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6000万部手机将由中国企业代工?

2019-11-19 10:16:57   作者:包雨朦 纪文慧   来源:澎湃新闻

三星手机(Samsung)的中国市场战略正在进行新一轮调整。

  三星手机(Samsung)的中国市场战略正在进行新一轮调整。

  11月18日,据路透社报道,知情人士透露,三星计划于明年将其6000万部智能手机外包给中国厂商生产,该数量约占明年总出货量3亿部的五分之一,试图通过此举在与华为(HUAWEI)、小米(MI)等在内的低成本智能手机品牌的竞争中取得优势。

  本月初有消息称,三星目前正在中国制定裁员方案,而手机业务将是重灾区。随后三星公司回应称:“针对内外部经营环境的不确定性以及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三星电子对相关业务进行了调整,以此推动在中国5G市场中的快速增长。”

 

  事实上,选择代工厂是三星调整在华策略的重要举措之一。

  今年10月,位于广东惠州的最后一家三星手机在华工厂宣布关闭。此后,三星将其部分Galaxy A系列手机的生产移交给了代工厂商——闻泰科技(Wingtech)。

  代工厂模式在手机生产环节并不少见,闻泰科技和其他原始制造厂商(ODM)就为包括华为、小米、OPPO在内的多家手机品牌提供代工服务。与以往仅在生产线环节进行组装的OEM模式不同,ODM模式下的制造方将实现从设计到生产的一手包办,并在产品完成后对其进行贴标,之后直接由采购方负责销售。

  调研机构Counterpoint统计的数据显示,ODM模式能够通过规模效益刺激成本降低。它通常可以低于在中国设厂10%至15%的价格购买100至250美元的智能手机所需的所有组件。

  有供应链环节的消息人士向路透社称,以闻泰科技这家代工厂为例,与在越南开设三星自己的工厂相比,闻泰科技有时在部分组件的购买上能够便宜至多30%。

  据报道,闻泰科技从2017年开始为三星生产平板电脑和手机,生产量占其智能手机总数的3%。根据IHS Markit的数据,今年预计占比将达到8%,即2400万台。

 

  消息人士介绍,闻泰科技为三星设计并制造的手机主要为中低端的Galaxy A系列,A6S是将要外包的机型之一,在中国的售价为1299元人民币,“这些手机将主要被销往东南亚和南美地区。”

  “低端手机的生产和销售一直让三星感到无所适从。”来自韩国野村证券(Nomura)研究部的钟国雄(CW Chung)认为,一旦三星为原始制造厂商提供大量的订单,这不仅降低了厂商的生产成本,还能够帮助他们积累相关制造经验,最终可能会对自身生存发展构成威胁。

  Counterpoint分析师汤姆·康(Tom Kang)称,如果ODM公司实力增强,采购公司失去了通过外包生产低端手机的专业知识,也就很难重新获得不可替代的专利技术。以美国苹果公司(Apple)为例,虽然该公司的生产外包给了在中国设厂的富士康公司,但其依然保留自主设计的环节。另外,一位熟悉三星和中国ODM的人士透露,承包商入股通过削减制造流程中的某些步骤来节省资金将会引发手机质量问题。

  路透社的报道称,在有关人士看来,尽管原始制造厂商模式存在很多弊端,面对低端智能手机的微薄利润和来自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挤压,除了选择中国ODM,三星似乎别无选择。

  作为曾经占据中国手机份额20%的全球销量巨头,三星手机近几年在中国经历了断崖式下滑。自2016年Galaxy Note7机型自燃事件之后,三星手机在中国的口碑及总体销量一落千丈。而本来计划在今年推出的首款可折叠手机首款Galaxy Fold也因出现屏幕问题,被迫推迟了上市时间。

  显然三星经不起再一次的质量危机,三星方面向路透社称,公司将参与ODM生产的设计和开发过程,此前也一直在将韩国零部件供应商与中国承包商进行匹配,并密切关注质量监督和把关。同时,三星电子史上最年轻的高管卢泰文(Roh Tae-moon)也对ODM战略表示支持。

  “智能手机归根结底是一场价格战,这对三星来说是一场艰难的生存考验。”三星电子前高管、现韩国成均馆大学教授金永石(Kim Yong-serk)如是说。

 
编辑:吕品田
 

【版权声明】

未经徽商传媒书面授权许可,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剪辑、修改、摘编、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取得徽商传媒授权的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徽商传媒”及作者姓名,同时不得歪曲、篡改原文及标题,摘录时不得违背文章原意,并请立即主动自查并删除涉嫌违约使用的内容。

凡涉嫌侵权、违约使用的单位或个人,本公司保留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请各新闻媒体、网络服务商和个人严格遵守著作权相关法律法规。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