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志萍 北京通达恒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

2013-08-12 15:22:46   作者:徽商新媒体   来源:

姚志萍 北京通达恒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

北京通达恒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

 

姚志萍:姚鼐后人演绎财富人生

 

 

9月26日,敦煌鸣沙山月牙泉。夜幕降临,在四周起伏的沙丘包围下,这片享有盛名的沙漠孤岛显得与往日大为不同。耀眼的追光与轰隆作响的音乐打破了寂静,肆意跳跃的音符随着空气和风沙飘散在月牙泉的每一处,现场三万多名观众热情而亢奋,他们高呼“徐沛东、阎维文、田震、郭峰”等国内乐坛知名乐人的名字,呼声响彻全场……

作为整场晚会的操盘手,北京通达恒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姚志萍在后台忙得直不起腰,只有在歌手候场和演唱的间隙才能偷懒往楼梯上一坐。这场沙漠演唱会让她领略到了风沙的厉害,粗粝的风沙割得她的脸生疼,高跟鞋在沙漠中简直寸步难行,她大咧咧地把鞋一脱,并将其悄悄埋在楼梯之下,根本无视助手反复地小声提醒:“姚总,快把鞋穿上,多不雅观啊。”

“哪里管得了那么多,高跟鞋踩在沙里,几乎全部沉下去,想拔起来非常费工夫,还不如光着脚走。”半个月之后的10月13日晚,面对《徽商》记者时,性情直率的姚志萍谈到那晚的情景,仍难掩兴奋。

鲜少有人能想到,月牙泉里的那场演唱会是姚志萍跨界进入演艺行业的第一次尝试,从商20多年,她历经沉浮,经营饭店,进军工程行业及幼儿教育领域……一个个看似毫无关联的行业共同编织了一个属于她的商业世界,她的目标清晰简单:超越自己。

 

与旁人不同的人生

姚志萍,安徽桐城人,“桐城三祖”之一姚鼐的后人。

这曾是她引以为傲的身份,若干年后,她正在用事业和努力超越姓氏赋予的荣光。

自上世纪80年代末离开家乡远赴武汉创业以来,姚志萍经历过起起伏伏,她曾凭借自己的魄力征服了武汉餐饮界,转战安徽之后,曾经为了工程如男人般和工程甲方拍桌子叫板,更在足以安逸度日的当下,挑战自我,进入陌生的演艺行业。对姚志萍来说,跨界而行从不是难事。

她不认为自己是个女强人,却也不甘居于人下,她要的是一个与旁人不同的人生。

早在20年前,她就选择了这种人生。

上世纪80年代末,那时的姚志萍还是个“孩子王”,幼师专业毕业的她听从了父母的安排成为了一名幼儿教师。她喜爱这份工作,可是在日复一日波澜不惊的生活中,她渐渐发现自己的不甘:不甘如此平凡地工作,不甘过着一眼望到头的生活。恰好在此时,经她的一位亲戚的引荐,她远离家乡桐城来到武汉,承包了湖北省军区招待所从而进军当地的餐饮界。

此前,经商是姚氏家族成员鲜少尝试的“雷区”,可这些在当时不过20来岁的姚志萍眼里却是个既冒险又有挑战的尝试。

“我一直都相信性格决定命运”,姚志萍说她的骨子里透着一股大胆和韧性,这让她在招待所工作时游刃有余。鲜为人知的是,姚的外婆曾和严凤英一起演过黄梅戏,她也继承了外婆的衣钵——天生一副好嗓子,招呼客人时她常常会亮出两嗓子,一曲唱罢,满堂皆惊。自此,武汉餐饮界都知道了这么一位来自安徽的姑娘。

离乡十年,姚志萍的思乡之情日甚,她永远忘不了那个情景:天蒙蒙亮时她要乘坐班车回武汉,年幼的儿子追在她的身后,家中的小狗追在儿子身后,她上车背对儿子的瞬间已泪流满面。同时,身处餐饮行业的她也渐渐感觉到“天花板”的存在:管理机制不规范,琐碎繁杂,这也让她渐渐萌生了回乡创业的想法。

在武汉打拼期间,她积累了丰富的人脉和资源,回到合肥就意味着她要割弃十年奋斗得来的所有,可是她毅然决然地回来了。1999年,姚志萍来到了合肥——二次创业的发轫地。

初来合肥,姚志萍依旧将目光聚焦在自己熟悉的行业——餐饮,可是真正介入之后她才发现,此一时彼一时,彼时的她已经没法融入到那个行业之中了。

“我现在滴酒不沾,所以没人相信我以前做过餐饮行业。”觥筹交错是餐饮行业老板每日的必修课,姚志萍却厌倦了那种生活,她不愿意继续那样生活。

一次,几个武汉生意场上的朋友来合肥看她,多年未见,大家多喝了几杯,结果却将姚志萍喝进了医院。痛苦的洗胃和打点滴让姚志萍下定决心离开这个行业。

也正是这次醉酒的经历让姚志萍遇到了人生中一个重要的契机。

 

谁说女人不能做工程?

姚志萍在休养期间对于未来的选择摇摆不定,事业也随之陷入低谷。就在此时,武汉的那几位朋友为她送来了一次创业的良机:进军工程领域。彼时正是中国房地产行业高速发展之际,全国各地兴起的地产热潮也让工程行业如火如荼,时间和人脉是工程行业中捕捉瞬息万变商机的有利“筹码”。

姚志萍从未做过工程,可是她却并不胆怯。朋友为其引荐了武汉凌云幕墙的负责人,最终她拿到了合肥地区的经销权。只是谁都没想到,姚志萍能在这个男人扎堆的行业里开城拔寨。

由于工程项目需要公开竞标,姚志萍便频频出现在竞标场合,渐渐地她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常常是一屋子男人,她贸然走进去时,常被人“赶”出去。

“那时经常被问是不是走错地方了,一开始我也会在恍惚间误以为自己走错了,其实不是我走错了,是他们想错了,谁说女人就不能做工程?”时至今日,说起这件事,姚志萍仍然有些不悦。

一次竞标时,姚志萍好不容易在男人堆里发现了同性的面孔,两个女人远远地对视着暗自为对方鼓劲。结果出人意料,最后竞标成功的竟然就是这两个女人,周边数十个男士都倒抽了口气,不甘心地走了,那时的姚志萍心中暗爽。

也是这个项目,姚志萍曾在工程甲方的面前拍桌子叫板,“谁让他不遵守合约按时付款,他觉得女人就好欺负吗?”

工程行业的顺风顺水让姚志萍再尝创业的甘甜,她觉得自己浑身充满力量,此刻,爱“折腾”的姚志萍已不满足于在单一领域中的成功,她需要的是超越。

幼儿教育行业的风生水起让她嗅到了其中的商机。

凭借此前在幼教行业积累的经验,姚志萍隐隐感到高端民办幼教会是今后幼教市场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也曾有朋友委托她出谋划策,姚志萍的判断在市场中一一得到验证。眼见自己参与筹办的幼儿园一个个都成了合肥幼教市场上品牌与品质的“代名词”,姚志萍坐不住了,与其为他人作嫁衣裳,不如自己亲手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幼教版图。

通常,投资一个幼儿园需要数百万元的资金,而钱在这个行业仅仅是敲门砖。近几年来频频发生的事故让所有人将目光聚焦到幼儿园管理安全上,其中的风险与危机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姚志萍刚刚将想法讲出就遭到了家人的一致反对,“那么多人都在幼教行业里栽跟头,你凭什么就认为自己能做好?一旦出事,后果不堪设想,你还是算了。”家里人都让姚志萍打消这个念头,却也激起了她内心的反抗,她相信自己可以做好,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圆20年未完待续的事业。

姚志萍瞒着家人投资了合肥皇家贵族连锁幼儿园,不明就里的丈夫将女儿送进了幼儿园上学,每到学期开始时,丈夫都会按时将学费交到学校,却一直不知道这个幼儿园就是姚志萍亲手打造而成。

“后来丈夫看到幼儿园墙上挂的办学许可证的法人代表是姚志萍才知道了真相,直到现在还在埋怨我太冲动。我知道他这是担心我,我能做的也只有加强管理,让事业发展得平稳。”姚志萍回忆说。

如果说,进入工程行业是一次偶然,投资幼教行业是为了圆梦,那么在四十多岁的“高龄”进军演艺行业则让众人都猜不透姚志萍为何会走这步棋。

机遇在三年前不期而至。那次姚志萍正好去北京出差,碰巧在聚会时遇到了演艺圈中的朋友,大家交谈甚欢并在极短的时间内达成一致:成立文化传播公司,进军演艺市场。

这一次,姚志萍能行吗?

 

进军演艺新领域

姚志萍入行完成的第一件“作品”便让众人刮目相看。

敦煌鸣沙山月牙泉——如明珠般镶嵌在沙漠之中的绿洲,姚志萍将其组织的第一场演唱会开到了这里。

很少有人知道,姚志萍是在深夜签下这一份演唱会的合约。今年九月中旬的一天,她和助手连夜赶到敦煌,与演出赞助商——敦煌市相关领导洽谈其中的细节,她们定下了第二天中午的机票赶回合肥,可是因为其中的一些细节双方未协商一致,合约在签订前还处于修改状态。眼看天色已暗,姚志萍和助手只得去外面找住处暂时落脚,她们刚将行李放下,姚志萍的手机就响了。

电话中传来“喜讯”——细节落实,速来签约。姚志萍看了看手表,已是午夜时分。她和助手急忙过去,将刚刚盖好章的合约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那一刻,她觉得那种久违的胜利再次降临。

合约签好,演职人员的邀约和档期安排成了姚志萍剩下半个月时间中的头等大事。艺人邀约远比她想象中复杂得多,这时她才觉得这个圈子里还有太多事情她不明白。

眼看时间紧迫,姚志萍火速飞到北京与徐沛东、阎维文、田震、郭峰等内地乐坛举足轻重的歌手敲定档期。9月26日,姚志萍交出了她在新领域中的第一份成绩单——一场超过三万人观看的演唱会。

直到演唱会结束,姚志萍紧张的心情才得以平复。这时有几个小女孩拿着本子来找艺人要签名求合照,被误以为也是明星的她也被层层包围住,那时的她疲惫至极,已没有多余的力气和热情向粉丝解释她实际的身份,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又签名又合影忙活了半天。

眼下,姚志萍的日程表被排得满满当当,10月30日,在她的故乡桐城,她为故乡父老献上一场精彩的演唱会;11月份,还有一场远在湖北安陆的演唱会在等待着她。

工作的繁忙让她有时也会疲于招架,现在的她只要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都会早早回家,陪在女儿身边。对于儿子的成长,姚志萍是有遗憾和歉意的,她不愿意这种遗憾和歉意继续延续到女儿的成长过程中。

“瞧瞧,我女儿又开始打电话催我回家了。”采访中,几乎每隔半个小时,姚志萍的女儿都会打来电话,“她让我回家陪她练琴呢。”脱下商业外壳的她,也只是一个平凡的母亲,最大的梦想也不过是陪伴在家人身边,享受更多来自家庭的幸福与温暖。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