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擂台商战

2017-06-26 15:00:03   作者:殷丹妮   来源:徽商新媒体

对梅小龙等这样一批曾经的运动员来说,和擂台上的比赛相比,更大的战场,在商海之中。

搏击比赛现场,梅小龙正在担任裁判
 
随着裁判挥拳示意比赛开始,大战拉开,几乎转瞬之间,一位选手抱头倒地,观众一片惊呼——练习MMA的徐晓东以13秒的速度KO了自创“雷公太极”的雷雷。梅小龙很熟悉这个火热的场景,他担任了多年搏击比赛裁判,有时战况激烈,尽管他严肃地喊出“STOP!STOP!”的指令,选手们依旧胶合在一起,他只能上前强行分开双方,此时经常被击中、踢裆,也差一点被KO过。
 
尽管人们依旧关注于输赢,热议着太极等传统武术是否打不过竞技格斗的问题,但其实在这起热闹的社会事件背后,无论太极还是格斗,都在开拓各自日趋庞大的商业版图。对梅小龙等这样一批曾经的运动员来说,和擂台上的比赛相比,更大的战场,在商海之中。 
 
安徽是个能打“的省
       
中国哪个省的人最能打?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没有衡量标准所以也很难有标准答案。但其实文化底蕴深厚的安徽,也诞生了很多中国散打界、搏击界高手,比如创造了中国搏击最高排名历史的邱建良,拥有50场不败世界排名前十的死神方便,他最经典的比赛就是KO当时排名世界第一的马库斯,震惊世界搏击界……所以很多人认为,安徽是个“能打”的省。

“自由搏击在安徽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我们去安徽很多地市做比赛,通过现场的上座率和观众们反应来看,搏击还是挺受欢迎的。目前国内三大搏击大省就是河南 、山东和安徽。 “勇者梦赛事品牌策划、安徽勇者梦搏击俱乐部运营总监梅小龙说。

搏击,一项血脉偾张、视觉冲击强烈的对抗运动,中国搏击运动发展比西方晚了很多,但通过与电视节目有机结合,特别是中央电视台“世界职业搏击王者争霸赛”十几年的培育,中国职业搏击正处在爆发边缘,已有近10000多家职业拳击俱乐部,9000多万的搏击爱好者, 仅在合肥这几年,就出现了大大小小近十家搏击俱乐部,职业搏击市场更是蕴藏着巨大的商机。

2015年,安徽勇者梦搏击俱乐部成立,它在简介中如此介绍,“这是安徽省第一个专业搏击训练俱乐部,以搏击冠军张军士领衔成立,汇聚了一批国内外专业搏击运动员。“在梅小龙的眼中,勇者梦已经超越了普通的搏击爱好者俱乐部,”在提供基础健身项目之外,我们主要目的是培养训练运动员,输送选手,并且致力于组织顶级搏击赛事。”


大量培养专业选手, “‘勇者梦’的目标就是打造出安徽的《武林风》《昆仑决》。” 
 
2013年,我国体育产业的总产值仅占GDP的0.68%(世界平均水平在2.08%),其中体育用品制造业占了一半,而体育赛事及传播的发展则相对滞后,存在巨大的产业空间。而观赏性、趣味性、参与性极强的现代搏击赛事已经成为时尚热点,观众基础庞大 。因此梅小龙他们期待开发安徽及国内搏击商业赛事,甚至打造出一项属于安徽自己的顶尖搏击赛事品牌。“我觉得我们安徽是搏击大省,需要打造一个中国顶级搏击赛事。中国有很多搏击名将都来自安徽,在安徽做自己的品牌赛事有助于带动安徽本土的运动员走出安徽,走向全国乃至全世界去参加比赛,从而来提高安徽的知名度。“

河南卫视的《武林风》, 江苏卫视的《昆仑决》, 深圳卫视的《华武决》 ,深圳的《勇士的荣耀》…… 电视直播成了搏击赛事的最佳拍档。2016年3月14号到20号这个星期内,52城6点到19点卫视自办节目收视率表上,《昆仑决》甚至干掉了《养生堂》《最强大脑》《快乐大本营》等王牌节目,收视率达到0.573,市场份额达到了3.92。然而,安徽目前却没有任何此类电视直播节目,这也成了安徽搏击人的心结。

 “‘勇者梦’的目标就是打造出安徽的《武林风》《昆仑决》。” 
 
掘金被估值亿万的中国搏击市场

自1994年起,中国体育就在趟体育市场化、职业化路子,不过成功案例很少。2014年底,国务院出台46号文件《关于加快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反射出中国体育赛事消费的巨大空间。2015年,万达集团在体育赛事上动作频频,一度以6.5亿美元并购美国世界铁人100%股权,这是中国第一次拥有一项国际顶级赛事产权,而《昆仑决》市场估值更是高达3.5亿美元……


WFD世界极限格斗联赛在合肥揭幕

2016年的4月23日,安徽本土大型赛事“勇者梦”WFD世界极限格斗联赛揭幕战在合肥金种子体育馆火爆开战。世界散打冠军张军士领衔中国战队与美国约瑟夫凯勒、法国阿卡、巴西鲁齐娜等各国拳王上演巅峰对决,“中华英雄”王洪祥、“过江龙”姜春鹏、“东北虎”王冠都来到现场助阵,现场观众多达两千人。

“场面非常壮观,这个时间点恰逢国家主席习近平主席来安徽调研,所以包括安保等方面的每个细节都控制特别的严格。 整个场地安排了300个安保人员,比赛进行到中间的时候,观众席有人发生口角,安保迅速反应,十几秒钟就把纠纷者带了出去。“最让梅小龙难忘的还是整体赛事的流畅性,安徽本土的全国冠军选手回到家乡比赛,更是拼尽全力,与外国选手的对战几乎都是KO获胜,每当对手倒地,现场观众们都会一阵阵欢呼。   
 
井喷,这是过去两年间,媒体形容体育产业时用的最频繁的词汇。在此之中,被资本瞄准的搏击产业更成为了井喷的洪水中最猛烈的一股。当格斗狂人徐晓冬挑衅武林的事件爆发后,这股井喷的热浪更烈了。

然而,中国搏击市场的土壤看似肥沃、实则贫瘠。过去一年,搏击领域新冒出的赛事IP十余个,各地举办的相关赛事也超过200场。每逢周末,全国至少会有五场相同或类似的搏击赛事通过各种平台进行直播。但大部分搏击赛事良莠不齐,没有高水平的签约选手,没有激烈的竞争赛制,让观众渐觉麻木。就连资历最老、最成功的电视搏击品牌《武林风》过去一年在赛事形式上也疲态尽显。井喷的搏击赛事数量带来了严重的同质化问题。这也是为什么”打假武林”火了之后,中国两大顶尖的搏击赛事品牌《勇士的荣耀》和《昆仑决》,都试图抓住这个热点,以真金白银向徐晓冬抛出橄榄枝。

去年,《昆仑决》甚至推出网络付费直播,成为首个采用付费直播模式的国内搏击赛事。虽然走出了付费直播的第一步,但却并没有尝到甜头。“这种形式是挺好的,增加了比赛的神秘性,但是如果想让观众买单就必须做到赛事质量高,保证可看性,所以赛事的整体设计风格要高端,还需要具有大众认可的明星运动员撑场。“梅小龙认为,搏击赛事付费直播这条的路要走好比较难。

同样艰难的还有搏击赛事的商业模式。放眼国际,在成熟的体育赛事商业模式中,体育赛事的收入来源主要由赛事版权、门票、赞助以及周边衍生品四个部分,其中赛事版权作为最大的收入来源,占总收入的比重可达到50%以上。但是在中国,搏击赛事版权上的收入可以说是几乎没有。此外,能够真正实现公开售票的比赛屈指可数,中国搏击赛事的目前主要收入来源仍是赞助,可见,中国搏击赛事离实现成熟的商业模式还相去甚远。

包括勇者梦已经举办的四场赛事,同样依赖于酒业、房地产等行业的赞助进行运作。“勇者梦作为一个新型赛事,新的品牌,前期我们主要还是通过招商的形式来作为资本运作,但是我们也在尝试跟一些媒体合作通过赛事繁衍出很多的新型的商业模式。比如体育基金 ,国际高端的俱乐部等 。“

  2014年底,国务院出台46号文件《关于加快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正式将体育产业上升为“国家战略”,提出到2025年体育产业总规模要超过5万亿。

5万亿市场,安徽搏击如何分得一杯羹? 我们拭目以待。


 
编辑:丹妮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