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商精英2018卷】毛俊:以长跑者的姿态

2018-07-02 09:14:49   作者:文/邵 梦 摄影/李 朦   来源:

做企业, 不在于走多快,而在于走多远。 经营企业是长跑, 需要的不是爆发力而是耐力。

毛 俊
安徽澳星机电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6年前,有一群人,在邓小平南方谈话这个特定的历史时刻,主动地选择了一种人生道路——下海从商。他们曾是与你我他相差无几的普罗大众,他们后来成为中国经济发展进程中的先锋,成为叱咤商场的时代宠儿。

安徽澳星机电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毛俊正是其中的一个范本。

命运被裹挟在时代变迁中的他是见证者,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40年经济的高速腾飞和格局的改弦易张。

敢为人先地探路经济地带空白的他是亲历者,亲历了创业道路上的成败荣辱,也亲历了行业兴衰的机遇与挑战。

从高高在上的国企领导到籍籍无名的落魄留学生,从心系桑梓的“92派”到汽车租赁、民营星级宾馆、暖通空调工程等安徽省行业空白的填补者,毛俊都经历了什么?

远离庙堂之高,征战商场之远,他始终保持一颗赤子之心——爱家庭、爱事业、爱国家。他满腔的正能量又是从何而来?

解码毛俊数十年如一日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们会逐渐剥开他作为企业掌舵者的情怀——既有把握时代机遇的睿智思维,也有身在江湖、心不沾染的出世态度。

正如他常说的:“做企业,不在于走多块,而在于走多远。经营企业是长跑,需要的不是爆发力而是耐力。”


从“92派”到填补安徽省行业空白

“1992年,又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写下诗篇,天地间荡起滚滚春潮,征途上扬起浩浩风帆……”1992年以前,毛俊从未想过,自己竟能与这首脍炙人口、传唱大江南北的名歌《春天的故事》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

那一年,邓小平南方谈话不仅拨正了改革开放的航向,也在我国经济发展进程中引发了空前的号召力。

在江苏的华西村,每天准时收看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吴仁宝看到邓小平南方谈话的新闻后第一时间召集全村干部开会讨论如何“工业兴村”,才有了后来以集体经济实现共同富裕的全国首富村华西村。

此时已从国家体改委辞职下海的冯仑在南方谈话后奔赴深受特区开发政策影响的投资热土海南“淘金”,正是在房地产汹涌迷乱的此地,他一手创办的万通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迅速启航;也正是在此地,他很快掘到了第一桶金,并在此后20多年内一路狂奔,成为中国地产风云人物。

已然35岁的陈东升在次年毅然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管理世界杂志社辞职,从创办中国第一家具有国际概念的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到创建国内知名物流公司宅急送,再到组建泰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这个“92派”的发明人和领军人物早已成为行业翘楚。

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中坤投资董事长黄怒波、鼎晖创投创始人王功权、新东方集团董事长俞敏洪……这群深受南方谈话感召而主动下海创业的“92派”们,用自己的激情与智慧在中国当代经济发展史上留下了浓重一笔。

毛俊正是这群“热血青年”中的一分子,在他的崛起之路上,安徽省多项行业空白被一一填补。在他的满腔激情中,中国现代企业发展和经济变革的新篇章就此开启。

时间追溯至1989年,刚刚新婚半年的毛俊毅然决定暂别幸福的家庭,从合肥市银河大厦宾馆总经理的职位上辞职,变卖了所有值钱的家具、家电,东拼西凑了3000美元,远赴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继续求学。

当时在周遭的人看来,这样的疯狂行径简直是孤注一掷,但毛俊却将之形容为“战略性撤离”。

原来,自参加工作以来,从基层员工到国企领导,他一路顺风顺水。

对此,他非但没有感到一丝自豪,反而心生许多担忧:世界那么大,还有许多不曾知、未曾见的高山。这样的自己就像一个井底之蛙突然被置于高处,万一哪天摔下来,届时站得越高则摔得越痛。

他急需充电。

三年后,潜心修炼“内功”的毛俊成功申请到了澳大利亚当地的永久居住资格,并获得了一份高薪工作。

然而,深受邓小平南方谈话的召唤,他依然决定回到祖国、回到家乡安徽,开始了他的追梦之旅。

从首家汽车租赁公司到首家民营星级宾馆,从首家专业酒店用品公司到首家专业从事中央空调系统设计安装及咨询管理的民营企业,在那个梦想蒸腾的年代,毛俊怀揣着对祖国和家乡的热爱、对中国经济腾飞的满腔热情填补了安徽省多项行业空白,不断创造出行业领先的奇迹。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事业上力争上游的他,同样也在家庭生活中承担了更多的责任。早上买菜、晚上拖地对毛俊而言是家常便饭。

他享受着做事的过程,从中寻找乐趣;他享受着不断创业的过程,从中找到可以适从的落脚点。

“要爱家庭、爱事业、爱国家。 ”“要多做事、会做事、喜欢做事。 ”对员工、对子女、对自己,他不厌其烦地警醒着每一个人。

要不求目的地做事业

1996年7月初,10辆崭新的安驰汽车驶出合肥澳星汽车租赁公司大门,标志着一个新兴行业“汽车租赁”成功登陆安徽省经济生活舞台。

彼时,随着我国经济体制改革步伐的推进,社会消费结构开始逐步发生变化。此前一直发展滞后的汽车租赁业开始崛起,凭借着快速、高昂的回报优势,整个产业在全国部分发达城市崭露头角。

与此同时,这一新生事物也在普遍开花之间乱象丛生,如价格制定、汽车保险、风险承担等因缺乏行业统一标准而呈现出无序竞争状态,车辆异地运营难度较大等风险难以控制,因交通、车辆报损或承租人肇事逃逸造成的损失补偿处理等问题解决过程繁复……

饶是如此,对行业发展趋势满怀信心的毛俊仍是敢为人先地踏入其中。

日租金从250元到320元不等,日租、月租、年租各类模式齐全,高中低档轿车服务完备……澳星汽车租赁公司一成立,就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为了控制风险,毛俊格外注重合同签订和管理,通过远赴北京、上海、广州、武汉等城市进行市场调研,成功地从一些企业的运营模式中总结出成熟的经验并对承租人设立了严格的门槛:承租人必须是当地人、有当地人做担保,签订合同时要带上户口本和身份证。他透露,在澳星租赁运营期间,从未出现过一起不法侵害事件。

如果说汽车租赁是毛俊探索民企发展道路上的“试刀石”,那么兼并安徽省水泥厂招待所、创办澳星宾馆堪称他在国企改革进程中率先开启的一条“先河”。

起初,水泥厂招待所58名正式职工人浮于事的现象颇为严重,企业年年亏损现象严重,成为建材系统内的“老大难”单位。如何打破“铁饭碗”而在人事管理上拥有自主权、在企业管理上实行制度化?尽管成功重组了这家濒临倒闭的国有招待所,令安徽省星级宾馆从此开启“民营时代”,但摆在毛俊面前的运营难题并不小。

为此,从不动声色地实行量才录用制度到一个月开除四名不合格员工,他开始板起脸来扮演“黑脸”。

然而,令他始料未及的是,严格管理的背后最终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职工们大闹宾馆的戏码时常上演、宾馆的日常经营一度陷入停摆状态……解决管理与人情之间的矛盾迫在眉睫。

“既要用制度管人,又要有人文关怀。 ”在尖锐的矛盾中,毛俊逐渐悟出以人为本、和谐管理的管理发展规则。

增加团队凝聚力是第一要务,为此他试图在企业文化的塑造和团队建设上做好文章。“为了提高团队素质和竞争力,我们一直鼓励员工自主学习。澳星宾馆的员工去报班学习、培训,学费一律由我们宾馆报销。”

打造高品质服务是澳星宾馆实现差异化竞争的关键环节。除了微笑服务等基础服务外,毛俊还在酒店业产业链上向上游延伸,立志令“澳星”品牌声名大噪。

从修炼内功到外延式扩张,原计划有半年亏损期的澳星宾馆在短短三个月内就实现扭亏为盈,成为安徽省内民营星级宾馆的佼佼者。

虽一连创办了多家企业,毛俊却从未有过“分身乏术”之感。相反,通过产业之间的资源整合,令他旗下的企业实现了有效联动和抱团发展,最终实现共赢。

他至今仍清晰地记得20年前的一个傍晚,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打湿了春日的合肥,尽管已是人间四月天,但尚且残余些许的春寒料峭之感,叫人不禁打起了寒颤。

此时,住在澳星宾馆的海军航空兵北京某部工作人员,在完成来安徽招飞任务后原本准备立即返回部队。

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恰逢此时,一辆军用卡车发生机械故障,无法发动,导致招飞工作人员和新兵总共150多人无法按期赶回部队。眼看天色渐晚,附近的汽车修理厂纷纷关门下班,工作人员心急如焚。

第一时间得悉这一紧急情况的毛俊二话不说,火速将澳星汽车租赁公司的汽车修理工调至故障现场抢修。从晚上9点到凌晨3点,四名澳星员工的冒雨抢修最终成功解了燃眉之急,令招飞工作人员及车队顺利在次日清晨5点出发。

他们不计回报的工作热情仅仅是澳星人文关怀的一个缩影。“不求目的地做事业,不会让人感到疲惫、甚至厌倦。 ”毛俊如是总结。

经营企业是长跑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在实现多个行业零突破的进程中,毛俊离他实业报国的梦想越来越近。

其中,进军机电设备安装行业功不可没。

自20世纪90年代起,随着工业用空调逐渐向民用渗透,国内暖通空调产业进入发展迅猛时期。公开数据显示,1995年房间空调器销售量达480万台,五年后这一数据一度被刷新为1050万台,增长率高达119%。

在利好的行业环境下,毛俊前脚刚刚回到家乡,后脚就马不停蹄地组建澳星中央空调设备安装公司,主营中央空调系统设计安装及咨询管理等业务。

期间,令澳星公司在安徽省内声名大噪的项目要数位于合肥市马鞍山路与太湖路交叉口的万振•逍遥苑暖通工程。

作为当时省内时间最早、规模最大的单体中央空调系统,万振 •逍遥苑项目在招标初期就备受业界关注。

对此,当时存续时间已超过10年的澳星公司作为省内暖通安装行业的“老将”志在必得,但同时,竞争的激烈程度也可想而知。

“坚决不以低价取胜,而是用服务和质量打动客户。 ”毛俊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骄傲的神色。

当然,令他拥有如此自信的并非时下流行的情怀,而是澳星多年来坚持的品质、技术与服务。

因此,最终澳星毫无悬念地拿到了这个建筑面积28万平方米的大型暖通工程。此工程由两台制冷量为400万大卡的远大直燃溴化锂主机组成,总冷量为800万大卡/小时,工程安装调试一次性通过。

一方面,毛俊坚持这种公平合理的价格体系,“材料商、设备商等上游企业有钱赚、自己的安装调试环节也有能够维持企业生存的利润可言,业主也能得到品质过硬的产品和服务,可谓三赢。相反,低价中标带来的必然是行业的恶性竞争。 ”

另一方面,逐利是企业的天性,澳星亦不例外。为了健康、有序地将利润最大化,毛俊还提出了“向管理要效益”的理论。

所谓效益,反映的是投入与产出的关系,从这一角度看,效益最大化无疑是每个企业追求的终极目标。

因此,通过管理来提升效益实质上就是一个修炼“内功”的过程,不仅在制定标准化流程、实现低能耗、零排放的同时严把质量关;还需提升人力资源管理,制定科学的人才培养模式,保证人才是澳星的核心竞争力。

毛俊透露,为了实现人才培养和人力资源的开发,他采用分项管理制和分区划片负责制,建立了由工程策划、技术支持、工程设计、环境分析、节能管理、施工安装和质量监理等专业人员组成的项目执行团队,努力为客户提供高品质的全套解决方案。

在日积月累的努力之下,澳星逐渐形成了一套独有的经营理念——重合同、守信用、以客为尊,注重为客户和业主创造真实价值和附加值。

最能体现这一崇高宗旨的得意之作非安徽黄山香溪谷旅游度假酒店冰蓄冷暖通工程莫属。

由于这家五星级酒店的设计灵感来源于徽派建筑,因此其中一个500人规模的会议室被布局成了尖顶式建筑,如果通风管道按照传统方式安装,势必会造成空间压抑感。

当设计观感和使用效果发生矛盾时该如何化解?此时经验发挥了强有力的作用。

澳星的项目经理发现了这一弊端之后,第一时间向毛俊汇报。“绝对不能按图纸施工。 ”毛俊二话不说,本着从业主角度出发的原则,建议业主修改安装计划。

通风管道实行侧通风,令吊顶高出40cm,扩大了空间;为了消除因为侧面通风而增加的噪音,又额外增加消音器等辅助设备……最终,尽管为此平白增加了20多万元成本,但甲方连连表示“这是值得的”。

然而,无论是利润的损失还是精力的耗费,为了来自于业主的一句肯定与赞美,毛俊都甘之如饴。

因为在经营企业上,他在意的不是眼前利益,而是长远发展。

外行不做、内行不丢

正是这种立志打造“精品工程”的工匠精神,令澳星一路疾驰,成为安徽暖通工程的领跑者。

业务上,澳星从中央空调、变频多联机系统、制冷通风、采暖设备、工艺管道、电气的选型设计、安装施工、维护保养向电梯销售及建筑智能化,非标准钢结构制作安装,及美国特灵、麦克维尔、约克、开利、大金、捷丰和海尔、格力、惠康、美的、天加等国际和国内知名中央空调设备品牌代理商等领域开疆扩土。

规模上,从安徽省第一家五星级酒店外商国际活动中心、安徽省规模最大的民营医院黄山首康医院到皖北地区最大规模的五星级酒店宿州国际大酒店、联想电脑全球最大的代工企业合肥宝龙达公司等,众多行业领跑者都把信任的目光投向了澳星。20多年来,澳星先后承建各类精品工程项目达数百项。

业绩上,秉承打造精品工程的工匠精神,澳星也频频斩获各项行业大奖,获得业内认可,如铜陵市工商银行大楼中央空调工程荣获“鲁班奖”、合肥万振 •逍遥苑中央空调工程荣获安徽省安装协会颁发的“安装之星奖”、合肥明月东一大酒店中央空调工程荣获安徽省市政工程协会颁发的“暖通工程优质奖”、2018年荣获安徽省浙江商会颁发的“优秀企业”等。

尽管澳星的高速成长与毛俊精细化和高效化的管理密不可分,但他同时坦言,这其中也得益于2008年以后整个行业的繁荣。

一方面,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的宏观背景下,全国对外投资的脚步放缓,取而代之的是国家4万亿元拉动内需的规划,全国上下基础设施建设遍地开花。另一方面,房地产市场开始腾飞,这副“多米诺骨牌”的得益者之一最终花落与之紧密相连的暖通空调行业。新建大型项目数量明显增加,往年的拖期、停滞和改造项目顺利进行,外商投资项目和房地产项目一派欣欣向荣……

然而,令毛俊始料未及的是,行业的利好到2012年这一“十二五”开局之年竟戛然而止。

在中国经济进入中低速增长时期,房地产行业回归理性,市场拉动不够等因素掣肘下,暖通空调行业坠入“寒冬”。其中,作为支撑中央空调市场增长重要组成部分的工装市场持续走低。

受到房地产市场调控和投资环境不利的影响,中央空调市场上的工程项目量相较往年有所减少,尤其是单体面积较大或者金额较高的项目数量不多。由此引发的资金问题更为严峻。

越是大的工程项目面临的资金压力和风险越大,一定程度上也加速了渠道的洗牌,一些知名度较高的大项目,甲方在招标时就明确要求必须垫资或者是垫资的品牌优先考虑。相对来说对经销商的要求也就更高,而一些中小型工装经销商稍有不慎就会被套牢。而目标客户集中于星级酒店、医院、大剧院、写字楼、商业综合体、大型工业厂房等工装项目的澳星首当其冲地遭遇“重创”。

毛俊透露,到2014年,由于资金回笼问题,澳星的业务一度停摆,应收账款更是高达5000万元,“这笔资金可以承建将近2亿的项目了。 ”

危机中总是孕育着机遇的种子,当这粒种子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下开始生根发芽时,又会反过来倒逼企业转型升级。

在寻找破局之道的过程中,毛俊发现,作为能耗较大的行业,在节能环保的宏观背景下暖通空调行业的产品布局也在悄然发生变化。节能环保成为暖通空调行业的必然趋势。

此后,他开始打造高效、节能、环保的绿色空调理念,与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建立了开放式研发体系,致力打造专业、健康、人性化的工程。如黄山香溪谷旅游度假大酒店中央空调项目,应用国家倡导的节能环保技术“冰蓄冷”技术;九华山新罗国际大酒店采用土壤源热泵节能机组;庐江鸿福国际大酒店等采用水源热泵节能机组,最新尖端科技成果的及时应用使客户和业主享受到了最少的投入和最佳的效能带来的极致体验,受到业界高度肯定。

毛俊举例,如地源热泵工程,作为一种可再生能源利用技术,它通过利用土壤、地下水、海水、污水获取热能,进行能量转换,从而满足人们对工程制冷和冬季取暖的需要。“地热能利用的技术相对成熟,其平均利用系数是风电的3—4倍、太阳能的4—5倍、生物质能的1.5倍,在可再生能源当中属于优质能源。我国浅层地热能资源量相当于95亿吨标准煤,增强型地热能理论资源量更是相当于860万亿吨标准煤。 ”

此外,行业逆境中,竞争势必日趋白热化。在这种情况下,差异化竞争或将是带领澳星逆势飞扬的唯一出路。

因此,在聚焦用户群体时,毛俊坚持走细分垂直路线,为其熟悉的、积累下大量工程经验的酒店业提供暖通空调设计、安装、调试服务。

首先,在其看来,随着我国第三产业比重越来越大,酒店服务业大有潜力可挖。

自2015年开始,中国酒店需求增速开始超过供给增速,酒店业开始回暖。有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1月至11月,中国酒店客房需求增速为6.3%,远超供给量增速3.8%。近年来,因中国旅游业的爆发式增长,中国商务往来活动日趋频繁,酒店作为其下游子行业全面进入发展的“黄金时代”。

其次,“做事业要专注于做一件事,在熟悉的领域深耕细作,保证‘外行不做、内行不丢’。”毛俊坦言,为此他曾交了巨额学费,才逐渐悟出一个道理——切忌做自己不擅长的事。

早在2005年,他曾一举投入500万元做耐磨材料,也曾想在房地产行业一展宏图,但最后全都“亏得一分钱都不剩”。

然而,尽管在创业道路上遭遇过种种失败,都无法磨灭毛俊心中满腔的“正能量”。20多年来,他始终不忘初心,牢记自己的使命——立志做一个对社会有责任感的人,对社会负责,对用户负责,对市场负责,对自己的企业负责。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