眼全国,安徽省开发区的综合实力同样走在前列。

       在商务部2019年国家级经开区综合发展水平考核排名前30强中,安徽合肥市经开区和芜湖市经开区分别位列第13位和第15位,入选数量超过上海,与浙江省齐平;在科技部2019年169个国家高新区发展评价中,安徽合芜蚌3个高新区位居全国前50名内,其中合肥高新区综合排名第6名,芜湖高新区第41名,蚌埠高新区第43名。

       “尽管在综合实力排名上,安徽涌现出一批在全国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开发区,但是从省内来看,各个开发区出现实力不均匀,两极分化严重的现象。”叶江峰如是表示。

       首先,安徽开发区在区域发展上不均衡。皖北、皖西、江淮地区以及皖南的开发区在数量和实力上均存在很大差距。

       其次,产业结构和产业体系存在产业低端化、竞争同质化现象。

       “省内很多园区在化工、钢铁、煤炭等传统产业占比高,新兴产业、高端服务业占比少,产业结构不合理。”叶江峰认为,很多园区缺乏龙头企业,一般以贸易为主,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业体量也不大。

       再者,大部分园区科技创新能力弱,科技成果转化少,创新产业的支撑力量不足。有不少园区在承接产业转移的背景下,创新创业氛围不浓厚,人才、产业、科技的融合度也不够。

       最后,土地空间、财力资金、人才等要素供给上的不足以及体制机制活力不足、合作机制不够完善也制约了开发区的发展。“环境资源的约束、土地空间的不足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开发区招商引资;合肥作为科技之城人才充足,但是皖南皖北地区人才匮乏,发展高端的产业也需要高精尖人才的支撑。”叶江峰分析。

       在胡文亮看来,安徽省开发区还普遍面临对外开放力度不够、产城融合仍待完善等问题,企业培训力度也有待加强。

       不少开发区实际利用外资能力有所不足,缺少政策创新,国际化的营商环境有待优化;教育、医疗、商务配套等领域仍待完善,生态文明建设需加快推进;在企业服务方面,很多园区对企业的自主培育重视程度不够,尚未形成企业梯度培育体系,对创业企业、瞪羚企业、独角兽企业、“专精特新”“隐形冠军”企业等培育力度仍待加强。

       “当前,安徽省每个开发区发展阶段、面临的形势以及发展特色都不一样。但是从整体来看,安徽省的高新区都在朝着科技创新的趋势发展。”合肥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方向民告诉记者,放眼全国,开发区的发展与所在的城市发展水平关系紧密。“与全国经济发达城市相比,合肥的基础设施建设、管理水平、科技教育、文化配套等方面存在一定的差距,未来也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如何破解发展瓶颈,实现差异化发展,并由硬环境见长向软环境取胜转变是安徽省各个开发区面临的共同问题。”对此,叶江峰建议,开发区产业定位要清晰,要具备核心优势,对内要做好硬件基础设施建设和优化营商环境,在创新创业、政务服务等软环境上要进一步优化。

       他建议,开发区对外要强化合作,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利用“长三角一体化”等国家战略,寻找合作机遇,勇敢走出去,积极参与国际化竞争。

       此外,顶层设计层面,政府要为开发区提供更加宽松的政策环境。

 

 
       “目前,部分开发区管理体制存在复归现象,主要表现为部分审批权限(如土地、规划等)下放不充分、逐级对应的行政化色彩加重、社会管理事务日益增加,制约了发展活力。”胡文亮坦言,安徽开发区应参照其他地区好的经验和做法,优化顶层设计,坚持开发区经济发展主要功能,建立与之相适应的管理、考核体制。
 
编辑:余宏博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