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君 安徽省黄梅戏剧院国家一级演员

2013-07-18 08:57:26   作者:徽商新媒体   来源:

徐君 安徽省黄梅戏剧院国家一级演员

安徽省黄梅戏剧院国家一级演员

 

徐君:悬崖在身后,我只能向前

 

 

自12岁进入安徽省艺校学习黄梅戏至今,徐君的生命还从来没有离开过黄梅戏。45个同学中,她是唯一一个仍然驻守在黄梅戏表演一线的“戏痴”。

这个出身梨园世家,并在20多年中创造了众多鲜活人物形象的“黄梅俏妹子”希望自己一辈子都能够站在舞台上,享受观众的鲜花和掌声。

“我人生的重心就是事业,就是黄梅戏。人会闲死,我愿意累死在黄梅戏舞台上。”对于自己的坚守,徐君从未有悔。

随着由其担当制片并出演女一号的黄梅戏电视连续剧《墨痕》的杀青,人们有理由相信徐君又将攀升到一个事业的新高度。可是在全国戏曲环境并不景气的情况下,走独立制片之路的《墨痕》会否是一次冒险的选择?当记者将这个问题直接抛给她的时候,徐君没有回避,“我们并不指望这部戏能赚多少钱。黄梅戏是我毕生的追求,只要能为它做点事,我都会不遗余力。我觉得我是为黄梅戏而生的。”

徐君讲到最后一句话时,神情激昂。

 

《墨痕》飘香

采访很自然地从不久前刚刚杀青的《墨痕》开始。

这部长达八集的黄梅戏电视连续剧以徽州休宁县墨商的故事为背景,围绕以制墨为业的陈、汪两家的兴衰及墨荷和胡天柱二人面对困难境遇时的艰难选择展开剧情,整个故事跌宕起伏,散发着浓浓的徽文化的魅力。黄梅戏音乐泰斗时白林亲自担任《墨痕》音乐总监,著名导演袁牧女执导该剧,力邀当下黄梅戏曲界的实力派人物徐君、董家林、王丹红、王成、宁晓志、徐世银等倾情出演。

对于徐君而言,这部戏的真正挑战还在于,她要一人“分饰”两角:身负家族冤屈的悲情女子墨荷,以及不甚熟悉的制片人角色。

对于第一个角色,曾经在《戏牡丹》、《巧妹与憨哥》、《女驸马》等剧中拥有上佳表现的徐君自然不在话下。真正令她手忙脚乱的,是制片人这个自己并不熟悉的陌生工作。

光是要组织起这么一大帮子人参与剧本的创作、拍摄地的选择、拍摄资金的筹集就让徐君的2010年忙碌异常。可她还是在短短几个月间完成了这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部戏从去年2月开始筹备,到10月底正式开机前,光剧本就前后修改了12次。我真的非常感谢一起工作的团队,正式进入拍摄后我的全部重心都放在戏里,现场制片、制片主任为我承担了繁杂的工作。我这个制片人也就是刚刚合格吧,不敢给自己打高分。”

讲起《墨痕》的拍摄,徐君一扫连日来的疲惫,立马就打开了话匣子。

此次,徐君饰演的墨荷是个悲剧角色,身负家族冤屈,想爱亦不能爱,必须抑制住内心对男主角萌动的情愫。为了这个戏,徐君吃尽了苦头,早上四点就得起床化妆,中午吃个盒饭又要开始赶下午场,忙到晚上十点才能收工,还得卸妆换行头。如果是一天也就勉强忍忍了,可是一过就是35天,天天都有她的戏份,不能有一丝懈怠。按徐君的话说,这就叫“演员的自我修养”。

徐君撩起鬓角告诉记者,之前因为天天化妆外加着急,耳边起了很多水泡,到电视剧杀青后才慢慢消下去,忙的时候都有时恨不得把自己掰成两个来用。

“其实演员的生活并不像大家想得那么简单。从拿到剧本那天开始就要揣摩角色,要和导演沟通,听导演阐述人物的构思,然后再自己去体会角色。就拿墨荷来说,她是悲剧性的人物,我在拍摄的时候必须一直保持悲伤的情绪,甚至在导演喊‘停’之后,仍然不敢大声说笑,就怕把这种情绪给毁了。进入角色的内心,释放出她的喜怒哀乐,在现场,你必须忘了所有的人和事,只和角色对话。”

走的是独立制片之路,很多人不免为徐君担心:在全国戏曲环境并不景气的情况下,这会否是一次冒险的选择?

“投资人当然需要回报,这种模式也固然有风险,但从长远来看更有益于戏曲电视剧的良性发展,如果投资方不是对剧本、演员有足够的信心,是断然不会愿意参与进来的。我们会争取央视戏曲频道这个有影响力的播出平台,还会通过出售海外版权和发行音像制品回收成本。”

 

艺术永远有遗憾

了解徐君的人都知道,黄梅戏对她来说,不仅仅是事业,更是生命的组成部分。她的人生从最初的那刻开始就和黄梅戏息息相关。

出身梨园世家的徐君从小就在周围环境的潜移默化中与黄梅戏结下了不解之缘。她家和黄梅戏大师严凤英是邻居,两家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共用一个厨房,关系密切。虽然没能亲眼目睹大师的风采,但她走上黄梅戏这条路却和大师的爱人——王冠亚先生有着奇妙的渊源。

1982年,安徽省艺校招生,只有12岁的徐君也想去试试。但是父母从没发现女儿有什么特殊的才艺,对她一时兴起的冲动抱有深深的怀疑态度。这时正好碰到王冠亚先生,他让徐君来一段,徐君就即兴给大家唱了段《到底人间欢乐多》。

“那时王叔叔拍了拍我的头,说不错,很有灵气,可以去试试。就这样我去报名考了艺校。”

12岁的徐君成了那届同学中年级最小的一个。不过年级小可不意味着有任何特权,该练功、吊嗓时没机会偷懒。一次,倒立撑到手抽筋,直接就顺着墙摔在地上,这一年少时代“打地基”的糗事让徐君一直到现在都记忆深刻。

毕业后顺利分配到安徽省黄梅戏剧院,一直在表演第一线的徐君也成了同学中唯一仅剩的“独苗苗”。

“我觉得艺术要有灵气,要有感觉。我对黄梅戏非常有感觉。现在人才竞争都非常激烈,必须付出双倍的努力和心血才行。”

尽管已经在戏曲行业中浸淫了20余年,但是徐君却直言“艺术永远有遗憾,这可能也是艺术的魅力之所在。”

从《戏牡丹》中的白牡丹、《巧妹与憨哥》中的巧妹、《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到黄梅戏电视剧《鸳鸯配》、《花好月圆》、《墨痕》,徐君一直在试图突破以往的风格。或机智活泼、或娇俏动人、或大义悲情,她总是想把自己逼到一个绝境里,看看自己到底还有哪方面的潜力能瞬间挖掘出来。

“我从不否认自己喜欢享受站在舞台上接受观众鲜花和掌声的感觉,我也不否认自己享受在不同角色变换身份和情感时的挑战和超越。只要黄梅戏还存在,我就会为它的完美魅力永远努力下去。”

和大多数同行一样,徐君在讲起黄梅戏这个耗尽了自己心力的选择时特别容易激动。无关利益与金钱,黄梅戏犹如一个深深刻在她们这代人心中的图腾,值得信仰与崇拜,值得依赖与托付。只是思考了片刻后,徐君却忽然摇了摇头,重复说了两遍:

“这个时代已经不一样了,不一样了。但我相信黄梅戏的魅力还会继续存在。”

 

我不敢后退

和大多数大红大紫的影视演员、歌手不同,戏曲演员常常会处在一个微妙的位置上:辛苦付出,却常常被边缘化;一个戏种能诞生出一两个腕,两三首人们耳熟能详的段子实属不易。对于这些问题,徐君有时候也很困惑,她说自己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只是很难找到答案。

“现在科技发达,传播手段多元化,人们的兴趣又很广泛,黄梅戏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传播。我也试图在黄梅戏的传播方式上进行一些创新。”

徐君也曾有过“一时冲动”。唱过流行歌曲,参加过歌曲大赛,甚至还跑到千里之外的珠海过了把选美的瘾,成绩居然还都不错。

“我也不敢讲自己就绝对的不浮躁,只是如果想转行的话早就可以转了,趁更年轻更趁漂亮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尝试过别的,还是觉得黄梅戏更适合自己,那些尝试最终都汇聚在了黄梅戏的表演中,一次次的比赛后我个人也得到了磨炼。”

对于徐君来说,没有转行是因为自己的人生重心都放在黄梅戏里了。可是现在戏曲行业略显不景气的局面也会让她感到无力。

“黄梅戏需要创新,需要灵魂人物的引领,需要有传人接棒。这些都非常迫切呀!戏曲确实要与时俱进,但是不能把骨子里的东西都改掉。戏曲的改革可能需要一代人、两代人的努力、普及。我会尽我所能完成我的使命。”

正当年的徐君也没想得太远,至于传人、徒弟都还是很久以后的事情。可是作为安徽省政协委员,徐君每年的提案都会和文化、和黄梅戏相关。她曾提过“以徽派建筑雕塑为载体,以黄梅戏文化为主题,建设‘黄梅印象’文化主题公园”的提案。如今,她又希望能将院团有经验的老人们请回来,亲自教导年轻人们投入到学习中。

“时白林老师都83岁的高龄了,没缺席一场剧本研讨会,而且在南京录唱段的时候还亲自到场监棚,这种严肃专注的态度太难得了。不要觉得带徒弟是件简单的事情。要把肚子里的东西统统教给他,要让他领略到黄梅戏的精髓,要传授技能,更要在人品和戏德上对他进行培养,这都是要耗费大量心血的。”

采访到最后,徐君若有所思。她说在这个年纪,这个位置上,她需要去思量的事情太多。她说一直以来自己的身后都有道悬崖,每往前走一步,身后的路都会坍塌掉,逼得她只能向前,不能后退。

“一想到后退的结果就是自身的颓废,就是对黄梅戏的亵渎,我就不寒而栗。所以这么些年我不敢后退,不敢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如果有可能,徐君希望能一辈子都待在舞台上,唱下去,演下去,永远、永远……

 

名媛非常谈

你最为珍惜的财富是:家人,亲情及朋友真诚的友情

你儿时的梦想是:能够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大艺术家

你一生中的最爱是:父母

你自己的哪个特点让你最觉得自豪:善良、自信、宽容

你认为生活与事业应该是怎样的一种关系:平衡、和谐统一的关系

你最欣赏女性身上的品质是:自信、温柔、善良、宽容、勤劳

你最欣赏男性身上的品质是:坚强、智慧、有责任心、有爱心、有能力

 

名媛档案

生日:1月4日

星座:摩羯座

血型:AB型

生活理念:过自己喜欢的生活

喜欢的颜色:黑色

喜爱的花:梅花

着装风格:大方、雅致、得体

最大的心愿:一生从事自己的黄梅戏事业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