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炜:打造“赛道”准备起飞

2018-11-29 17:47:02   作者:文/本刊记者 马园园 摄影/姜朝洋   来源:《徽商》杂志2018年11月刊【封面人物】

方炜金岭缘集团董事长

方炜  金岭缘集团董事长
17岁去上海闯荡之时,金岭缘集团董事长方炜可能从来没有想过,人生会在未来二十多年里既波澜瑰丽又历经磨难考验。

如今,摆在他面前的是横跨服饰、健康、医疗、影业、教育、科技、文化等多元化发展于一身的金岭缘集团。而他也在不断的“裂变”中锻造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自己。外界看到的是光环加身,可那些属于他的艰难、焦虑、痛楚只能独自默默承受。

“凡是杀不死你的,最终只会让你变得更强。”德国哲学家尼采这句名言放在企业家的生存上再合适不过,方炜也用此为自己加冕。

 

 
坚持忍耐,静待花开。方炜明白成功无法一蹴而就,成功之前他需要蛰伏蓄力,以便在合适的时机下出手赢得机会。在这位外表朴实平和、内心强大坚韧的徽商心目中,所有的财富和荣耀都不过是成长中阶段性的收获,永不褪色的,唯有敢闯敢拼的勇气和追求梦想的赤子之心。

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很多时候,人的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正如作家柳青在其小说《创业史》中说道:“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在紧要的地方只有几步。”正是这重要的几步,有的人穷其一生也未必找到了正确的方向,有的人紧紧抓住了紧要的那几步,进而成就了自己,方炜正是后者。

第一次重要选择让他走出了农村。

1975年,方炜出生在安徽寿县一个偏远的农村,儿时家乡的贫穷闭塞深深刻在了他的脑海里。对于一个身无长物的年轻人而言,根本来不及设想未来,因为最重要的是生存问题,能活下去才有未来。

17岁时,他揣着借来的600块钱跟随亲戚去上海“淘金”。在亲戚的口中,那是个传说中“遍地是黄金”的地方,可到了上海,他才发现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上海没有黄金可捡,对他这个外乡人也并没有那么“友好”。

在绝望和崩溃边缘徘徊,没有什么比生存更重要。

 

 
偌大上海无立锥之地,方炜只有年轻人的一腔热血和一身蛮力。他去过码头扛沙包,做过建筑工地小工,卖过早点,做过夜市……做着最苦最累的活,赚着微薄的钱,那时的方炜唯一的想法就是吃饱饭、活下去。直到现在,方炜的腿上都有一个伤疤,那是干长途货车司机的时候留下的。

据方炜回忆,为了节省费用,很多时候都是他一个人上路,可那时长途路上并不“太平”,眨眼的功夫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为了赶路,他不敢休息,车上放了个锥子,实在困得不行了,就拿锥子往腿上戳,到了目的地裤子和血肉早就黏在一起。时间久了,那个伤疤也自然留下了,成了往事的一个印记。

忆及往昔,坐在记者面前的方炜用力地捻了捻烟头,吞吐的烟圈在空气中四散开来,和那段往事一样消散而去。也正是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让他对于苦痛和坎坷有了更多的承受能力,不管在什么样的“至暗时刻”里,他都能找到让光透过来的缝隙。
1995年,方炜的人生因为上海电影制片厂的一纸招聘发生巨变。

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去干些什么,但方炜还是去面试了并最终被上影厂的道具组录用。

虽然没有经验也不是科班出身,但胜在人灵活、勤快、肯卖力,方炜在道具组工作起来游刃有余。年轻最大的优势就是有使不完的力气,方炜到现在都记得,最长的记录曾经四天四夜没有睡过一个整觉,实在困了就眯眼休息一会。当时他被分配在武戏组,忙完了活又跑去文戏组跟着学习,拍戏时的争分夺秒让他不敢松懈,而且这样疲于奔命也全是出于自愿,并不会因此多一份收入,他为的就是多学习,多了解自己的工作。

近两年在上影厂的工作经历给他的最大收获就是学会了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和交往,学会了换位思考,用自己的思想去发现美、创造美。

“在剧组里,很多时候思维是非线性的,要快速去调整。比如今天天晴拍外景,如果天气不好瞬间就会调整成室内文戏,只有熟读剧本才能知道前后剧情的关系,也只有跟组拍摄才能发现前后道具的差异和变化,今天拍的是第二场戏,道具摔坏了,那么明天拍第一场戏的时候还要设法去还原那个道具,这样才能高度地还原场景。只有学会了用导演的思维去看待问题、思考问题,才能把剧组里的工作干好,这点我受用至今,可以说对于我后来的经商也有深远的影响。”那段经历在方炜身上刻下了厚重的烙印,甚至可以说彻底改变了他。

那个曾经不自信、甚至有些怯懦的方炜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焕发生机、渴望且有能力改变自己命运的方炜。

后来,在上海继续拼搏的岁月里,方炜与爱人相识于服装厂,彼时工厂做的是童装外贸生意,方炜发现了一个现象:残次品和零碎的布料都以极低的价格被卖了出去。敏感的方炜意识到这可能是个赚钱的机会就与领导商量,将这个生意转包给自己。于是他辞去了工厂的工作,转而倒手处理残次品衣物,一件衣服几块钱的利润相当可观,也让他第一次看见了赚钱的曙光。

当时他也想明白了,再也不想给别人打工了,如果干就得给自己干。后来,方炜又进行了一系列的尝试,终于攒下了“第一桶金”。2000年新年,上海黄浦江边的跨年烟火秀上,他和爱人身处人群之后兴奋异常,彼此都问了对方一个问题:上海究竟能不能成为我们的家?

为了能在上海立足,方炜拿出了多年攒下的积蓄,爱人有服装工厂的管理经验,而他又爱动脑子会交际能跑动,就这样他们的服装厂办了起来,2005年时规模一度达到了100多人。之前的影视行业经验也帮助他做起了广告代理工作,共同的努力让他们这个“小家”终于在上海站稳了脚跟。

谁知压力也渐渐传导而来,随着上海用工成本、房租价格、原材料价格的齐齐上涨,工厂的利润不断被摊薄。而立之年的方炜第一次有想法:要不要回家乡看看机会?五年前那个留在上海发展的愿望让他们难以割舍,可这里毕竟不是自己的“根”之所在,家乡的一方天地可能更适合自己生长。

这样一个想法瞬间让方炜热血澎湃,他和爱人商量之后,迅速将加工厂转让出去。带着在上海多年打拼的积蓄,来到了合肥。

也正是这至关重要的第二次选择,让方炜未来的人生方向发生了重大逆转。

“断尾求生”

 
2006年,方炜回到合肥,这一次他的步履缓慢而节制。他没有急于开工,而且用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去了解合肥的服装加工企业。

彼时和上海相比,合肥的服装加工行业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无论是理念、管理水平还是设备工艺都有不小差距,这也让方炜看到机会。此外,相对于已经渐成红海的传统服装加工领域,他更看好礼服类产品,因为其工序复杂、面料加工要求高,反而竞争并没有那么激烈。

“做任何事一定要了解并热爱,服装加工在大家眼中再传统不过,但是在制作过程中你要不断去调试设备,也要掌握面料的属性,顺着面料的纹理‘有的放矢’,这样才能做出合格的产品。”

即使处在一个看似“千篇一律”的行业中,方炜也要独辟蹊径,走不一样的路。当时礼服的市场需求量很大但能做出成品的企业不多,加之主要出口到美国等地附加值较高,2007年4月合肥依尚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伊始就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两年之后,应家乡寿县招商引资的号召,方炜返乡投资办厂,2010年寿县的工厂正式投产,很快就成为当地规模最大的服装加工厂之一,并解决了700多人的就业。

没有人能想到,在一片红海里方炜还能腾挪起朵朵浪花,这也让当时对他离开上海回乡创业诸多不解的亲友们惊叹。“他们都不认可我放弃当年在上海的机会,但是以当时的处境来看,离开上海回乡创业是一种必然,在一方更广阔的天地里才能有更多的发展机会。”在方炜看来,一个人能有多大的成就,不仅取决于自身更是离不开环境的造就,形势往往比人强。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2012年,凯歌高奏后的重重一击让方炜对这句话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在合肥的快速发展让方炜放松了警惕,彼时订单多到做不完,高峰之时安徽有27家服装工厂为他代工礼服,全年订单额近3000万美元。可是扩张的脚步没迈出去多远,就被蔓延而来的全球金融危机和流动资金危机的巨大阵痛给缩了回来。

国际市场礼服销售低迷,加上因投资失误被骗去近千万元,方炜不得不关停多个服装厂,最终只保留了两个厂的生产。对现金流管理的失误一度让他连工人工资都发不出来,他只得和700多员工坐下来促膝长谈,说明公司情况并征得大家同意后,停发了近四个月工资,硬生生地把这场危机给挺了过来。

“这一年在我创业路上太重要了,给我的警醒太多。放弃真的很难,但是到那个时候,不得不放弃,壁虎断尾是为了更好地求生。”

方炜经常会给员工们讲“断尾求生”的故事:当壁虎被天敌咬住尾巴或遭遇危险的时候,往往会自断尾巴,以此逃生。这可以说是一种牺牲局部,保全整体的求生方式,也是一种濒临绝望时的本能反应。

该坚持的时候坚持,该舍弃的时候舍弃。方炜直言很多时候不能盲目坚持,要懂得改变,“坚持到最后一定能成功是一种必然,但我们要明白,坚持的是梦想和理想,但是要懂得调整步伐,改变线路。”

创业之路每天要面对的更多是困难和失败,而不是成功。创业中前行的每一步都很难,一遇到困难就退缩的人成功不了,方炜是吃过苦的人,他有坚韧的内心,有面对的勇气,有敏锐的目光,也有决策的能力和强大的执行力,过去再难的时候都熬过去了,没有理由现在倒下。

战略收缩让方炜放慢了步伐,也让他以新的目光去审视服装行业新的变化。

在稳定礼服出口订单的同时,方炜也想开辟国内市场。生活水平的提高、评判标准的多元、人们对个性化的追求和对“私享”化服务的需求越来越突出,同时考虑到客单价和消费层级,“私人订制”旗袍成为了他布局的重要一环,2015年12月,合肥金岭缘旗袍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应运而生。

寸领、斜襟、琵琶扣、窄腰身……作为最考验女性的一件衣裳,留存近百年的旗袍在时代的变迁下历经几多风雨。蹬上细跟皮鞋、化上精致妆容,走起路来袅袅生姿,成熟女性身着旗袍总能展现不一样的东方之美。

“很多人都很好奇,我一个男的,为什么会做旗袍订制的生意?”别人的议论方炜不是没听过,但他有自己的坚持:他希望以男性眼光发掘旗袍之美,更希望通过对旗袍文化的挖掘传承中华文化和美德。

其实,经过近百年的改良,旗袍所展现的东方女性柔美线条和含蓄内在的品质让众多女性为之倾心。而在一些正式场合,也有越来越多的女性愿意选择旗袍展示自我风采。在关注到其中存在的商业潜力之外,方炜也希望以旗袍为载体,更好地传承中华文化。

 

 
“身着旗袍对女性来说既是一种美的表现,也是一种‘约束’,让她们明白身为女性在展现良好外在形象的同时,也要兼备高尚的品质。”方炜发起成立了金岭缘艺术学校,并通过旗袍行、广场舞、旗袍春晚等系列活动,让越来越多喜爱旗袍的女性找到了共同舞动人生的舞台,同时也将旗袍文化在江淮大地上发扬传播。

善变与不变

聚焦单一领域还是多元化发展,在一个企业成长过程中,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一米宽、一千米深”,锁定领域纵深向下是一种选择;选择合适“赛道”,多领域发展形成合力也是一种选择。方炜的选择是后一种。

如今,在方炜的运筹帷幄之下,金岭缘集团已发展成为横跨服饰、健康、医疗、影业、教育、科技、文化等多个领域的多元化集团,其中服饰、文化、大健康三大业务板块为核心驱动集团整体发展。

已发展十多年的服饰板块是集团的“稳定器”,贡献主要利润。旗下依捷服饰集研发、设计、生产、营销、信息化于一体,与欧美、日韩、澳大利亚等国企业建立长期紧密的合作关系,发展已入轨道。

在文化领域,方炜也在积极谋求创新,金岭缘影业专注于中国少儿电影市场,致力打造成为中国少儿电影重要品牌,至今已拍摄多部网络电影,点击量过亿次。2018年投资拍摄的两部纪录片《中国印》《我叫山果》也取得了良好的市场反馈,这也圆了他未完成的影视之梦;

在旅游板块,由金岭缘影视文化村积极进行文化产业投资开发,试图从单一观光型向休闲度假、文化娱乐、民俗体验、旅游会展等综合配套型转变,提升项目特色;

在教育板块,安徽金岭缘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积极打造“少年发明家的摇篮”,培训学员参加了多项国内外权威赛事,取得了不俗成绩;

在健康板块,合肥康安健康管理中心已发展集体检、健康指导、健康管理为一体的体检中心,实现全面的健康体检服务……

 

 
虽然说是多元化发展,但产业之间一般会有一定的内在联系,可方炜选择的“赛道”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甚至连员工也经常说他是个“善变”的人。

他的产业布局究竟是出于何种考虑?最终如何让这些产业板块形成合力?方炜有着自己的考量和“排兵布阵”的谋划。

“与其说我是个善变的人,不如说我是在紧跟稍纵即逝的机会。如果一个机会存在的红利期只有三天,可第三天还没有落地,那么第四天落地的时候可能机会就没有了。

在上影厂的那段经历对我的影响很深,导演是最善变的,虽然有剧本,可是随时都会根据实际情况去调整。拍电影如此,经商也是如此,必须懂得变化。”

13年上海打拼和13年回到安徽创业的经历,让方炜创造了独有的分散管理、集中考评的管理方式,针对每一个板块他都安排了懂行的管理人员去负责,集团公司只负责人事和财务管理,抓住了“才”和“财”,方炜就在不断的变化中抓到了最重要的两大核心。没有一支坚强独特、能战善“变”的队伍是很难在多元化发展中持续前行的,“我的团队只需要有魄力的人,一点风险都不敢承担,那你还是趁早放弃吧。我们都不要浪费时间,谁也不要给自己留遗憾。”方炜将自己的这句话贴在了办公室外的走廊上,他也想以此警醒自己和团队,要像冲锋的战士般向前。

如果说不断变化的是产业布局,那么不变的正是他对于产业方向的坚定。

经过十年多时间的发展,金岭缘集团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的积累,从2019年开始,集团将继续围绕目标前行,并将各个板块的产业串联起来,在第二个十年中向产业的全龄化梦想进发。这不是条容易走的路,也几乎没有成熟成功的商业模式可供参考,可方炜却将之确定为自己终身的事业。

“我要做的事看起来很‘大’,就是要解决全社会、全龄化吃穿住行的基础问题,少有所成,老有所养。所以过去十年间金岭缘的产业布局也基本是照此而来,在第二个十年发展中产业之间会加强交互性和内在联系,形成合力。我们会对内赋能,将客户、商家、合作伙伴聚拢到搭建完成的基础设施和营销平台上,通过大数据等技术的运用,形成涵盖消费者、合作者、平台方的新的生态系统,让更具效率的运营成为可能。”方炜对未来满怀信心和期待。

过去四十年里,民营企业家栉风沐雨、艰难前行,并赢得生存尊严,也有一些企业因为种种原因甚至没有走完发展期就戛然而止。未来,金岭缘集团到底能走多远,走向何方?方炜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当下他在不同领域打造“赛道”,准备起飞;未来,他希望带领金岭缘集团向百年企业致敬,努力接受时间的考验,持续发展至第三个、第四个,直至第十个十年。

 
编辑:徐思璇
 

凡未经本社的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改动、展示或使用《徽商》杂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徽商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杂志社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

会员单位 商会组织 其他机构