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兴敏 安徽国泰医药集团总裁

2013-07-11 10:17:59   作者:徽商新媒体   来源:

杜兴敏 安徽国泰医药集团总裁

安徽省国泰医药集团

 

总经理杜兴敏:劫后方知百味新

 

              

 

商业世界里从不缺乏传奇故事和演绎这些故事的人。

上世纪末,杜兴敏和老公导演“蛇吞象”,由其创办的安徽省国泰医药有限公司亦成为当时安徽省首家医药民营改制企业。

 然而不过七年时间,杜兴敏就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劫难。因为修路的原因,所有的药品出不去,而需要药品的人也进不来。都说上帝在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可是杜兴敏却觉得条条路通达的都是深渊。

在杜兴敏面前,你不要妄谈自己知道什么是炼狱般的生活,除非你也曾经历过从身家过千万到手上只有1500块可以用;除非你也曾在两三年内天天面对无法预知的麻烦和上门要钱的客户;除非你在困境中面对信任的下属离去,也能和她一般心境平和。

面对这些曾经的往事,杜兴敏没有回避。现在的她凭借多年来的腾挪转移已摆脱了昔日的困境,而历经波折后,她对人性、对未来认识得更加通透。

 

春风得意

虽然是地地道道的阜阳人,但是在杜兴敏身上看不到一点北方人的影子。她的声音委婉动听,身材和皮肤保养得很好,举手投足间更多一分的是南方女子的温婉娴静。生于中药世家的她和医药行业有着不解之缘,从第一份工作到现在,她一直从事着与医药有关的工作。

其实,杜兴敏刚开始做生意是被“逼”出来的。上世纪80年代,结婚后的杜兴敏成了名副其实的“月光族”,由于从小在家人的关怀中长大,她对理财几乎一窍不通,常常是上半个月过着好日子,下半个月日子紧巴巴。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半年后,她的父亲看不下去了,于是提议给她囤积一部分中药材,让她暂时解决生活上的麻烦。

“那时候囤积中药材就和现在炒期货一样,要眼光独到,对市场判断准确。”拿出5000块钱后,父亲建议她买玄胡(中药材名),很快,玄胡的身价翻了十倍。就这样,杜兴敏的第一桶金就从中药材的“倒买倒卖”中而来。

关于杜兴敏的掘金故事远不止这一个。丹皮是种用途广泛的中药材,曾经因为药农大面积种植导致市场供过于求,价格狂泻。后来药农们见无利可图便不再种植。于是,一个生产周期过后,杜兴敏和老公一次性囤积了100多吨丹皮,三年后,丹皮价格翻了数倍,一次出手又让她赚得盆满钵满。

1994年正式离职后,杜兴敏和老公去了上海创业,在那他们有了自己的化工厂。可是,回归医药行业一直是她的心愿,她一直在等待时机,毕其功于一役。

等待了几年之后,机会终于来临。当时,安徽省医疗器械公司由于经营不善急需外界输入新鲜“血液”,而她抓住了这次机遇。凭着雄厚的资金和经营管理经验,杜兴敏击败了众多的竞争对手,并于1999年4月,全资收购安徽省医疗器械公司,成立安徽省国泰医药有限公司,这也是当时安徽省首家医药民营改制企业。

“现在看有点‘蛇吞象’的味道,其实如果不借壳经营,民营资本是很难杀入当时还相对封闭的医药行业的。”

一亮相,国泰医药就对安徽医药市场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力。由于是民营企业,国泰医药在市场运营方面更加灵活,药价相较于其他国营公司便宜很多。于是大佬们的联手封杀给了刚刚成立的国泰医药不小的下马威。

“我们没有怕过,也从不认为这是一次冒险之举。可以说,在2003年,我们已经看到了平价药品是大势所趋,只有顺应这股市场浪潮才能盘活企业。”

2004年3月,国泰医药在省内医药企业中率先领衔降价大剧,“把药价水分拧干到底”、“比平价药店再低15%”的口号和举措,让百姓得到实惠的同时,也让同行惊呼“狼来了”。同时,一个营业面积10000平方米、华东地区最大的仓储式医药超市也在合肥横空出世。

建立安徽省首家医药民营改制企业;兴建华东地区最大的仓储式医药超市;成立GAP天然植物药物规范种植园;推进与医院的强强合作;建立医药物流配送中心……安徽国泰医药名噪一时,杜兴敏只用了五年时间就创造了令同行咋舌的佳绩。只是,一时风光无限的她根本没有预料到,一场可怕的危机正慢慢潜伏到自己和国泰医药身边。

 

四面楚歌

2006年,国泰医药仓库所在地的合肥市金寨路开始修建高架。对杜兴敏而言,修路不啻宣判了国泰医药“死刑”:药品集中在仓库中,药品出不去,运送药品的车辆进不来,日销售额从之前的几十万跌落到不足一万,所有的努力和付出瞬间都成了虚无。

那一刻,杜兴敏说她感觉所有的事物都失去了颜色,她犹如跌进了四面楚歌的困境中,谁也不能把她救出来。

杜兴敏不是没有做尝试,在封路之前,她曾经设法将货物调往另一个仓库,可是,老天又和她开了个玩笑,另一个仓库也面临着修路的问题,而短时间内,她也没有办法找到新的仓库。

即使困难重重,杜兴敏也不想放弃。她和员工们像蚂蚁搬家那样凭着双手把几千万元的药品搬了出来。由于修路,地面很脏,她和员工们往往要准备两双鞋,一双在外面穿,回到单位后立马换上干净的鞋。

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头。由于药品无法及时运输,国泰医药面临着资金链的压力,银行停贷,上游商家催款……杜兴敏无力应付这些错综复杂的问题。

“当时,可能是我人生中面对的最大的困境,一直以来我都很顺利,以至于在最初的时候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应对。我每天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儿,不敢轻易把弱点暴露出来,其实心里特别酸楚。”

这次的资金链危机对国泰医药的压力是空前的,每天有形形色色的人上门要钱,或恐吓或威胁,这些都让杜兴敏疲于应对。她不知道明天又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等着她去解决,也不知道自己哪天会受不了崩溃。压力一大,她就开着车去天鹅湖边走走看看,仿佛只有在那时她才能找回那份属于自己片刻的安宁。

最落魄的时候,她的口袋里所有的钱加在一起只有1500块,就这还是公司财务想尽办法才拿出来的“巨资”。那时正逢过年,杜兴敏就带着1500块回到阜阳看望家人,没有了往年过年时的愉悦心情,她就静静地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去想,但又什么也忘不了。

度日如年的滋味很不好受,杜兴敏也在苦苦找寻着应对之法。“不管怎么样,我知道自己是一定要把这场危机给度过去的。不管是对上下游的商家,还是对国泰医药那么多支持我的员工,我都要给出交代。”

于是,杜兴敏将之前的销售模式从现款现货改成了赊销。对于上游拖欠了货款的企业,她一家一家跑去解释。凭着之前良好合作,杜兴敏终于看到漫无天日的黑暗中的那丝曙光。

 一直到2009年初,杜兴敏才从这场危机中慢慢走了出来。回身相望三年中的点滴岁月,她如凤凰涅槃般重生,虽然代价大了点,但她说值了,因为这三年她看清了很多以前没看清的人和事。

 

身后悬崖

“都说做企业就像是坐上了‘贼船’,上去了就不能考虑下船的事,只有前进没有后退,只能想着怎么把船安全行驶好,也许前面就是桃花源的美景,但是没到达前,必须如履薄冰。”

想起创业11年来的种种,杜兴敏感慨良深。如她的一位莫逆之交所言:平时生活中的她感性,但在重大问题上非常理性,性格中的那份坚强甚至是男人也比不上的。

现在的她对人对事都多了一份淡定。就拿当年困境中公司高管出走来说,如果换了旁人,即使时过境迁,可能还有点愤懑和不甘,可是她不,“任何人都有选择自己去留的权利,不是吗?”

“最艰难的时候,我们有7、8个月都发不出工资,我不能也没有理由让他们和我一起挨。从做企业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明白,民营企业所有的风险都在自己身上,没有人会承诺帮你承担风险,所以他们要走,我不会挽留。甚至当他们觉得是时候自己出去闯了,我还会给予帮助,现在合肥医药行业不少高管是从国泰医药出去的,也有人说国泰医药是医药界的‘黄埔军校’。”

现在的杜兴敏又将目光瞄准了广阔的农村市场。作为国家商务部批准的安徽省唯一一家农家药柜万村千乡试点单位和省药检局批准的安徽省农村药品配送基地,国泰医药已经开始谋篇布局。以医药物流配送、零售连锁、中草药种植与加工制造三大方面筑起的国泰医药未来的发展蓝图也在杜兴敏的描绘中愈发清晰。

同时,总投资1.8亿元的“555”工程项目(50个县级配送中心,500个乡、镇中心药店,5000个农家店)也正在实施。据杜兴敏介绍,建设“555”工程项目,建立覆盖安徽省4000万人口的农村药品市场,亦是国泰医药未来产业布局的重要之举。对于已经成熟的红海市场来说,杜兴敏对蓝海市场更有兴趣,她的目标也在于此。

“十年之时,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去;十年之路,见筚路蓝缕,百味在心;十年之情,似甘露滋润,酣畅淋漓;十年之成,展国泰医药风采,情满意真。”这是国泰医药创办十年时,杜兴敏写下的一段话,有来时之路的艰辛,有对未来的期待和感悟。

十年商海砥砺,这个当初浪漫粲然的女人愈发漫出耀眼光芒,只是她的心境是否依旧淡然如初?纵横商场多年,饱尝人情冷暖,无论锦上添花还是雪中送炭,她是否一如当初笃行人性之善?现在的她总能以笑面对一切,如诗所云: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观天外云卷云舒。

“60岁之前,身后总有一道悬崖……”这是杜兴敏和老公常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商海中危机并重,杜兴敏也正在找寻她最合适的位置。  

 

名媛档案

生日:9月14日

星座:处女座

血型:AB型

生活理念:绿色健康生活

喜欢的颜色:绿色 黑色

喜爱的花:荷花

着装风格:优雅 自然

最大的心愿:平安 快乐 最为珍惜的财富是:亲情

一生中的最爱是:亲人

最钦佩的人是:玫琳凯•艾施

自己的哪个特点让你最觉得自豪:自信,坚韧

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懂得生存

生活与事业应该是怎样的一种关系:相互支持,相辅相成

平日里最大的爱好是:爬山,看书

最欣赏女性身上的品质是:柔弱却不软弱

最欣赏男性身上的品质是:睿智,内敛

最喜爱的时尚品牌是:适合自己的最好

如果让你为大家推荐一部电影或一本书的话,你会选择:格林童话

用一句话总结一下自己:永远保持一颗童心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