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影 徽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电子商务部负责人

2015-10-10 14:15:04   作者:徽商新媒体   来源:

徽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电子商务部负责人程影:把白酒推上风口  120万元,在这个物价飞涨、通胀严重的年代能够干些什么?一部豪车?一套房...

徽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电子商务部负责人

程影:把白酒推上风口

 

120万元,在这个物价飞涨、通胀严重的年代能够干些什么?一部豪车?一套房?抑或是一场说走就走的环球旅行?然而,有人却用120万元“盖”了一座“酒厂”。

  
这座生存在互联网+时代下的“酒厂”,没有庞大的占地面积、没有生产车间、甚至没有自己的物流配送。


“传统白酒企业正遭遇行业大萧条,只有无限靠近互联网‘风口’,才能找到出路!”

  
8月5日,在接受《徽商》记者采访时,安徽小微力量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微力量”)联合创始人程影大谈白酒行业的互联网+,轻资产运作、股东众筹、去中心化、圈层营销……当下最热的互联网思维被她纯熟而巧妙地应用在了“酒厂”的“建设”中。

  
你可别小看这座成立才刚刚两个月的“酒厂”,在风投眼中,它的估值已经突破了1000万元。当然,估值过千万显然不是眼前这名有着12年创客生涯80后的终极目标,“我们已经做好了进军资本市场的规划,力争2018年登陆新三板,2020年在A股市场主板上市”。

 

 

互联网时代的“加”与“减”
 

今年3月,当程影把自己决定辞去收入颇丰、地位体面的工作,转而创业做白酒的打算告诉家人和朋友时,换来的是一阵“冷嘲热讽”,甚至有朋友不留情面直截了当地说她一定是疯了。

“你以为创业那么容易?”

“创业失败了原来的工作单位还会要你么?”

“白酒行业那么萧条,人家避之不及,你还自己往坑里跳?你能创造逆势上扬的奇迹?”


……

   
面对家人和朋友的各种质疑,程影慌忙解释,“不是逆白酒寒冬之势发展,而是顺互联网+的浪潮前行,我不做传统白酒,而是做白酒行业的互联网+”。

   
程影的一番回复,更是让大家云里雾里。印象中,互联网+天生是金融、教育、旅游、消费等高大上行业的专属,白酒这一传统又普通的行业也能玩互联网+?不会只是在网上卖白酒吧?

   
“互联网+绝不仅仅是简单地把产品搬到网上去销售,它的核心是将互联网思维贯穿到企业经营的方方面面。”在接受《徽商》记者采访时,程影侃侃而谈,眼前的这名80后干练、风趣,对互联网思维的运用独到、纯熟。

   
“酒厂总投入是多少?”面对记者的例行询问,程影报出了一个数字——120万。120万开酒厂?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看到记者惊愕的表情,程影说,“互联网时代讲究的是轻资产化运作,白酒的生产、封瓶、包装都交由徽酒集团完成,我们只负责打造品牌、销售产品。”

   
这还不算完,事实上,就连这“微不足道”的120万元投资也并非由程影一人出资,而是采用“股东众筹”的模式筹集完成。股东中不乏徽酒集团、景徽菜篮子、乐思蜀教育等一批行业领导企业。

   
“股东众筹并不是因为我们缺钱,而是希望可以借此充分利用股东背后的资源。”熟谙“借势”之道的程影明白,相对于资金,股东们的强大背景更为重要,能够为企业发展起到“背书”的效应。

  
与传统白酒企业批量生产,客户只能被动消费不同的是,小微力量酒顺应消费者个性化需求,走定制酒路线。从价格、酒精度、瓶身,甚至是包装上的二维码内容都可以定制。弱化自身品牌,强调客户需求,这不正是互联网时代下的“去中心化”战略么?

   
“试想一下,如果你生意伙伴扫一下定制酒上的二维码,公司的发展过程、现状等情况就能出现在手机上,多高大上啊!”

   
在程影的设想中,小微力量酒可以凭借这一绝招“通杀”各种消费需求,婚宴用酒、公务招待、商务送礼……有朋友戏称,小微力量不再是一瓶冷冰冰的白酒,而是传递故事、情怀、温度的使者。

   
“说起创业做小微力量酒,还真是意外呢!”

   
今年初,程影参加了一场由中国小微企业创新发展商会安徽分会举办的活动。活动上,慷慨激昂的《小微力量》之歌、会员企业家催人奋进的演说,以及爱心书屋、爱心帮扶、募捐等行动计划让历来热衷公益的程影有一种找到了组织的感觉。

   
“当时,我就决定加入小微商会,同时希望靠自己的力量能够为小微商会做些什么。”程影发现当下中国的各类商会都存在经费短缺问题,光靠交会费或者是会内大佬负担,显然无法长久。于是程影谋划与商会一起开发产业,而方向自然就选在了自己曾从事多年的白酒行业。一番沟通后,今年6月,安徽小微力量酒业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商会活动要用酒,会员企业招待要用酒,会员还能影响自己周围一批朋友消费,何愁酒卖不出去?”

   
创立之初,程影就为小微力量酒定下了“圈层销售”的推广战略。不砸广告,有针对性地深入全国各地小微商会推广,同时在各大电商平台开设网店,“未来,我们还将发起消费众筹,只要购买产品超过一万元的客户,就将自动成为公司股东。”

   
尽管通过股权众筹、去中心化、圈层销售模式节约了不少运营成本,但程影为公司设立的利润率目标却不比传统酒企高。“互联网+实际上是传统行业-,减少的是传统的人力成本、中间环节、宣传费用,增加的是互联网时代应有的品牌公信力和产品质量。”

   
正是在这一加一减之间,小微力量酒收获了消费者的青睐,虽然要到八月底尚能正式面世,但目前小微力量酒已经斩获了一批知名企业的订单。


我是一名创业“老兵”

   
与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感召下选择创业的时代创客不同,80后程影的创业生涯可以追溯到12年前的2003年。

   
彼时,21岁的程影从南京政治学院退伍,在那个崇尚“金饭碗”的年代,她没有像大多数女孩子那样报考公务员,投身国有企业,而是选择了自主创业。

   
“我性格独立,受不了体制桎梏,想自己做出点事情来。”面对程影的“叛逆”,家人强烈反对,认为女孩子不宜抛头露面,而做生意难免要交际、应酬,影响不好,甚至一度以断绝关系作为威胁。但最终,家人没有拗过她的执着。

   
此时,程影遇到一名长她许多的老战友,老战友经营着一家策划公司,手中有闲钱,也正想投资一些别的产业。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利用人脉资源做白酒生意。

   
战友负责跑销路,程影负责进货、管理仓库、发货。短短一年时间,经过两人不懈努力,销售额就突破300万元,堪称奇迹。

  
可好景不长,2005年,由于客户长时间拖欠货款,加之扩大规模所需大笔押金,资金链断裂,程影的第一次创业就这样划上句号。

   
2007年,一则招聘信息,让程影开启了一段新的“创客”生涯。当时,总部位于安徽省涡阳县的徽酒集团在南京招聘员工,由于从事过白酒行业,在南京政治学院又学习过营销专业,程影很快被招聘负责人相中,并委以南京促销中心北区主管的重任。

   
“在我看来,这不仅是一份工作,因为你要带领团队打拼市场,创造业绩,所以也算是一种另类创业吧。”

   
北区主管,这个统辖近200人促销团队岗位的重要性无需多言。然而,一些老员工压根没把程影这个不满25岁的“外来者”放在眼里,开会请假、上班散漫、早退甚至旷工的现象时有发生。程影深知,年龄小、没经验、根基不牢是自己的短板,想要树立威信只有靠实实在在的业绩说话。

   
“我经常告诉员工,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提高收入、提升能力、回馈家庭。”

   
为了带领大家实现这些目标,程影坚持每天深入一线市场,终端店销量怎么样?周围环境如何?竞争对手有什么新策略?员工积极性如何?事无巨细,她将一手资料整合、分析,制定有针对性的促销策略。

   
她同时告诉员工,要摈弃传统营销观念,积极走出门店,和顾客打成一片,要让顾客一旦有白酒需求,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

   
“制度是统一的,管理则是个性化的。”

   
这是程影对自己的告诫,她把员工配置到最适合自己岗位上,最大程度挖掘他们的潜能,发挥他们的积极性。譬如,个性张扬的员工调去竞争压力大的门店;老实巴交的员工去单一品牌门店;内敛没自信的员工就调到强势员工身边实习……

   
而在与员工沟通交流过程中,程影更是刚柔兼济,告诉员工哪里做得很好,哪里可以稍加改进。“当然,有时候暴脾气上来了,也会骂上两句,但对事不对人。”

   
程影的这些做法在人力资源管理尚未普及的2007年,堪称业内经典。她笑称,这些都是自己摸着石头过河得来的一些土办法,不登大雅之堂。

   
正是在程影这些土办法的调教下,短短半年时间,奇迹出现了。团队人均月销量从60瓶激增到80瓶,收入水平也从600元左右迈过了千元门槛。而她所管理的北区总销量也与南区逐步拉开距离,高出30%左右。

   
业绩的提升也为程影职位的升迁奠定了坚实基础,在徽酒集团的8年时间,程影由南京北区主管,到江苏片区主管、上海地区主管,再到集团电子商务公司负责人,跻身集团高管行列,直到今年3月离职创办小微力量酒。

   
谈及创业路上经历的磨难,程影手一挥,洒脱地说“那都不是事”。或许,5年的军旅生涯铸就了她身上太多区别于其他80后女企业家的品质——成熟、坚韧、不屈服。


我不是女强人

   
“人心,是最难能可贵的!”

   
多年的商场沉浮让程影明白,想要取得事业成功,必须要有一批志同道合的小伙伴相伴左右。她坚信,只要自己真诚待人,必将收获人心。

   
她的抽屉内永远备着常用药品,谁要是有个头疼感冒的,她总会第一时间把药送到人手中;她和员工之间没有等级观念,员工工作忙不过来时,她一定是第一替补;甚至有一次她主动让贤,把本该属于她的高薪职位让给一名年纪长于她的前辈……这些小细节不仅为程影赢得了良好的名声,更为她再创业提供了帮助。

   
在小微力量酒股东众筹期间,很多多年前的老朋友打来电话,有愿意提供资金的、有预订产品的、甚至有人愿意免费在当地帮助推广……可谓是一呼百应。

   
“我最对不起的就是家人!”

   
常年的异地工作、频繁加班和出差让程影和家人聚少离多。她的老父亲曾不止一次抱怨,“看我姑娘比看明星还难”、“假期怎么这么快就过完了”。

   
而说起正在上中学的孩子,程影更是面露愧色,“从小到大,我几乎没有陪伴在他身边”。甚至连在电视剧里才有的开家长会走错班级的狗血剧情也真实地发生过在程影身上。

   
“我不是女强人,我只想给家人、孩子树立一个好的榜样,给他们更好的物质和精神条件。”说到这里,泪水已经不争气地在程影眼眶中打转。

   
好在,家人抱怨归抱怨,但是对于程影的事业依然是无条件地支持,没有后顾之忧的程影信心十足。她告诉记者,目前,已经有风投主动抛来橄榄枝,根据风投的报价,成立仅仅两个月时间的安徽小微力量酒业有限公司估值已经突破1000万元。

   
当然,估值过千万仅仅是程影下的这盘大棋中的一小步。在她的规划中,小微力量酒的销售额要在第一年突破1000万元,第二年达到2000万元。“我们已经做好了进军资本市场的规划,力争2018年登陆新三板,2020年在A股市场主板上市。”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