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了118年的诺贝尔奖金,为什么发不完,还越发越多?

2019-10-17 10:55:51   作者:Panda   来源:宜信财富

诺贝尔留下的区区3100万瑞典克朗,足以用作奖金118年之久的奥秘,就在于以企业的方式来运作自己的财富,以及投资权益类资产保持财富的增值。

图片来源:PIXABAY
 
在诺贝尔生前与身后,人们对他常有欧洲“最富有的流浪汉”之说。他一生没有妻室儿女,也没有固定住所。然而正是一样一位没有家室儿女的人,将财富传承和精神传承做到极致,让爱的光芒无国界流淌。

近日,诺贝尔奖物理学家、生理学及医学奖、化学奖一一揭晓。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女作家残雪成为文学奖获奖热门,但最终无缘诺奖。

从1901年发出第一笔奖金开始,诺贝尔奖已经发了118年。118年过去,诺贝尔奖奖金不仅没发完,还越发越多......

问题来了,诺贝尔老爷子当年到底留了多少钱,为什么怎么发都发不完呢?

诺贝尔到底留了多少钱

阿尔弗雷德·诺贝尔一生拥有355项专利发明,并在欧美等五大洲20个国家开设了约100家公司和工厂,积累了巨额财富。他用自己的财富设立了诺贝尔基金会,并设立了举世瞩目的“诺贝尔奖”。诺贝尔奖的奖金,由诺贝尔基金会发放。

诺贝尔基金会的资产初期规模为——3100万瑞典克朗(约合920万美元)。

按照诺贝尔当初的意愿,较为理想的诺贝尔奖金额,应能保证一位教授20年不拿薪水仍能继续他的研究。因此,1901年的诺贝尔奖金数额为15.0872万瑞典克朗,相当于当时一位教授20年的工资。

2001年诺贝尔奖百年华诞时,诺贝尔奖金额达到1000万瑞典克朗。

2012年开始,诺贝尔单项奖金金额降低了20%,由原来的1000万克朗降低到800万瑞典克朗。

这些年,诺奖单项奖奖金一直维持在700-800万瑞典克朗。按照瑞典克朗兑人民币的最新汇率,大概在500万人民币左右,足够在一线城市买套房了。

这就让很多人感到非常疑惑了,当时诺贝尔总共才留下3100万瑞典克朗,那么后来的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呢?

为什么诺贝尔的钱发不完

这里面我们需要区分是一个概念,即诺贝尔奖和诺贝尔基金。翻看诺贝尔的遗嘱,我们可以看到,当年他留下的3100万克朗不是直接作为奖金,而是作为基金。

奖金肯定是越发越少,发一次少一次,而基金则是一个可以盈利的形式,诺贝尔基金会专门有人员负责运转,使用基金进行投资,诸如股市、房地产等。

诺贝尔基金会资产从1901年的3100万瑞典克朗增长到2014年的36.84亿瑞典克朗,足足增长了100倍不止。

 

 
100多年间,增长了100多倍。这期间,诺贝尔基金做了什么呢?

一、诺贝尔奖发放的前60年里,基金一直在贬值。

因为诺贝尔在遗嘱中明确说明需将自己的财产进行安全可靠的投资,因而基金会成立初期,基金会投资策略相当保守,将该笔资金完全投资与银行存款和公债上,避免任何有风险的投资。

50多年后,诺贝尔基金的资产已经流失了将近60%,到了1953年基金会的资产只剩下300多万美元,加上通货膨胀和货币贬值,当时的300万美元只相当于1896年的30万美元,原定的奖金数额日益减少,基金似乎面临着破产的风险。

二、基金会转变投资方式,增值超100倍

1953年,由于诺贝尔基金会运营的不顺利,瑞典政府开始允许基金会独立进行投资,可以将资金投放在股市和不动产方面。

1950至1970年这20年恰逢一轮大牛市,诺贝尔基金取得的年化收益率,比之前表现好得多。于是将大量资金投入股市。同时由于政策的开放,诺贝尔基金还将大量资金投入不动产市场。

 

 
股市和楼市的大牛,使得诺贝尔基金快速增值,诺贝尔奖金额也不断上涨。

从2001年开始,诺奖金额已经上涨到1000万克朗。截止到2014年,诺贝尔基金会总资产已经达到36.84亿瑞士克朗,是当初的100多倍了。

给我们什么启示

一、以企业的方式来运作自己的财富。

在诺贝尔生前与身后,人们对他常有欧洲“最富有的流浪汉”之说。他一生没有妻室儿女,也没有固定住所。他曾说过:“我在哪里工作,哪里就是我的家。”

这位没有家室和子女的人,却将传承做到了极致。既做到了财富传承,又做到了精神传承。他设立基金会,让财富以企业的方式运转,专人打理以钱生钱,专款专用惠及人类。

二、投资权益类资产保持财富的增值。

早期,诺尔贝基金遵从诺贝尔遗愿,只投资安全稳健的类固收资产。然而,通货膨胀、瑞士克朗贬值,导致基金会不断缩水。50多年后,诺贝尔基金的资产已经流失了将近60%,到了1953年基金会的资产只剩下300多万美元。到了上世纪60年代,诺贝尔基金会开始投资权益类资产,如不动产、股票,收获了保值和增值。

在全球货币宽松时代,通过权益类投资、另类投资(如房地产、证券化资产、对冲基金、私人股本基金、大宗商品、艺术品等),可以避免钱的“缩水”,跑赢时间跑赢时代。

 
编辑:余宏博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