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宗庆后,娃哈哈再出发,从渠道改革到管理革新

2019-06-25 08:24:07   作者:陈雪频 蔡如一   来源:第一财经

2018年,娃哈哈集团的年销售额超过500亿元,产品主要涵盖饮料、罐头食品、乳制品、医药保健食品等十余类190多个品种,企业规模和效益已连续19年位居中国饮料行业第一。

  宗庆后,娃哈哈集团董事长,1945年出生于江苏宿迁。1987年,42岁的宗庆后靠着借来的14万元承包了校办企业的经销部,开始了自己的创业路。1991年,他成立娃哈哈食品集团公司,先后推出了营养快线、爽歪歪等年销售额过百亿的饮料产品。2010年,宗庆后首次问鼎胡润全球百富榜内地榜首,2018年,娃哈哈集团的年销售额超过500亿元,产品主要涵盖饮料、罐头食品、乳制品、医药保健食品等十余类190多个品种,企业规模和效益已连续19年位居中国饮料行业第一。
 

娃哈哈历史上最艰难的时刻

  主持人:我们先通过一组快问快答,让我们的观众朋友对宗总这个人有一个更立体的认识,宗总您准备好了吗?

  宗庆后:嗯。

  主持人:您认为自己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宗庆后:应该也没有什么伟大的成就,不过我这一辈子就建了个企业,就建了个娃哈哈,应该32年了是吧?

  主持人:那您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宗庆后:我珍惜的财产,自己的信誉。

  主持人:信誉,是您认为最重要的。

  宗庆后:做生意你得要讲信誉,是吧?

  主持人:那您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

  宗庆后:也没有什么后悔的了,反正我做任何事情,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做对了当然是最好,做错了纠正就是了。

  主持人:到目前为止,娃哈哈这个企业遇到过的最大的难关是什么?

  宗庆后:这个难关太多了,他们都说我们从2015年以后大幅地下降,对吧?当时网络谣言传播了1.7亿次,我们是报案报了之后一直报到公安部也没立上案,所以当时我们这个产品损失很大。因为我们当时营养快线能够卖到200亿一年,就5亿箱,后来下降到1.5亿箱。我们的爽歪歪是当时也卖到两亿箱,就下降到了8000万以下。所以2015年的时候,我们是大幅下降。那么现在网络被政府已经管起来了,你随便造谣是要追究刑事责任的,所以我们这个环境慢慢好起来了,所以我们也慢慢的这个又恢复增长了。

  主持人:那您创业以来,让您最深刻的事情是什么?

  宗庆后:深刻的事情也太多了,包括这个兼并罐头厂。1991年还在姓资姓社讨论,所以我兼并它的时候,社会上说我们是瓦解国有经济,等于这个资本主义复辟了。我们当时压力也比较大,但是当时《解放日报》就是公开支持我们这个兼并,所以后来我们的省委书记、省长也公开支持。从兼并杭州罐头厂以后,我们就形成规模了,本来是个小厂,是吧?

  主持人:那您希望企业十年以后变成什么样子呢?

  宗庆后:我希望这个十年以后,企业能够成为中华民族在世界上的一个名牌,发展得更好。

  主持人:从一个民族的品牌成为一个世界的品牌。

  宗庆后:对。

  主持人:您最想感激的人是谁?

  宗庆后:邓小平。没有邓小平这个改革开放,可能也没有我们民营企业今天,也没有娃哈哈的今天。

从渠道改革到管理革新

  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娃哈哈的销售额达到最高峰783亿元。2014年-2017年,娃哈哈开始陷入低谷,销售额逐年下降,一度跌破了500亿元。从2018年开始,娃哈哈先后发布了10余款新品,横跨奶类、水类、茶饮类、粥类和果冻等,销售势头止跌回升。

  陈雪频:2018年,我们的销售额开始触底反弹,而且今年推出了很多新品。我想问一下您在这个过程中间做了哪些事情,能重新启动公司的成长?

  宗庆后:因为在现在呢,市场环境也在起变化,消费者的观念也在起变化。所以你过去呢是以粗放型的这种营销方式,可能跟现在可能也不太适应,所以都在进行改革。你比如说我在营销渠道上,我们是在全国五十几个城市在开新品推广会,我们也希望在城市里积累两级通路的经销商。以前三级通路,经销商、批发商、零售商。

  陈雪频:对。

  宗庆后:这个价差就不够分配,所以我想缩短通路,提高它们的价差,让他们在做我们的生意也能够赚钱,他才会帮你做生意,对吧?

  陈雪频:明白,另外还有一个事,让我印象很深刻的说,所有的事情都必须要您亲自签字。当时有一个传言说您每到一个地方去的话,当地的那个传真机会被用坏掉,因为大量的人去向您报告,对这个事是真的吗?

  宗庆后:刚开始的时候,我确实什么东西都我自己批,因为那时候没钱对吧?那个是真的分分厘厘在算账。

  陈雪频:是。

  宗庆后:但现在规模这么大,不可能什么东西都我自己签。

  陈雪频:对对。

  宗庆后:实际上我是以前没有副总,对吧?但现在我也设了三个副总,这也就是每个副总管几个部门,慢慢地我想着把管理层培养起来。

  陈雪频:明白。

  宗庆后:这样子我让他们自己把自己管好,因为我们现在也在搞流程改造,岗位增至,分级授权。我希望我们也从人治转向制度管理,今后我在不在也好,这企业也会正常地运转,也要让每个员工知道应该做什么,应该做到什么程度。

 
编辑:吕品田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