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再芬 安庆再芬黄梅艺术剧院院长

2013-05-19 17:28:23   作者:徽商新媒体   来源:

韩再芬 安庆再芬黄梅艺术剧院院长

安庆再芬黄梅艺术剧院院长
 

“黄梅仙子”韩再芬

 

       

 

从艺三十年来,韩再芬塑造了一大批个性鲜明、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多次获得梅花奖、金鹰奖、华表奖、文华奖等中国文艺领域的最高奖项。她同样具有过人的经营天赋,她带领的安庆再芬黄梅艺术剧院勇于创新,大胆改革,她也因此成为全国文艺领域的著名企业家。

她是坚贞不渝的“七仙女”,她是机智灵敏的“女驸马”,她是幽怨无限的“徽州女人”,她是“一个光人两张证”的女博士“姚兰”……

她就是著名表演艺术家、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安庆再芬黄梅艺术剧院院长韩再芬。

从艺三十年来,韩再芬塑造了一大批个性鲜明、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逐渐成长为国内黄梅艺术的领军人物,深受海内外观众喜爱。

10月22日,在第五届黄梅戏艺术节开幕前夕,《徽商》记者在专访韩再芬时,在她办公室的台灯上看到一个便笺,上面写着祝“神仙姐姐健康快乐、美丽幸福”的字样。

其实,在全国亿万观众的心目中,韩再芬永远是那个技压群芳的“黄梅仙子”。

 

声惊四座     技压群芳

“我最近在《撒切尔夫人》这本书上看到一句话,‘我的工作就是我的生活’,特别有感触。因为有的人工作是为了生活,而我的生活是为了工作,生活就是工作。我感觉现在的生活里面,所有的事情就是黄梅戏。”

10月22日下午,在安庆再芬黄梅艺术剧院院长办公室,不施粉黛的“黄梅仙子”韩再芬宛如一个智慧干练的白领,平静地向《徽商》记者诉说着充满传奇的戏曲人生。

日历翻回到四十年前,韩再芬出生在安徽省潜山县的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财政局的干部,母亲是黄梅戏演员。

有趣的是,虽然韩再芬从小爱好文艺,父母却一致反对女儿学习文艺。特别是作为黄梅戏演员的母亲,更是坚决反对韩再芬学习黄梅戏:她担心女儿吃不了学戏的苦。

只是,很多时候,父母为孩子们规划的未来并不容易实现。

过人的艺术天赋还是很快让韩再芬脱颖而出。

在她十岁那年,安庆地区黄梅戏剧团招生,邻居一个女孩报名了,就让她去陪考。在考试现场,监考教师看她充满灵气,就让她现场清唱了一首歌。结果报考的人没考上,“陪考”的韩再芬却被选中了。

韩再芬对当黄梅戏演员表现出的极大兴趣也逐渐打消了父母的顾虑。身为黄梅戏演员的母亲还把自己的体会倾囊相授,告诉女儿:“人生的道路是不平坦的,艺术的道路更是坎坷。既然选定这条路,就要坚持走下去,而且一定要走好。”

就这样,她成了安庆地区黄梅戏剧团培训班一名最小的学员。

此后,小小年纪的韩再芬就离开父母,独立生活,一面要学文化知识,一面要练功,练唱、练表演,艰辛程度可想而知。但,从小倔强的她,虽然也在背后流过泪,可在人前却从不示弱。由于她为人开朗热情,虚心好学,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喜欢她,大家都乐于帮助她。

对于那段日子,特别是对王兆乾、麻彩楼、万迪汉、张文林等多位老师的言传身教,时至今日,韩再芬仍记忆犹新。采访中,她不止一次地向《徽商》记者强调,“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小时候很多团里的叔叔阿姨都帮助过我,我不能离开他们。”

学艺生涯虽然艰苦,但却使她磨练了意志,学到了扎实的基本功。

 一年后,在安庆地区青年演员基本功的比赛中,韩再芬崭露头角,当时人们形容她是“声惊四座,技压群芳”。

不过,真正让韩再芬被广大观众熟悉和接受的,则是其后不久黄梅戏电视剧《郑小姣》的播出。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戏曲发展的黄金时期,黄梅戏在娱乐形式风起云涌之时,表现了良好的前瞻性,果断选择了和新兴的传播手段——电影和电视结盟。

尽管如此,《郑小姣》的收视前景仍未被人看好。因为在戏曲盛行的同时,港台电视剧也正在内地风起云涌。同期,由周润发和赵雅芝主演的《上海滩》正在热播,一时风靡全国。

但出乎意料的是,《郑小姣》的收视率同样高得惊人。尤其是在当时的黄梅戏之乡安庆,甚至出现了门可罗雀的少有局面。

凭借此片,韩再芬一举成名,并成功摘取了《大众电影》“金鹰奖”。

与现在很多有点名气就飘飘然的年轻演员不同,当时年仅16岁的韩再芬却表现了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甚至连得奖的沾沾自喜都没有。相反,少年得志的韩再芬却突然感觉自己的“压力”来了。

“这压力主要来自内心。因为这部戏,使千家万户认识了我,知道有一个韩再芬,这就把我推向了一个更高的平台。那以后,团里很多戏都要我主演。我就琢磨,能不能演得好?怎么样才能演得更好……就这样,在成名之后,我反而觉得我的压力更大了。”

所有的成功都不是偶然的。

正是这种对自我的清醒认知,才使韩再芬在以后的演艺道路上走得越发从容。

 

驾轻就熟     炉火纯青

接下来,韩再芬又相继主演了《香魂》、《西施》、《杨玉环》、《血狐帕》、《桂小姐选郎》等多部大戏,她在观众中的知名度和美誉度都大大提高。

就在很多人担心韩再芬会在功成名就面前失去前进动力时,韩再芬却有了更高的追求。

“对名和利这个问题,我也很冷静地想过,难道我真的不爱他们吗?结果,我发现自己骨子里就不关心名和利。我很早就到北京演出,和很多大牌都合作过,赚大钱的机会很多。如果有一点虚荣心,我早就变了。但我总觉得好房好车什么的跟我没有关系。无论多出名,我都始终觉得自己是个平凡人。无论别人多么吹捧我,我都不激动。”

虽然中途不停的有电话打过来,但挂断电话的韩再芬总能不假思索地继续和记者的话题。

无欲则刚。或许正是这样淡泊、宁静的心态,才让韩再芬得以在纸醉金迷的演艺圈中出淤泥而不染,在艺术的道路上潇洒地越走越远。

1989年,韩再芬迎来了自己事业上的第二个转折点。

这一年,韩再芬策划创意的《徽州女人》剧目正式公演。

这个悲情故事发生在100多年前徽州的一个小村落里。女主人公15岁出嫁,丈夫却在新婚之日剪掉辫子离家出走,女人从此开始了漫长的等待。35年后,青春不再的她终于等到了丈夫的归来,但丈夫也带回了在外另娶的妻子和孩子。

在这个剧目中,韩再芬把自己多年来对黄梅艺术的追求和理解全部融入其中,入木三分地再现了徽州女人的凄苦命运。该剧公演之后,经久不衰,成了黄梅艺术的经典剧目之一。

“目前,这个剧目已经演出了近300场。”韩再芬告诉《徽商》记者,正是从《徽州女人》开始,自己对黄梅艺术的理解开始从被动接受变成了主动演绎。

也正是在看过《徽州女人》后,一向挑剔的戏曲评论家们对韩再芬的演技做出了“驾轻就熟、炉火纯青”的论断。

从被动接受到主动演绎,韩再芬在不知不觉间完成了从一名按图索骥的演员,向一位看山是山的艺术家的飞跃。

1990年,韩再芬进入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谈及这对其以后的演艺生涯产生了什么影响时,在很多人把春晚当成造星梦工厂、不惜阴谋阳谋的力争登台的现实面前,韩再芬仅以“戏剧演员是不靠春晚出名的”作答。

不过,直至现在,韩再芬依然是央视春晚的常客。

之后,凭借着自身的完美表现,韩再芬逐渐成为黄梅艺术的领军人物之一。

 

与时俱进     传承创新

如果说《徽州女人》是韩再芬个人的转型之作,那么四年后推出的《公司》则可以算是其推动下的整个黄梅戏曲的转型里程碑。

或许正因为此,这个讲述当代女白领故事的剧目才会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了各界关于整个黄梅戏现代化改革是是非非的探讨。

2003年,韩再芬酝酿多时的新剧目《公司》正式上演。与传统剧目围绕过去的神话传说、男耕女织的取材范围不同,这部新黄梅戏把目光直接投向当代社会,投向了大学生求职难这一全新的热点,并巧借此话题大力推广坚持诚信的理念。

——即便在5年后的今天,这一话题仍有鲜明的现实指导意义。

该剧中,历史学女博士姚兰多处求职无望后,一气之下,到工商局办了一个营业执照,创办公司。没有基础、没有经验、没有资金……姚兰凭着自信及勇气面对现实生活中的一切,于是真善美与假丑恶的冲突由此展开……

《公司》公演后,其针对当下社会热点的取材激发了观众特别是年轻观众的共鸣,而其轻松幽默的叙事结构,精美新颖的陪衬舞蹈,特色鲜明的现代服饰等,一举改变了黄梅戏的古装传统,让现代观众倍感亲切。

种种全新的尝试让《公司》大获成功,受到了领导、专家和观众的广泛认可。时任安徽省委书记王金山看完后,欣然题写了“信用安徽建设的产物,建设信用安徽的教材”的题词。

但也有人对这种改革不习惯。认为这种做法改变甚至破坏了黄梅戏的传统,“很多老剧目都看不到了”。

向来十分尊重前辈们的韩再芬这次却固执地坚持己见。因为,在她眼中,黄梅戏已经到了必须改革的时候。

多年从事黄梅戏创作之后,韩再芬发现黄梅戏迫切需要向现当代转型。“因为任何一种艺术都是有年龄的。任何一种艺术都有老去的危险。所以灵动、亲切的黄梅戏必须率先近现代化,需要绚丽的转身。”

与这些不支持的声音相比,韩再芬却强调自己的压力和挫折更多地来自内心的思想冲突。

“做还是不做?舍还是得?每个人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我也会。但每次我都会把握住一点,那就是必须要有利于黄梅戏的创新与发展。”

最重要的是,多年的创作生涯给韩再芬的黄梅戏近现代化工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韩再芬坦然地说,“改革需要勇气,更需要有看清前面道路的底气。”

这些底气,就是她在几十年的表演实践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不是年轻人不喜欢黄梅戏,而是我们的黄梅戏没有贴近生活,贴近时代。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年轻观众喜欢韩再芬呢?关键是看我们如何创新!”

在韩再芬眼中,黄梅戏亲和、灵动,是一门海纳百川的艺术,完全可以借鉴各种艺术门类的表演形式,进而进行创意,创造出观众喜欢的剧目,变成人们需要的一门时尚艺术。

“前人早就说过,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如果黄梅戏不够超前,不够时尚,那又谈何影响生活、引领生活?”

正是在这样的观点指引下,近年来,作为黄梅艺术领军人物之一,韩再芬一直致力于黄梅戏的改革创新工作。

今年10月23日,韩再芬把去年5.12汶川大地震中蚌埠刘氏四兄弟千里救灾的英勇事迹搬上了舞台。她说她就是想通过这些现代剧目的创作,挖掘、反映普通人身上伟大的人性光辉,从而来改变人们的价值取向和审美标准。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有停止改革步伐。无论有多么大的阻力,无论有多少人说,我都会不断努力地探索下去。”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