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循环”是长期战略 “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更要扩大开放

2020-10-14 08:47:46   作者:高士佳   来源:央视网

央视网《深解》栏目记者专访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教授,深度解读“双循环”。


  央视网消息:“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关键词,中央多次召开会议强调和明确“双循环”战略。央视网《深解》栏目记者专访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教授,深度解读“双循环”。

  “双循环”是一项长期战略选择

  记者:基于目前的背景,我们如何理解“双循环”战略?

  张军:“双循环”要解决的是中国长远发展的战略问题,对短期经济没有太大的影响。


  之所以提出“双循环”,一个最重要的背景是,我国从加入世贸组织到现在的20年中,中国跟美国经济实力发生了一个巨大的反转。美国经济出现了相对的快速衰退,这次的疫情不过是一个催化剂,强化了美国对中国所谓的经济威胁的反应能力。这是我们提出“双循环”的一个背景。

  基于这个背景,从长远来讲,“双循环”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应对可能出现的中美经济脱钩。

  现在我们有了“双循环”战略,有了“立足国内大循环”这样的一个提法,也就是说在战略上要考虑如何更多依靠我们自己发展,包括我们的市场、产业链、研发能力、科技等,这样才能应对未来可能的出现的、中国跟发达国家之间渐行渐远的经贸关系。

  同时,回顾过去几十年,我们能看到的是,中国从早期借助于国际大循环,慢慢在干中学习积累资本、学习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到现在,我们开始更多依靠自己发展经济,这也是一个经济体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必然出现的现象。

  “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更要扩大开放

  记者:说到“国内大循环”,很多人都提到“扩大内需”,您认为这是关键吗?

  张军:很多人说的“扩内需”应该更多指的是扩大消费需求,是指提升消费需求占总需求的比重,占GDP的比重。但是内需不仅仅是消费需求,也包括投资需求。


  如果把“双循环”看成是一个更长远的事,那消费需求就是一个结果,而不是原因。也就是说消费的提升是跟着收入走,如果对当期和未来收入的预期比较看好,就会愿意增加更多的消费支出。

  中国的消费现在遇到一个很大的屏障,就是国家在提供社会保障方面还非常不足。长期以来中国的储蓄率之所以居高不下,主要原因是我们家庭的预防性储蓄比较高。预防性的储蓄关系到家庭人口的医疗、健康、养老和子女教育等。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假如能把家庭的预防储蓄降下来,消费升级能力也会大大提升。

  所以,当说到扩大消费需求,不要简单把它想象成就是要买更多东西,这其实是一个消费升级的过程。消费升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收入水平。而“双循环”是一个更长远的发展战略,跟眼下要扩内需其实没有太大关系。

  “立足国内大循环”主要还是指在战略上要用更多的资源来尽快提升进口替代能力,这个是核心。也就是说要解决卡脖子问题,要开始主动考虑到将来会被哪些东西卡脖子以及哪些是短板,现在就要集中精力把这些短板补上。

  所以我觉得更应该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个层面上去理解“双循环”。可以理解为从增加总体供给的角度,比如增加竞争、放开市场准入、保护知识产权,提供更好的公共品服务,如教育、医疗、养老,从这些层面进行结构性改革。

  记者:“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是否意味着要完全自力更生?

  张军:我觉得谈国内循环的时候,一定要避免从逻辑上把它理解为我们关起门来自力更生。很多人说,形成国内大循环就是我们的经济发展要依靠国内巨大的市场。这个说法不准确,重要的不是国内市场规模,而是国内市场能否被“循环”起来。


  我们要明白,一个市场如果做不到高度开放、安全和自由流动,对经济发展是没有意义的。中国有14亿人口,拥有这么大的市场,毫无疑问中国最终是要以内需为主的,美国也是这样。内需为主意味着这个更大的市场可以成为全球市场的主要部分。国内市场开放才能为别人的外循环提供机会。

  中国要更大程度开放我们的行业准入,并能提供安全和自由的市场给全球投资者,才能让我们的国内市场服务于我们的经济发展。必须承认,除了制造业,现在中国其他行业的开放力度还不够,很多行业仍然保护得很厉害,所以我们需要更开放的市场准入。

  中央提出的国内大循环,核心要义应该是高度开放大多数我们自己的行业和市场准入,要使得中国巨大的国内市场真正走向很高的开放度、安全性和流动性,假以时日,中国真正能形成全球最具创造性的生产要素和能够在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循环”起来的沃土,也只有这样,我们14亿人口的国内市场才能真正成为我们经济发展可以依赖的国内力量。

  “双循环”战略与“十四五”规划

  记者:明年“十四五”规划就要开始正式实施,以“双循环”的长远战略逻辑展望“十四五”,有哪些新发展机遇?

  张军:我希望“十四五”规划中,伴随“双循环”的关键词是结构性改革,或供给侧改革。换句话说,我们需要在之前所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层面上发扬光大。


  要真正推动改革就是从具体一件件事情做起,包括法律,包括我们刚才说的基础公共品、公共服务,要真的放开市场,然后有大量市场民间资本参与到这些领域当中,才可能解决供给环节方面的短缺。真正让经济由市场来配置,减少政府对资源配置的干预和扭曲,保护企业家经济。应该特别加强我们的教育和研发,这个是核心。

 
编辑:吕品田
 

【版权声明】

未经徽商传媒书面授权许可,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剪辑、修改、摘编、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取得徽商传媒授权的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徽商传媒”及作者姓名,同时不得歪曲、篡改原文及标题,摘录时不得违背文章原意,并请立即主动自查并删除涉嫌违约使用的内容。

凡涉嫌侵权、违约使用的单位或个人,本公司保留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请各新闻媒体、网络服务商和个人严格遵守著作权相关法律法规。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