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岗后,你会选择订团餐吗?

2020-02-22 15:01:24   作者:张钦   来源:界面新闻

对于餐饮公司而言,送团餐意味着要根据现有的原材料重新定制“一人食”菜单,并解决配送难题。

  虽然饿了么上越来越多的餐厅恢复了营业,但是王可还是和大部分同事一样,选择每天带自制盒饭上班。他在一家医药电商公司工作,公司每层都有微波炉和冰箱,方便加热;同时公司也会提供团队订餐的外卖电话和菜单,员工可自行组团订餐;一小部分人选择外卖,外卖统一送到一楼大厅前台,员工自行下楼去拿。
 

  郑智所在的一家零售电商公司,也给员工提供了金鼎轩团餐的订餐入口,提前一天订,各部门会派人去取,“我还是害怕吃团餐,怕卫生无法保证,宁可每天中午吃泡面,晚上回家自己做饭。”他对记者表示。

  2月中下旬,不少公司人开始回到公司,恢复正常的日常通勤。但是在新冠肺炎疫情仍然笼罩之下,在公司吃什么是他们需要解决的问题。

  对于原本设有企业食堂的写字楼而言,不少物业方出台了每天提供打包餐食的应急预案,延长供餐时间便于员工错峰领餐;针对没有企业食堂的写字楼,上海餐饮烹饪协会提供了解决方案:组织80家餐饮公司联合美团送团餐,此外部分餐饮公司已和饿了么合作推出团餐。

  2月12日,中国烹饪协会发布《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中国餐饮业经营状况和发展趋势调查分析报告》显示,疫情期间78%的餐饮企业营业收入损失达100%以上。春节7天,餐饮行业零售额已损失5000亿元左右。

  不过,不少餐饮企业承认做团餐“公益性质”大于“商业性质”。因为目前团餐的订单实在太少了。
 

  小南国在上海地区设有门店24家,现已营业的门店只有9-10家,目前已能确定的订餐单位有2-3个,每单为10-20份,团餐收费标准为30-40元。

  “客户一般先问价格,其次是菜品,详细了解套餐里有什么菜,看是否合胃口,再次会问询是否能 保证配送时间准点到达。”小南国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说。

  小南国采取的配送方式是已营业的门店员工自送,目前大部分员工仍处于闲置状态。“其实咨询供餐服务的单位很多,但大多单量由于配送范围问题只能暂时搁置,距离门店步行5-10分钟的就算只有两三份也可以配送,10-20份的两三公里内可以配送。”这位负责人表示。小南国在2月17日接到了两个200-300份客单量的大单。

  而对于堂食零售为主的餐厅,做团餐事实上也具有挑战性。
 

  主打湘菜的望湘园,平日里主要做“重菜”,每份菜品在800-900克数之间,做团餐则需重新规划菜单;做团餐另一个难点是供应链仍处于断层,不少供应商尚未开工。

  对南新雅大酒店而言“做一人食的团餐,对于餐厅来说,商业成分淡了,公益成分比较高”,南新雅称30元-40元的团餐对于该酒店客单价来说,毛利率很微薄。

  根据大众点评,南新雅大酒店内的丽晶轩中餐厅人均消费为238元,金莱咖啡西餐厅为188元,宴会厅为351元。此外,南新雅大酒店在春节期间一直没有暂停营业,受疫情影响酒店住宿客流量微乎甚微,且堂食不再供应,几乎毫无收入,员工实行值班制度,大部分员工都在岗,意味着人员成本压在眼前。

  目前,南新雅正在与四五家单位谈订单,每单团餐量在30份以上。
 

  但团餐事实上并不能带来太大的正向收益。

  丰收日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算了一笔账,餐饮属于成本性行业,尽管大部分门店处于停业状态,仅有10%的员工在岗,很多的固定费用尚在持续产生,其中主要是员工工资及社保费用等,约占营业收入的26%;房租与物业管理费,约占营业收入的17%,流转税负约占营业收入的3.5%;固定费用支出平摊至停业的每天约200万元,目前的现金流可支撑2-3个月。

  丰收日于2月初推出团餐订购热线,每份售价约为30-35元,这远低于之前堂吃的人均客单价(100元-110元),丰收日预计,疫情的进一步控制、用餐习惯的变化和复工人数的增加,订单量会有所增长。

  “但按照现阶段单量,是不可能盈利的。”这位负责人说。
 
编辑:吕品田
 

 
【版权声明】

未经徽商传媒书面授权许可,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剪辑、修改、摘编、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取得徽商传媒授权的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徽商传媒”及作者姓名,同时不得歪曲、篡改原文及标题,摘录时不得违背文章原意,并请立即主动自查并删除涉嫌违约使用的内容。

凡涉嫌侵权、违约使用的单位或个人,本公司保留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请各新闻媒体、网络服务商和个人严格遵守著作权相关法律法规。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