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娟 安徽省黄梅戏剧院青年演员、国家一级演员

2013-08-15 10:42:44   作者:徽商新媒体   来源:

孙娟 安徽省黄梅戏剧院青年演员、国家一级演员

安徽省黄梅戏剧院青年演员、国家一级演员

 

半个孙娟

 

 记得是1998年9月30日的晚上,首届黄梅戏青年演员“严凤英奖”大奖赛决赛在当时的安徽电视台卫星频道现场直播。参加决赛的12位选手都是黄梅戏青年演员中的佼佼者,各自使出看家本领和浑身解数,竞争激烈,精彩纷呈,高潮迭起。听到主持人报幕说下面一位选手是孙娟,将要演唱《血冤》中韩素娥的一段唱:“忽闻姣儿来监牢”时,我心里不由一紧:选择这样的段子不讨巧啊。比起许多脍炙人口的黄梅戏唱段,这一段平时唱得不是很多,大家不是很熟,不容易很快产生认同感。但随着演唱的进行,我的顾虑被打消了,转而感到唱段的陌生化也有可能引起一种特别的关注,也可以出奇制胜,从新奇感通往认同感。最终能否制胜,当然还要看表演的水准。这个唱段将近10分钟,有50句唱词,孙娟唱下来,一气呵成,一泻千里,没有毛病没有破绽不说,还把韩素娥那份蒙冤入监赴死前哭别姣儿、拜别小姑的悲怆心境酣畅淋漓地表达出来。结果如愿以偿,她荣获金奖,站到了最高一层的领奖台上。

从这一次大奖赛,我又想到1996年举办的“黄山杯”安徽省黄梅戏青年演员大奖赛。那次决赛,孙娟选择了《挂画》中耶律含嫣的一段唱“最难忘清明节姑嫂游春”,也是出奇制胜。这一段与其说是“唱段”,不如说是“桥段”,虽然唱得不多,仍是标准的精彩片段。将近10分钟的长度,与《血冤》中的那一段相差无几,却只有20来句唱词,少了一多半,大多时间都用在表演上,主要是用在椅子功上。我们都知道,黄梅戏的唱腔委婉动听,那是优势所在,说到身上功夫,绝对是短腿。孙娟这样选择,偏偏想要短中见长,歪打正着。《挂画》原来是梆子戏的剧目,在蒲州梆子里堪称代表作,20世纪30年代的蒲州梆子艺术家王存才踩跷表演过,轰动一时。后来,秦腔、晋剧、京剧、黄梅戏等都有过移植,“跷功”不用了,“椅子功”却少不了,因为是精华所在。说实话,看到孙娟在台上扮演的耶律含嫣,待要出阁,布置新房,要挂画却够不着,便搬过一把罗圈椅子,喜不自胜地一步蹿上去,踩在椅子扶手的上沿表演,做着钉钉、挂画等高难度形体动作,还真为她捏了一把汗。平时欣赏黄梅戏,就是期待那一口婉转地唱。这下子别开生面,听到婉转地唱,还看到这般了得的做,自然就有些刮目相看。那次大奖赛有几百名选手报名参赛,孙娟从中脱颖而出,荣获“十佳演员”称号,可谓当之无愧。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戏曲大奖赛开始风行,成为推出青年演员的重要平台。其实,我并不赞赏通过大奖赛来评价演员实力的方式。在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日新月异的背景下,戏曲艺术遭遇了冷落,青年演员上大戏的机会越来越少。演员借助大奖赛的平台磨炼自己、提升自己,应当说情有可原,无可厚非。但是大奖赛毕竟就是一段唱,而且不是原创,看不到演员塑造人物的完整过程,未必能够准确地判断演员水平的高低。说到底,一个戏曲演员成熟与否的标志,还是在大戏中担纲演出,塑造人物,创造出真正属于自己的角色。我看好孙娟,并非看中她在大奖赛上获得过许多荣誉。要紧的是,我看到了她的表现,看出了她在塑造人物、创造角色方面的潜质和能力。就说这两次大奖赛,孙娟都没有站在那里呆唱,都没有满足于展示一个好嗓子,而是力图在很有限的时间里把人物树起来,把角色推出来,这就难能可贵。扮演韩素娥时,孙娟前半段怀抱姣儿演唱,后半段面对小姑演唱,都是悲痛欲绝的告别嘱托,却有情绪和口吻的细微区别,完成了一次人物身份的有效转换。扮演耶律含嫣时,有遇见花郎的喜,又有想到兄长的忧;有布置新房的心花怒放,又有对镜梳妆的喜滋滋、羞答答的情感交织,惟妙惟肖地披露出几经变化、一波三折的人物心理。再把两次大奖赛的表现做个对比,韩素娥的青衣形象和耶律含嫣的花旦形象各有特色,各具风采。孙娟非常成功地把自己隐藏起来了,恰恰是这种隐藏,显示了作为一位优秀演员所必须具备的素质,那就是塑造人物、创造角色的可塑性和张力。

我不赞同通过大奖赛的方式来评估演员,却用这么多的篇幅唠叨孙娟在大奖赛上的表现。我以为演员必须通过在大戏舞台上创造独特的人物形象来证明自己,却压根不提孙娟主演的大型剧目,这就很容易引起误解:难道,孙娟真的没戏?从1989年毕业于安庆黄梅戏学校、进入安庆市黄梅戏三团算起,孙娟出道已经20多年,主演过的大戏可以列出一份长长的清单。遗憾的是,现在要从中公认地指出哪个角色真正属于她,还真有些为难。通常,演员拥有属于自己的角色,并得到普遍认可,需要满足两个基本条件:一是塑造出可圈可点的舞台人物形象,二是这个剧目产生了广泛影响。前一个条件是演员通过自身努力可以兑现的;后一个条件受到诸多方面的制约,大大超越了演员的自身能力。其实,在《小乔与大乔》、《霸王别姬》等剧作中,孙娟已经把小乔、虞姬这两个光彩照人的舞台形象成功收入囊中。至于缺少公证,原因很复杂,显然是她个人左右不了的。

为了参加1992年举办的第一届黄梅戏艺术节,安庆市黄梅戏三团排演经典剧目《天仙配》。入团不久、刚刚20岁的孙娟担任主演。因为有太多的前辈饰演过七仙女,也就有太多的饰演经验可资参照,她演得再好,功劳不能完全记在她的头上,所以我们按下不表。1995年举办第二届黄梅戏艺术节,安庆市黄梅戏三团排演了原创剧目《小乔与大乔》,孙娟再度出任主演,饰演小乔。对于“二乔”,我一直耿耿于怀,觉得是个绝好的黄梅戏创作题材。“二乔”是美女,是安庆潜山人,这都是用黄梅戏来表现的理由。更重要的是,在流传甚广的坊间,小乔长期以来只是美女的代言人,这个形象的内涵,有待于新创的艺术作品加以充实和提升。果然,《小乔与大乔》站到了爱情与战争的高度来处理这个题材,站到了美女在战争中的作用的高度来塑造小乔这个人物。这不是无端的拔高,不妨仔细品味苏东坡的那几句词:“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不妨仔细回味罗贯中设计的那个小说情节:诸葛亮用曹操觊觎小乔美貌的理由说动周瑜联合抗魏。因此我们有依据认为,重写小乔是历史留下的伏笔。美女好演,有才华的美女不那么好演,有才华又有思想的美女更加不好演。好在孙娟准确地领会了剧作意图,让一个容颜出众、才华盖世而又忧国忧民的小乔矗立在舞台的高处。本来,《小乔与大乔》经过修改提高后可以走得更远,孙娟可以在那次黄梅戏艺术节获得“表演金奖”的基础上得到更大范围的认同。说句半玩笑半认真的话,这个戏如果当年坚持演下去,孙娟一定能演火,一定是吴宇森《赤壁》中饰演小乔角色的最佳人选。据说,因为领导层的矛盾和更迭,《小乔与大乔》再也没有加工和继续演出的机会,小乔的形象也无缘见到更多的观众和赢得更多的声誉,真是让人无语。

出于对事业和家庭的双重考虑,孙娟2002年从安庆市黄梅戏三团调入安徽省黄梅戏剧院,从而有了更大的施展空间。先是主演《女驸马》,算是借助前辈的经验热热身。接着,在根据莫言同名话剧改编的历史剧《霸王别姬》中出演虞姬。按照王晓鹰导演的说法,黄梅戏《霸王别姬》不再是一个英雄落泪、痴女殉情的故事,不再浸淫在悲切、凄美的氛围中,而是充盈着人格的光彩和生命的欢悦。如此说来,虞姬在戏中不再仅仅是美丽的“痴女”,而有了更多的作为。的确是这样,由于吕雉在腥风血雨之时的贸然闯入,霸王身边出现了同时深爱着他,却有着不同爱情价值观的两个女子。处于这样的人物关系之间,虞姬的儿女情长便不再单纯,便和吕雉希望男人的生命在建功立业中焕发光辉的爱情理念构成碰撞。在这个剧目中,虞姬与吕雉的对手戏堪称最为精彩的部分,一个阴柔,一个阳刚;一个是美的化身,一个是力的张扬;一个爱得情意绵长,一个爱得刀光剑影。而孙娟与李文,这两位虞姬与吕雉的扮演者,经过王导的启发和调教,源自戏曲程式而又超越戏曲程式,在对手戏中把柔情似水和野性勃发这两种表演风格发挥到很见神韵的境界。在合肥首演之后,《霸王别姬》到首都北京参加第四届北京国际戏剧演出季,意在扩大作品的影响。没料到事与愿违,北京的演出不算成功,遭到部分业内专家的严肃批评,被认为是偏离了戏曲艺术的方向,只好偃旗息鼓刀枪入库。对于《霸王别姬》的不幸遭遇,我一直感到愤愤不平,不仅为孙娟等几位在戏中得到很大提高的演员抱屈,也不仅为一出勇于探索前行的黄梅戏抱屈,更为神圣的戏曲艺术深感痛心。我真希望,我们的戏曲界能够宽容一些,宽容探索的精神和创新的勇气,哪怕是有些失误。要知道,戏曲艺术如今的境况并不美妙,摸索新路是多么紧迫的任务。

去年,孙娟参加了新版黄梅戏《风尘女画家》的演出,饰演主角张玉良。依着孙娟的想法,她在《霸王别姬》中扮演的虞姬是特别小鸟依人的,这回变换一个套路,或者说努力拓宽自己的戏路,塑造一个特别坚定特别顽强的角色。听到别人评价她比较娇弱时,孙娟表示了不同意见:“其实你们都走了眼,我虽然外形上比较柔弱,但骨子里特别硬特别倔。”从《风尘女画家》的实际呈现来看,孙娟的演出没有停留在柔软与坚韧的反差上,而是恰到好处地准确把握了人物个性的丰富层次,进退自如,游刃有余。在剧中,张玉良这个角色的年龄跨度很大,人生经历和情感变化都很复杂。孙娟注意到这一点,因此在表演上注重自我完善,细腻、传神地刻画出张玉良在不同人生阶段的个性特征,如芜湖为妓的凄苦忧郁、初入潘府的娇羞纯真、考入美专的青春活力、留学归来的成熟大气、再次出洋的老迈沉稳。区别于《天仙配》和《女驸马》中更多带有模仿痕迹的表演,此时的孙娟显然更加成熟,面对马兰和韩再芬都曾饰演过的张玉良,她表现得自信而从容,诠释了一个崭新的属于自己的张玉良。

这篇文章就要结束了,该对题目做点说明。尽管孙娟在戏曲表演方面已经卓有建树,也获得过不少的褒奖。然而,戏曲界对她的认识还不算全面,对她的评价还不算完整。我们见过大奖赛上的孙娟,但那个舞台的时间和空间有着很大局限,见到的只是半个孙娟;我们见过大型剧目中的孙娟,但那些作品传播的时间和空间也有很大局限,见到的还是半个孙娟。今年,孙娟年届不惑,我们期待不惑之年给她带来好运,期待不久的将来,她有机遇还原一个全面、完整的孙娟。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