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富豪们的归宿:从首富到首负的距离有多远?

2019-08-07 15:44:50   作者:刘胜军   来源:亚当斯密经济学

最近两年M2增速放缓,影子银行受限,民企融资成本激增,融资难融资贵加剧的客观原因,以及企业自身的种种原因,令国内首富们相继沦落为“首负”。而面对这种情况, 首富们也要谨记过去赖以成功的思维模式可能是今天的桎梏,多一份任正非陶华碧式的工匠精神,就会少一些首富变首负的杯具。

编者按:

图片来源:FREERANCE
 
首富们的 2019 忐忑

步入 2019,首富们日益忐忑,在悬崖边缘徘徊。

重庆首富尹明善:2010年72岁的尹明善带领力帆股份登陆A股,问鼎重庆首富。如今力帆股份已陷入资金困境:截至2018年力帆集团流动负债账面余额高达187.80亿。近12个月未披露的累计发生的涉及诉讼(仲裁)涉案金额达14.23亿。与此同时,2016~2018年力帆股份扣非后的净利润连续为负,2018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2.53亿元,扣非净利润却亏损21.49亿。如今已81岁高龄的尹明善尚能饭否?

河南首富:辅仁药业实控人朱文臣,2012年以76亿身家成为河南首富。今年7月26日辅仁药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此前辅仁药业账面有18亿货币资金余额,却拿不出6000 万分红,震惊资本市场——公司未受限金额只剩下377.87万。辅仁集团自身100%的股份都被冻结。今年以来,由于未履行法律义务,辅仁药业被强制执行5次、朱文臣被强制执行9次,被限制高消费11次。

云南首富:曾经因80%的赌石成功率而威震江湖的“赌石大王”赵兴龙,2007、2017 两度问鼎云南首富,旗下东方金钰(600086.SH)是著名的妖股,卷入徐翔案,被股民调侃为“东方不败”。东方金钰的负债率已经高达90% 。7月29日东方金钰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及子公司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2016~2018年,东方金钰净利润分别为 2.55亿元、1.27亿元和-10亿元,负债却高达63.2亿、92.9亿和99亿。

 
来源:野马财经
 
宁夏首富:2017年《胡润百富榜》贾天将身家达到160亿,为当年的宁夏首富。天元锰业是世界最大锰业企业和宁夏最大的民营企业。2018年4月,原中国华融董事长赖小民落马,贾天将配合调查,天元锰业一度遭遇抽贷。2018年年底,自治区政府设立30亿元政策性纾困资金解民企之渴。天元锰业等9家民企获取纾困救助。最近其旗下的 “宁夏天诚信远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不能持续符合管理人登记要求”被予以注销。

宁波首富:熊续强创造了从成为首富到破产的最快世界纪录:247天。2018年熊续强以 295亿元的身家成为宁波首富。今年6月14日,银亿集团及其旗下上市公司ST银亿申请破产重整。作为宁波最大的房地产企业,银亿破产震惊全国。银亿的市值已从2018年年中的400多亿元,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缩水至不到70亿元,跌幅超过80% 。

青海首富:2018年肖永明家族以210亿元财富名列青海首富。旗下藏格股份主营钾肥,是国内第二大氯化钾生产企业;巨龙铜业为肖永明旗下又一重要资产。截至2019年3月底,肖永明家族承担的债务就达到了221亿元,一年内到期债务更高达90亿元。今年6月20日,证监会决定对藏格控股进行立案调查。

浙江女首富:“珠宝女王”周晓光是“义乌小商品”的代言人,靠义乌一个首饰品摊位起家,周晓光身价一度高达800亿,成为浙江女首富。她的创业故事,还被改编成了电视剧《鸡毛飞上天》。2019年4月新光控股和3家子公司向法院申请了破产重整。

中国女首善:从买卖苗木盆景开始,何巧女在1992年创办了东方园林,市值一度超500亿元。2015年她就超越马云和王健林摘下《中国捐赠百杰榜》第一名。2018年年初她又因为一则捐款100亿元(15亿美元)的消息爆红国内外,被称为“中国女首善”。但到目前为止,仍有至少170亿元捐款存疑。最近,在经历了长达一年有余的流动性危机之后,“园林第一股”东方园林(002310.SZ)迎来质变:何巧女及唐凯拟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向北京市朝阳区国资转让5%股权,涉及实际控制人变更。2019年7月22日何巧女被浙江嵊州市法院限制了高消费。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些富豪们何以沦落至此?

从首富到首负并不遥远

笔者认为,这些人从令人仰望的首富,变成今天的首负,并非偶然,有太多值得中国企业家们反思和镜鉴的地方。

先说客观原因:

次贷危机后,中国经济步入“再平衡”、新常态,经济增速持续放缓,水落石出。

中国金融结构不合理,资本市场发展严重滞后,导致企业过度依赖债务融资。

不少企业过去的成功靠的是把握先机,成功后热衷于多元化、追逐概念,并未建立核心竞争力。当高增长的台风过去,很多“会飞的猪”自然跌落。

最近两年M2增速放缓,影子银行受限,民企融资成本激增,融资难融资贵加剧。

但再多的客观原因也只是借口,真正的问题还在企业自身:

好大喜功是最可怕的心魔:中国企业普遍缺乏工匠精神,而是以世界500强为“奋斗目标”,如此好大喜功很容易导致企业盲目扩张、蒙眼狂奔。最典型的是新光集团:直到新光集团债务爆雷之前一个月,ST新光还在准备收购港股风力发电传动设备供应商中国传动部分股权,交易额高达83亿元,而当时ST新光账面资金只有区区不到3亿元!对于宁波银亿而言,2016年豪掷120多亿收购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三家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结果赌上了身家性命。

缺乏对现金流重要性的敬畏:在现实世界中,“净资产”是一个幻觉。很多企业虽然拥有上百亿的净资产,但依然难以逃脱破产命运。真正决定企业生死的不是净资产,而是现金流。在企业面临危机的时刻,无法变现的资产是没有意义的。周晓光之母黄仙兰的思维颇具代表性,“现在义乌江边还有300多栋别墅没有开盘,在新疆60多亿的投资还没盈利,千岛湖那边还有酒店,也有120多栋别墅。资产卖掉的话值很多钱的呀,我们家的资产有四五百亿啊。资产一卖,这些就都是小问题了。”

坚信自己“大而不倒”:地方政府出于稳定地方经济和金融的需要,一般不会对大型企业见死不救。但时过境迁,如今随着经济持续下行、去杠杆和淘汰僵尸企业的政策导向,政府不会是可靠的“救星”。周晓光之母黄仙兰说,“这么大的企业碰到困难,政府也不会不管的嘛。”

缺乏对经济形势的清醒认知:很多企业家依然认为,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是暂时的,只要政府一刺激还会回到过去的好日子。这样的幻想,是支撑这些企业家 “加杠杆” 的底气:新光集团2015年总负债215.37亿,到了2017年就猛增至448.67亿。如此激进扩张,显然是步子太大、赌性十足。事实上,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从高速度向中高速的高质量发展转型,这一L型增长是基本趋势,是世界经济再平衡、中等收入陷阱、中美修昔底德陷阱等多重因素决定的规律使然。

寄语首富们

世界迎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首富们应该谨记:

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过去赖以成功的思维模式可能是今天的桎梏。

少一些世界500强的痴心妄想,多一份任正非陶华碧式的工匠精神,就会少一些首富变首负的杯具。

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当前是 “市场出清进行时”,企业对转型的艰巨性、L型增长的微观压力应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编辑:余宏博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