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商精英2018卷】余荣恒:追着太阳走

2018-07-03 09:07:58   作者:文/戚飞 摄影/姜朝洋   来源:

栽种太阳花,收获彩云天。“诚信”二字,是最要担得起,也是最不能放下的。


余荣恒

第四届徽商奥斯卡十大徽商精英
徽商全球理事会主席团终身主席
安徽天太太阳能光伏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7年1月23日,在安徽天太太阳能光伏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天太”)“2017表彰大会暨年度盛典”上,董事长余荣恒身着正装出席,他信心满满地在象征吉祥如意的舞狮上点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在这次会上,余荣恒用高亢的声音宣布,刚刚进入2017年,安徽天太已经收获了总值50亿元的新订单,并且正式启动了上市目标。台下掌声雷动,从2011年起进入太阳能光伏发电领域,余荣恒的团队已经习惯了台上的董事长为他们定立目标,并带领他们一步步将目标变成现实。

细节决定成败?不,细节决定一切!

“右边上调2公分,定位标记,就在这个位置钻孔! ”2017年9月,在安徽天太位于北京恒基中心的办事处里,安装工人正在悬挂一幅《国色天香》的湘绣牡丹图,宽大厚重的画作让工人一时有些吃力,无法找到悬挂平衡的水平线。原本正在接受采访的余荣恒眼角的余光不时关注着安装的进度,看到这会儿功夫,他终于按捺不住了,向记者礼貌性表示暂停一下,大步流星走上前去,立定观察了几秒钟,便斩钉截铁地向工人报出了误差。

已经焦头烂额的工人有些迟疑,仿佛怀疑眼前这位身着素净正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企业家是否在故意刁难。余荣恒放缓了语气,请他务必相信,就算没装好也不会怪他。接下来,工人这才尝试着在余荣恒所指点的位置钻孔,灯光一开,满墙“花香”仿佛要争相漫溢。

余荣恒这才满意地坐回来,呷一口茶,继续之前的话题。安装工人所不知道的是,眼前这位已在中国太阳能光伏发电领域站稳脚跟,并朝着领军者方向迈步的企业家,也曾和他是同样的建筑装饰行业出身。

1992年,巨大市场变革中的中国酝酿了无数的商机,无数的时代弄潮儿一往无前地冲进了这片创业蓝海。他们梦想着能通过这奋力一搏,创造改变未来命运的财富神话。

18岁的余荣恒也是其中的一员,只是他从那时起,就笃信关于人生、关于事业的一切都要从细节处着手。当他背着行囊告别家人,只身远赴2000公里之外的沈阳鲁迅美术学院求学的时候,既有追逐梦想的拳拳抱负,亦无法回避对未知环境的惴惴不安。

装饰设计专业成了他梦想之路的起点,时值中国房地产行业崛起与爆发的最好时机,一个个建筑奇迹正在全国各地上演,这也为余荣恒的起步插上了翅膀。

沈阳有着与家乡安庆怀宁完全不同的地域人文环境,当时的余荣恒个子瘦小,初入异乡的不安和焦虑却很快得以消除了。

“当年在沈阳,有一大批我们老家安庆去的建筑安装工人,随着那股外出务工潮,是在外抱团的老乡让我消解了年少闯荡异乡的愁苦。 ”余荣恒说,梦想不分高低贵贱,乡情不分远近亲疏。

对于专业知识的求知若渴让余荣恒迅速成长起来,短时间内他已经能够掌握建筑设计的要素要领并急于将它们付诸实践之中。恰逢此时,做建筑安装的老乡们得知这个初出茅庐的后生懂设计,便主动找到他。余荣恒就是从此时开始将梦想变现,而从细节之处着眼,最让他激动不已的,是发现了行业当中蕴藏的巨大商机。

如今站在位于恒基中心顶楼的北京办事处,从这里可以仰望北京时而湛蓝时而灰霭的天空,也可以俯瞰长安街上永不停歇的车水马龙,让人仿佛身处一切繁华喧嚣的中心,令人瞬间有种君临天下的驾驭感,又在瞬间被北京干冽的秋风吹醒了头脑。



 
与人不诚,则丧德而增怨

在19岁创办沈阳恒州建筑装饰有限公司时,余荣恒就不打算让眼前的机会白白流逝,在他的心中拉起了一把满弓,朝着他所凝视的目标,蓄势发射出去。

境遇给了少年对梦想的足够憧憬,甚至是超越憧憬的自信。在我们回顾无数奉为经典的创业故事时往往不难发现,要么如同史玉柱那般年少得志,开创一片令无数人惊叹的神话天空;要么如同柳传志那般怀抱梦想,却在开始便被折磨得体无完肤。

余荣恒是幸运的前者,至少在饱受苦难之前,他尝过成功的滋味,并且为之愈发着迷。

初创的沈阳恒州装饰,机缘巧合拿下了当时沈阳一家大型酒店的建筑设计安装工程,这在当时的业界绝对称得上轰动。对于19岁的公司掌门人余荣恒来说,他不敢怠慢、不敢有一丝一毫松懈。因为他深知,这样的一个工程,对公司的未来至关重要,对创业的成败一招定乾坤。

这个项目最终大获成功,余荣恒在沈阳建筑装饰圈内一时声名大噪。名誉和金钱随之而来,对于一个19岁的创业者来说,这项工程所带来的金钱回报超出预想,也为余荣恒实现了随后扩大事业版图的资本积累。

如今余荣恒走南闯北,把足迹印刻在了东北、华北、华中、华南、西北以及东南亚、中亚的绝大部分地区。在这么多年与外界打交道的过程中,他尤为重视乡情,“在外的安徽人踏实肯干、能吃苦又团结”,余荣恒说,如果不是当年在沈阳的老乡们推了他一把,也许如今他就无法实现跨界经营、开拓视野新版图的创业历程。

他看重朋友,讲究义气,和余荣恒做过生意的朋友,往往原本陌路、萍水相逢,却又能称兄道弟、对酒当歌。这样的朋友义气,给余荣恒带来过幸福,也带来过痛苦。

因为资源多、人脉广,纵然在沈阳的他显得涉世未深,但还是有很多项目在那之后源源不断找上门来。恒州装饰在创办之后的几年顺风顺水,业务流水、经营规模不断做大做强,物质财富也不断集聚到他的身边。

那个时候,余荣恒信心满满,对未来事业充满了更大的野心。然而,让他饱受打击的危险和残酷恰恰也在那时蛰伏。

1995年,恒州建筑装饰公司正风生水起,迎着市场的利好蒸蒸日上,很多合作伙伴也慕名而来寻求合作。

这一次,是与余荣恒相处时间不短的一位徐老板抛来的橄榄枝。那是位于山东威海的一个建筑工程安装项目,他一听到这个介绍,就激动不已地在心中默默盘算——假若真的能成功接下这个项目,那将能够一次性实现恒州装饰全年的进账!

一座金山似乎已经摆在了自己眼前,但是想要登上它并不容易。徐老板提出条件,因为工程投资巨大,争抢的客商不在少数,如果余荣恒能够先行垫付500万元的保证金,才能成为这个项目的承包商。

尽管丰厚的回报对余荣恒产生了巨大的诱惑,但他天性谨慎,对项目真假仍半信半疑,为此还特地抽空跑去该项目在沈阳的办事处考察。正是这一次考察,令余荣恒对项目方的实力惊叹不已,同时也将他无情地推向了未知的陷阱之中。项目方沈阳办事处占地与辽宁省政府差不多大,门口甚至有士兵站岗,出入皆是豪车……如此派头,令余荣恒深信不疑。

他生怕错过时机,几乎是第一时间跑到徐姓老板那里应下这笔生意。他永远忘不了那个星期六下午,他看到了祖国北部明朗的万里晴空,却没有察觉出潜伏在他周围的黑暗阴谋。

因为恰逢周末,公司账上的钱无法取出,余荣恒情急之下不得不跑遍了整个沈阳市筹集资金。一日之内借下500万元现金,余荣恒甚至记得,当他把这笔巨款交给对方的时候脸上还挂着满足的微笑。当后来得知自己被骗的时候,余荣恒的眼前突然就浮现出自己曾经的那张笑脸,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去,亲手将这笑容撕毁。然而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这场骗局还是他带着200名工人长途跋涉赶到项目所在地威海市时才发现的。当时,他看到项目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于是安下心来等待项目方。他带着200名工人在海边吃喝住,耗费了不少资金。就这样过了整整一个月,余荣恒终于开始着急了,四处奔走寻找项目方,甚至找到他的家,这才发现他早已卷款逃跑。这个前所未有的晴天霹雳彻底将他打蒙了,甚至当他坐在返程的轮船上时,都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甲板下面是翻滚的海浪,不停拍打着船身,令他颠簸得厉害;又卷起无尽的海风扑面而来,咸咸的,还带着点腥气,熏得余荣恒胸口发闷,几欲作呕。愤恨、后悔、心痛……时隔20年,余荣恒仍清晰地记得当时的心情。

“‘诚信’二字,是最要担得起,也是最不能放下的。 ”



 
决绝,创业只能一往无前

时间定格在当下,2017年1月23日,余荣恒用“栽种太阳花,收获彩云天”为事业作出最好的注解。在他看来,目前他带领安徽天太所从事的,正是一份光明的事业。他们收集阳光,转化为电能为人所用。

在他一脚迈入这个未知领域之前,还有一段让他几乎崩溃的往事。

在沈阳遭遇了朋友的欺骗之后,余荣恒心灰意冷,一时间有些颓废。他始终在思考,是否之前的经历太过一帆风顺,而创业这条路注定要让人走得不那么平坦,才能让后来成功者始终铭记这来之不易的果实?

在父辈和兄长的劝说下,余荣恒告别了沈阳这座曾让他迅速攀上高峰,又狠狠跌入谷底的城市。他带着浸淫行业多年的丰富经验和精诚所至的经商之道,回到了家乡省会合肥,重新创办了安徽恒州建筑装饰有限公司。

凭借着成熟的处世之道,他在业内迅速建立了良好的商业关系。刚回安徽不久,与余荣恒合作的一家百货公司就主动提出为他做担保引荐一个项目,这一笔生意就令恒州装饰净赚50万元。

在装饰行业飞速发展的十年中,恒州装饰成功站稳了脚跟。

然而在装饰行业高速前进的步伐下,危机也随之造访。一些较正规的装饰公司,要么是地摊游击队式的公司,只负责工程;要么是一些规模较大的企业,却几乎成了材料代卖商。

面对纷繁复杂、鱼龙混杂的装饰市场,余荣恒越来越担忧,未来恒州装饰公司要何去何从?还能走多远?

恰逢彼时,恒州装饰公司又一次遭遇了重创。

2009年,余荣恒承接了合肥市宁国路与望江路交叉口一个五星级酒店的装饰工程。然而装修尚未结束,老板就因资金链断裂跑路了。这个项目令余荣恒损失了五六百万元工程款,尽管并没有对恒州装饰造成致命的打击,却令余荣恒对装饰行业彻底失去了信心。

在当下创业者们的朋友圈里,时常能看到类似《不在深夜痛哭过,不足以成为成功的企业家》的励志文章。柳传志,在他开始创业的20世纪80年代,中国刚开始向市场经济转型,难免有不少不规范的商业行为,而联想也因此被骗过多次。柳传志最初起家的20万元资本,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就被骗走了14万。

挫折永远没有底线,14万也不是尽头。1987年,深圳一家私人进口公司骗走了联想300万元,柳传志当时连拿板砖拍对方的心都有了。他们在“骗子”家蹲守了很长时间,最终把这笔钱追讨了回来。

对余荣恒来说,从当年背井离乡求学创业开始,经历过迷茫、辉煌、失败和挫折,但是他骨子里始终拧着一股劲,“明知这条路是困难重重,但不动摇自己的初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也正是在他再次遭受重创的时候,恒州装饰的合作伙伴之一,振发新能源有限公司将自己公司的建筑装饰安装工程项目承包给余荣恒,始终对细节一丝不苟的他这时开始发现,在这个他不甚了解的行业当中,似乎正酝酿着一场巨大的变革,而变革的背后,是巨大到令人不敢想象的市场。

此时的振发新能源,已经在行业中深耕五年,从市场政策的利好中充分获取市场红利,并重新投入到新能源组件的自主研发当中。这种立足新兴产业、重视研发创新的商业运营模式让余荣恒看到了未来产业发展的希望。

一个决绝的念头在他心中萌发,并且迅速野蛮地生长起来。

转行!

对于余荣恒来说,这个选择是深刻而痛苦的。从19岁创业开始,他已经在这个行业中打拼了十年之久,从初出茅庐到业内领先,从一无所有到东山再起。说实话,他心中充满了对建筑安装工程的不舍。恒州装饰,是他人生中仅此一次的青春岁月,也是他创业历程中的生命起源。

但是,他已经看到了行业增长的乏力,“留下来,也许会面临未来公司业务将逐步缩紧,面临的外部竞争将愈发加剧,与其在不规范的行业竞争中苟延残喘,不如斩钉截铁、凤凰涅槃!”
创立安徽天太不到六年时间,如今,余荣恒依旧称呼自己是“太阳能光伏行业中的门外汉”。



 
攀登,站上新能源产业风口

2017年3月12日,春寒料峭中,余荣恒远赴甘肃省酒泉市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20+80)MWp光伏发电项目工地视察。就在刚刚过去的3月10日,在这片仍显荒凉的沙漠戈壁滩上矗立起安徽天太太阳能光伏的六块大标识牌和几排活动板房。

“这是安徽天太进入西部地区的第一个硬仗、第一个大项目,同时对安徽天太的施工安装团队来说,比东中部地区恶劣的气候和地理条件,也是巨大的考验。 ”余荣恒说。

近两年,1GWp装机量、共20多个光伏电站项目同期进行,从天津到安徽,再到山东、甘肃、福建……余荣恒事必躬亲,每个项目都要亲自到场监督查看。

他透露,截至2017年9月天太太阳能光伏工程有限公司总产值已超过30亿元。放眼全国,天太在承建光伏电站业绩上也名列前茅。

天太的规模之所以能以空前的速度扩张着,取决于余荣恒对于整个光伏产业环境敏锐的把握。

此前,在欧债危机、美企反倾销和反补贴“双反”诉讼、产能过剩等多重打击下,整个行业遭遇寒冬,江西赛维、无锡尚德等光伏巨头纷纷陷入困顿,但也正因如此,光伏中上游在国内市场得以迅速打开、原材料成本下降,作为光伏产业下游的光伏电站建设成本随之降低,令天太“因祸得福”。

余荣恒回忆,最高峰时期,国家补助多达30元/W,而现在建一个电站成本也只有8元左右/W。

此外,也有国家政策红利的影响。

2015年3月16日,国家能源局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下发了《国家能源局关于下达2015年光伏发电建设实施方案的通知》。

通知称,为稳定扩大光伏发电应用市场,2015年下达全国新增光伏电站建设规模1780万千瓦(17.8GW),其中安徽有1GW。

余荣恒在政策和机遇面前,从来都是“稳、准、狠”,他往往是刚从天津项目回到合肥,第二天又起程飞赴甘肃,继而回到北京,能够停留在家里的时间少之又少。

无论是项目工地的员工士气,还是在北京争取政策支持、扫清施工障碍,余荣恒要求自己一定要做到的,就是在决策层面,为天太争取到更大的市场,为天太人创造更丰厚的工作回报。

时间翻回到2009年,尽管国内还没有摆脱金融危机的阴影,但随着国家实施的新能源政策,经济很快就恢复了生机。凭借全球对可再生、清洁和安全能源需求的日益提升,再加上能源危机的显现,太阳能光伏行业一跃成为最受瞩目的行业。

从产能不足到产能过剩、再到争执,从晶硅太阳能电池到薄膜太阳能电池、再到转换效率攀比,从太阳能屋顶计划到金太阳工程的颁布,从家电下乡到太阳能下乡,从敦煌10兆瓦光伏电站到德国4000亿欧元打造全球最大太阳能电站、再到太空太阳能发电测试,从争取原材料合约签订到终止采购合同,从高价到低价再到反倾销……也正是在这一年,光伏产业搭上了过山车,开启了它起伏不定的命运。

同年,赛维LDK一个10MWp规模的屋面项目在合肥启动,这是全合肥市第一个光伏电站项目,也是余荣恒参与的第一个光伏电站项目。

他当时对光伏一窍不通,当技术人员说要带他去看屋面时,他跟上去一看,只见一片光秃秃的,心里还想着这有什么好看的。

也正在此时,本就自嘲“半路出家”的余荣恒,开始意识到人才对于新能源行业的重要性。“这个行业中并没有资深人才,因为发展时间不长,所以最关键的还是要从传统能源行业中挖掘、培养。 ”没过多久,余荣恒就赶到江苏,向先进的光伏企业取经学习,并且带回了一支专业团队。

尽管当时赛维是国内光伏巨头,对工程要求很高,但是当时鲜有人懂光伏电站的建设。“连安徽省电力相关部门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他回忆道。

不仅仅是赛维,第二年余荣恒又趁热打铁接下了赛维、美芝等的屋面光伏电站项目,为此后成立天太太阳能光伏工程公司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当时,晶弘的屋面光伏电站是由合肥市建投投资、38所总承包,除了组件、电缆、设备之外其余的工程分包给包括余荣恒在内的两家施工方。

然而,另一家施工方却因为不敢接手项目而临阵退出,“别人不敢干,我敢”,余荣恒毅然接下了这个逾千万元投资规模的光伏工程。

2011年,遭遇欧债危机,美企反倾销、反补贴“双反”诉讼的中国光伏企业处境更为艰难。余荣恒却在行业逆境中一手创办了安徽天太太阳能光伏工程有限公司,逆势前进。



 
坚持,是创业者的荣耀

2016年10月18日,在2016中国国际徽商大会暨“千名徽商辅导万家在皖企业五年行动计划(简称‘千万行动’)”启动仪式上,余荣恒被活动组委会隆重聘为“千万行动”首批徽商创业导师。

从创业者到创业导师身份的转变,是全社会赋予像余荣恒这样在一片新兴产业领域成功站稳脚跟,并实现了从业内“新军”到“领军”者转变的认可。

而在余荣恒自己这里,他反而是连连地自谦,“我仍是个创业者,始终是个创业者”。

安徽天太成立六年来,公司先后通过了TUV、ISO、CE等各项资质认证,并陆续承接并完成了金太阳一期项目合肥示范区工程量的80%,容量达7.847MWp;二期美芝子站、晶弘子站,三期的日立子站和彩虹、要素子站,都属于分布式太阳能屋顶光伏发电子项目,总容量为19.804MWp;信义芜湖三山100MWp光伏电站项目第四标段,建设容量为7.54MWp;福建南平信义新能源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的福建南平信义50MWp地面光伏电站110KV开关站项目……业务辐射安徽、福建、山东、甘肃等全国各地。

他的创业之路并不好走,虽然只是位70后的企业家,但长期为项目、为公司事业发展的奔波,让他常常还未得到充分的休息,就又奔赴下一个目的地。他的脸上常有疲惫之感,眼神中却从来都是炯炯的光芒。

从政策和市场来看,天太所面对的仍旧是无尽的蓝海。尽管对未来有所担忧,但余荣恒仍然对整个行业的前景充满了信心。

在他看来,太阳能资源无污染、无噪声、无地域限制,分布广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与其他风力发电、生物质能发电等新型发电技术相比,太阳能光伏发电是一种具可持续发展理想特征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技术。“未来,我们将以优化能源结构、建设低碳社会、改善人类生存条件、保护生态环境为己任,致力于光伏领域发展,实现社会可持续发展。 ”

被誉为“沙漠之舟”的骆驼,最是吃苦耐劳、勤恳努力,有着敬业、执着、拼搏、坚韧、进取等优秀品质。人格化的骆驼,更是给人一种不畏道路艰险、忍辱负重、长途跋涉、富有进取开拓精神的印象。

“徽骆驼”精神是人们对于徽商群体的美誉,也是余荣恒最为崇尚的品质。在他眼中,企业家不该贪图物质享受、不该被欲望所束缚,更不应为了“撑面子”而去做超出能力范围的事。
在这个行业中,没有永远的胜利者。坚持,才是创业者的荣耀。



编辑:储 丽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