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冠肺炎到“COVID-19”,世卫组织如何给新疾病取名?

2020-02-12 11:35:32   作者:王磬   来源:界面新闻

并非只有科学界关心给疾病命名这件事。由于没人想要永远地跟某种疾病绑定在一起,给疾病起名字也因此具有去污名化的意味。


 
2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宣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将正式被命名为“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

其中,“CO”代表Corona(冠状),“VI”代表Virus(病毒),“D”代表Disease(疾病),“19”代表疾病发现的年份2019年。

与此同时,由于引发该肺炎的冠状病毒与引发SARS的冠状病毒具有高度亲缘性,该病毒被命名为“SARS-CoV-2”。

“拥有一个名字很重要,它可以防止人们使用其他不准确或带有污名化的名字。”谭德赛表示,“我们想要一个不影射任何地理位置、动物、个人或群体的名字。”

这也是世卫组织自2015年发布新型传染病的命名指南之后首次使用该指南。谭德赛表示,“这次的实践也提供了一种标准范式,可供将来任何冠状病毒在起名时参考。”

在此之前,新冠肺炎已经有不少“别名”:世卫组织曾暂时使用过“2019-nCov”、国家卫健委曾建议过“NCP”(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被认为难记拗口、不易传播。民间及媒体上则流传着“野味肺炎”、“武汉肺炎”、“中国肺炎”等说法,这些又被批评有歧视之嫌。

今年1月份的达沃斯论坛期间,国际防疫专家理查德·哈切特(Richard Hatchett)在接受采访时就曾表示,将中国正在爆发的流行病称为“武汉肺炎”是不妥当的。在为特定疫情命名时,不应将任何特定的地区、国家或民族污名化。

糟糕命名会带来污名化

一种疾病的名字如果起得不合适,会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后果。

1980年代,艾滋病在发现之初,曾被称为“男同性恋相关免疫缺陷”(gay-related immune deficiency)。这加剧了对同性恋群体的歧视,遭到强烈反对后,才改为较为中性的“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AIDS)。

2009年流行的H1N1,又被称为“猪流感”(swine flu)。埃及政府下令扑杀了国内的数十万头猪,并引发了多国对疫区国的猪肉贸易限制。

2012年流行的中东呼吸症(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related coronavirus,MERS),由于最早在沙特阿拉伯出现,最开始的名字中就包含了沙特的缩写。沙特政府经过五个月的抗议,才终于把国名从该疾病的名字里除去,改为“中东呼吸症”。但这又引起了中东国家的抗议,认为该名字存在地域歧视,影响了本地区的贸易和旅游。后来,世卫组织也不得不发表声明称,他们不推荐使用“中东呼吸症”这个名字。

用疾病首次出现的地方来命名该疾病,是一个常见的传统。

例如,通过蚊虫叮咬致人感染的西尼罗河病毒,最早是1937年在西尼罗河地区的乌干达被发现。如人畜共通的传染病莱姆病,是1975年在美国康涅狄格州的旧莱姆镇发现。死亡率极高的埃博拉病毒,首次疫情爆发是1976年在非洲中部的埃博拉河畔。不过,1918年间爆发的大流感,尽管最早并不是在西班牙出现的,却仍然被称为西班牙大流感。

最近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又常被媒体称为“武汉肺炎”、“中国病毒”,针对地域的歧视也频频发生。在中国,湖北人回乡的信息被泄露、流浪外省的武汉人住宿被拒绝。国际上,欧美国家已经发生了多起由于疫情而歧视华人的事例。

这些疾病,将当地人与疾病带来的污名化永远捆绑在一起。学界开始对此有越来越多的讨论,给疾病起名字也因此具有了去污名化的政治意味。



世卫组织日内瓦总部。图片来源:世界卫生组织

好的名字也需方便传播

名字的另一个常见要求是:朗朗上口,易于传播。疾病的名字也不例外。

在疾病的命名中,SARS(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常被认为是一个好的典范。一方面,该名字描述了该疾病的主要症状(Respiratory Syndrome)和严重程度(Severe Acute),也不涉及针对地域或人种的影射。另一方面,首字母缩写之后形成的新词简洁精悍,朗朗上口。类似的例子还有AIDS。

新冠疫情之初,世卫组织曾建议使用2019-nCov(2019 novel coronavirus),但被不少媒体吐槽过于拗口。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助理教授克里斯汀·沃森(Crystal Watson)告诉BBC,“2019-nCov用起来一点也不方便。没有正式名称的危险是,人们就会开始使用诸如‘中国病毒’之类的术语。在社交媒体上,一旦一个名称流传开来,很快就会占据主导地位,并且很难收回。”

那为什么不能直接使用“冠状病毒”(coronavirus)呢?这是因为,冠状病毒是一大类病毒的总称,它是指那些通过显微镜观察时有冠状尖峰的病毒。冠状病毒有很多种,SARS、MERS和普通感冒的病毒都属于冠状病毒。

将该病毒称为“新型冠状病毒”(novel coronavirus)也不太合适,因为新旧是相对的。病毒始终在变异,如果该病毒继续变异成新的种类,恐怕就需要说成“新新型”了。

COVID-19命名专家组成员、德州农工大学病毒学教授杰明·诺伊曼(Benjamin Neuman)对媒体表示,新名字需要能让人脱口而出,要避免使用生僻字词或艰深术语。

老名字还能改回来吗?

在世卫组织正式命名这次疾病的同时,对新病毒的命名则是由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n Taxonomy of Viruses,ICTV)的冠状病毒研究组负责完成的。

本次新冠病毒正式命名为SARS-CoV-2,而由SARS-CoV-2引发的疾病就是COVID-19。ICTV表示,他们希望在定义病毒名称后,不仅可以帮助公众了解该病毒,还能让研究人员因此节省时间处理名称上的混乱,以集中精力对抗病毒。

2015年,世卫组织发布了新型人类传染病的命名指南。它收集了一些命名的优秀案例,并提供了指导建议。

它不鼓励在疾病命名中使用地名、人名、动物、文化现象,以及“煽动过度恐惧”的术语(terms that incite undue fear),例如未知、死亡、致命、流行病等。

它鼓励使用能够描述症状的词语,如呼吸道(respiratory)、海绵状(spongiform)、缺乏症(deficiency);描述受影响群体的词语,如青少年,儿童,父母;描述时程的词语,如急性、暂时性、严重性、季节性;还可以用任意标识符来补充说明(如,Alpha, beta, a, b, I, II, III, 1, 2, 3)。

不过,由于新冠疫情已经爆发了有一段时间,此时改名能够取得多大效果仍然是个未知数,密歇根大学的医学史学家霍华德·马克尔(Howard Markel)对媒体表示,世卫组织对名字的使用几乎没有控制权。

他补充说,“武汉肺炎”是一个非常吸睛的词汇,也没有双关语,直接了当。对普通大众来说,这可能是一个极具感染力的名字。



编辑:储 丽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