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伟鼎将接手不到两年的父业全部“捐出”?

2019-07-13 18:48:53   作者:巴九灵   来源:第一财经

相比于父辈,今天企业家更高调,但也有了更合理合法的方法对自己的财产进行管理,既让企业所创造的巨大价值公共化,也实现自身对家庭的责任。

  鲁伟鼎属猪,今年是他的本命年。

  今年也是他父亲鲁冠球创建万向集团的第50个年头。

  7月8日,在万向“生日”当天,鲁伟鼎在50周年会议上郑重宣布了一件事:将万向集团公司截至2018年度审计报告的资产,全部捐赠鲁冠球万向事业基金。

 

鲁伟鼎

  其实并非无迹可寻,去年鲁伟鼎就做过类似的事情了。为了纪念父亲,他捐出了自己所继承的万向三农全部股权(价值约49.6亿元),设立鲁冠球三农扶志基金慈善信托。还因此成为了“中国首善”,登上了《胡润慈善富豪榜》榜首。

  而这一次,他和他的家族,索性将老爸留下的整个万向集团都“捐”了。

 
鲁冠球

  其实设立信托基金,在国外国内屡见不鲜,像比尔·盖茨、扎克伯格都拿出了自己股权设置了慈善信托基金。而万向的这次举动,很可能是中国第一个将如此大规模的资产进行家族信托的案例。

  一旦交托给信托机构,就意味着资产与家族实现了隔离,它不再属于家族,而属于公众社会,家族不再是“拥有者”,而转变成一个“守护者”。这种守护者的权益,必须遵循按照相关规定设立的管理章程,例如:家族成员不能超过管理席的1/3等。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次,鲁伟鼎还说了这样一句话:

  在公益基金依法设立完成后,正式对外披露公告。并按照《公司法》作为发起人,发起设立组建万向股份公司。让万向创造创业创新的优秀者与我们一起出资成为股东。

  这说明基金设立完成后,还要进行股改,成为一个股东多元化的公司,甚至是全员持股分享公司的业绩成果,用民众和社会的力量去推动公司的成果。

  目前还没有更详细的信息披露,不过肉眼可见,鲁伟鼎和他的家族已经决定将万向的未来,交付给这种具有革新性的现代企业管理方式。

  在未来至少十年时间里,它都会是一个被持续关注、研究的案例。

  这十年,是中国民营企业家完成第一代和第二代交接棒的重要时期,二代纷纷登场,其中有中规中矩子承父业的,有另辟蹊径跟小伙伴创业的……

  鲁伟鼎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创二代”。鲁冠球只有一个儿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鲁伟鼎理所当然地被视为了家唯一的继承人。

  就像大部分父子都“不对付”,鲁伟鼎在少年时期,也曾有过一段叛逆期。他当时疯狂地爱上了骑着摩托车追逐自由的感觉,结果有天跟在一辆狂奔的大卡车后面追逐时,被自家老爸看见了。于是,鲁冠球立刻决定把这个青春期的儿子送到国外读书。

  在经历了异乡独立求学的数年磨砺后,鲁伟鼎回到了杭州,进入父亲的企业工作。两年后,万向钱潮A股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民营企业。

  在万向27年的工作中,他帮助父亲让万向集团实现了从企业到企投的转型。在最为稀缺的银行、证券、保险、基金、信托、租赁和期货七张牌照中,万向系仅差一张券商牌照。

  而此次的慈善信托,是对父亲鲁冠球遗志的继承,手段却是儿子鲁伟鼎善用的金融工具。

  鲁冠球是个低调的人,从万向初具规模时,他就开始拿出一部分营收资助家乡的农业。2000年初,他启动了万向“四个一百工程”,每年资助一百名孤儿成长,一百名特困生就学,一百名残障人士生活,一百名孤寡老人养老。后来这个计划又拓展到一千名、一万名。

  但是,做这么多,他却从不大肆宣传,甚至还“怕”别人知道。吴晓波老师在偶然情况下得知后,还特意跑去问鲁老爷子。当时鲁冠球对吴老师说了一句话:这些事,天知道,地知道,人知道太多,反而不好。

  相比于父辈,今天企业家更高调,但也有了更合理合法的方法对自己的财产进行管理,既让企业所创造的巨大价值公共化,也实现自身对家庭的责任。

  一方面,让企业中的精英和社会上的贤达一起,尽可能使得基业长青;另一方面,在基于保障的同时,也解放了家族中每个个体对自己人生的选择权。

  与其让家族子孙殚精竭虑甚至分崩离析,为什么不让他们成为了这笔资产的“守护者”,将企业创造的价值重新反哺给社会呢?

  吴晓波说,人生的第四个本命年,已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中年人。在这样的年纪,你大概已经明白三件事情了:

  第一,你是一个怎样的人,有哪些事情是能够做到的,又有哪些是不能做到的;

  第二,你生活在一个怎样的公共圈层里,你对谁负责,谁对你负责;

  第三,你应该已经学会了选择,你会说“是”,更重要的是你会说“不”。

  今年是鲁伟鼎人生中第四个本命年,也是万向集团的五十周年。

  而这,就是他们的答案了。
 
编辑:吕品田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